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只愿为卿负天下》只愿为卿负天下 古洛书 玻璃 只愿为卿负天下YD

更新时间:2019-10-16 18:03:08

《只愿为卿负天下》只愿为卿负天下 古洛书 玻璃 只愿为卿负天下YD 已完结

《只愿为卿负天下》

来源:成都涵泊万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作者:半城分类:灵异主角:李晴,李晴跟

《只愿为卿负天下》作者:半城,灵异类型小说,主角:李晴,李晴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李晴捡起落在地上的衣服,拿到兽魂的面前,“记住这个味道,帮我监视这个人。”兽魂点了点头,魂体化为触手在李晴的眼上略过。李晴闭上眼睛...展开

《只愿为卿负天下》免费试读

李晴捡起落在地上的衣服,拿到兽魂的面前,“记住这个味道,帮我监视这个人。”

兽魂点了点头,魂体化为触手在李晴的眼上略过。

李晴闭上眼睛,再睁开眼来,眼中隐隐多了一丝蓝色的暗光,再眨一眨眼,眼中的光芒消失了,兽魂也消失在空气之中。

北轩祺很快去而复返,手中还拿着一床被子,“休息吧。”

李晴没有多话,视线扫过东方幽身后的空气,走到床边,而这一次,北轩祺没有别的动作。

即使闭上了眼睛,李晴还是能够感觉到北轩祺的视线,而且那种感觉越来越强……

不对!

李晴忽然感到浑身动弹不得,一股异香将李晴团团包围,如同隐形的束缚一般。

“睡吧,睡醒了你就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李晴简直想杀人,她的幸福,凭什么由北轩祺来决定?

李晴定神,在脑海中拼命呼唤着兽魂。

原本一直跟在北轩祺身后的兽魂飘到了李晴的身边,但北轩祺却是浑然未觉。

兽魂的魂体在李晴的意志下,魂体化为一层无形的结界,将李晴整个保护起来,

李晴顿时感到身上一轻,暗自庆幸事先做好了准备,可是那股异香到底是什么?

方才被那股异香包围之时,李晴浑身动弹不得,更是感到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想往她的脑袋里钻,而如今被兽魂挡住、消弭了。

就在李晴沉思之时,北轩祺又来到了她的身边,李晴努力平复心中的愤怒,装作熟睡的模样。

大手抚上李晴的面庞,北轩祺专注地望着李晴,眼中流露出难得一见的温柔。

那温柔的力量几乎叫李晴起鸡皮疙瘩,这个北轩祺真的是疯了,他到底想做什么?

保持着同样的姿势,李晴动也不敢动,只觉得痛苦非常,如果北轩祺在这个时候出手就好了,那李晴便可以醒过来,你死我活,不过就这两个选项,偏偏李晴在北轩祺的身上感觉不到半点杀意,只能拼命装睡。

“时间到了,起来吧。”

李晴心中咯噔一声,正是在试探她吗?她该不该睁开眼睛?

“起来,我以主人的身份命令你。”

李晴咬牙,只能赌上一次了。

“……主人。”

李晴努力表现出平静淡漠的模样,直直地盯着北轩祺的脸。

北轩祺淡漠的脸上现出淡淡的笑意,“没错,我就是你的主人,以后你只准忠诚于我,不得背叛!”

难道说,那异香是具有能够控制人精神的功效吗?北轩祺这么做莫非是为了对付东方幽?如果是这样的话,倒正和李晴的意思。反正如今北轩祺似乎以为她受到他的控制了,那么只要她表现出受控制的样子,迟早有一天会见到东方幽的。到时候反将北轩祺一军,一雪前耻。

只是李晴似乎想得有些太过美好了。

北轩祺开始下达他的第二个命令,“把衣服脱了。”

李晴在心中狠狠地怒骂着北轩祺,这个变态,他是有多久没有女人了?换做是平时,李晴又怎么可能让别人如此欺辱,上一个敢这样跟她说话的人坟墓早就老高了,但眼下这般情势……

就在李晴纠结不已的时候,两名宫女走进冰室,而北轩祺并没有多看一眼便走了出去。

李晴暗暗松了口气,原来是她想太多了。不过,如果北轩祺真的是打算控制住她的话,万一有类似这方面的尴尬,她却是没有半点理由可以退缩的,一旦被北轩祺发现,便前功尽弃了。

换掉了衣服,李晴跟在两名宫女身后,经过了曲折的路线,总算到了目的地。

李晴一边在心中暗暗腹诽着北轩祺的变态设计,一方面努力保持平静,面色淡然地望向北轩祺。

“坐在我身边。”

李晴走到北轩祺的身边坐下,面前被摆上了一只酒杯,李晴又不由得开始揣摩,难道北轩祺的意思是要她陪她喝酒?

“给我倒酒。”

明白了北轩祺的意思,李晴暗暗松了口气,将酒斟满,端给北轩祺。

北轩祺握住酒杯,也同时握住了李晴的手,不,正确的说是李晴的袖子。

“喜欢这衣服吗?这衣服是冰蚕雪丝所做的,只有它才能衬得上你漂亮的肌肤。”

冰蚕雪丝?李晴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儿,但听北轩祺的口气,像是高档货,不过这东西也确实舒服,本来看那布料以为会很冰凉,穿在身上却意外舒适……

就在李晴神游之时,又听见北轩祺的话语,“原来的那些衣服,烧了。”

跟在李晴身后的其中一个宫女领命而去。

李晴听着北轩祺那冷淡的话语,似乎隐约有些明白北轩祺让她换衣服的意图了,难道说,是因为那套衣服是东方幽亲自喂她准备的,所以北轩祺才要她把衣服换了?

“怎么,舍不得衣服?”

以为自己表露出了不该有的神色,李晴连忙回神,想了想,低低摇了摇头。

“知道那衣服是谁给你准备的吗?”

李晴语调平平地道,“不知道。”

北轩祺举杯饮下李晴所倒的酒,指尖点在桌子上。

随着北轩祺的指尖在桌子移动,一个名字慢慢显示出来。那是李晴再熟悉不过的三个字——东方幽。

“知道他是谁吗?”

李晴呆呆地望着那三个字,明白了北轩祺的意思,压抑地道,“不知道。”

北轩祺修长的手指覆盖上东方幽三个字,一丝丝烟从他指腹下逸出,李晴已经猜到了他要做什么。

果然,下一刻,北轩祺手下的桌子被他的真气直接当场粉碎,甚至没有发出一丝声音。这桌子李晴一开始还以为是冰做的,但后来发现,那是由最坚硬的白玉石所做。

李晴暗自庆幸,幸好她没有贸然和北轩祺交手,北轩祺的实力……或者比她想象的还要深不可测!

“记住了,他是你的仇人,是你和我的仇人。”

……

“圣上,午膳的时间到了。”

东方幽收回目光,淡淡地问道,“那边来消息了吗?”

“回禀皇上,据说今日信使便会到。”

就在东方幽问话之时,一声“报——”从远处由远及近。

来者带来的正是东方幽想要的信息。

“禀告皇上,皇后娘娘虽然遭遇马贼袭击,但已全部伏诛,皇后娘娘安然无恙。”

这已经是太早之前的信息了,东方幽听了李晴无恙的消息后,心情却依然无法平静。

东方幽总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按了按眉心,东方幽挥手,“下去吧。”

将信使遣走,东方幽又来到桌案前,从小抽屉里翻出一只千纸鹤,与当日给李晴的精囊中放着的是一样的。原本这千纸鹤应该是呈现纸张状的,只有在另外一只遇到了情况,这边这只才会变成这个模样。

东方幽知道李晴一定发生了什么,否则以李晴那般倔强的性格,决计不会想到他塞给她的东西。

就在东方幽沉思之际,千纸鹤自他的手中飞跃而起,东方幽直起身来,便见另外一只纸鹤飞进窗来,两只纸鹤一起落在了他的面前。

“东方幽。”

虽然只不过过了五日,再次听到李晴的声音,向来镇定的东方幽却有些激动起来。

千纸鹤似乎明白东方幽的心情,落在了他的手心,于是东方幽也能更加清楚地听到李晴的声音。

“我们全部人马在遭遇了伪装的马贼之后到了森林,被毒蜂逼近森林,在森林里被阵法困住,最后只剩下我和何清等人,这些都是北轩祺一手策划的……”

北轩祺!东方幽没想到会以这样的形式听到这个名字,拳头不由自主地握紧。

“他蓄谋已久,将我单独引开,我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很可能是北寒宫,也可能是北轩祺的真正老巢,他现在还不知道我发觉了……北轩祺已经不值得信任了,不过我不知道他到底抱着何种目的,这个目的就由我去找……再见了。”

前一个消息的震惊还没有结束,又听到李晴要只身犯险,东方幽一把将纸鹤抓在手中。

纸鹤惨叫一声,东方幽慢慢张开手来,传达完消息的纸鹤在他的手中灰飞烟灭了。

明明只不过是感应的式神,却好像不忍所爱之人独自离开,另外一只纸鹤也跟着消散了。

东方幽慢慢收紧了五指,“李晴,你这个女人……”

东方幽不是没想过李晴会遇到困难,但其实他对李晴是抱有极大信心的,却没想,他最信任的朋友却设下了阴谋诡计,拐走了他最心爱的女人。

北轩祺究竟是出于何种目的?如果说北轩祺早就心怀叵测的话,为何在这之前迟迟不动手?

几个问题串联起来,再结合李晴的话,东方幽隐隐有了答案。

“北轩祺!”东方幽握紧了拳头,猛地站起身,走到门口,“传朕的旨意,立刻加派人员支援皇后,另外准备一队精英,立刻前往北寒宫,将北寒宫包围!”

东方幽说完,又想到李晴当时说话的口气,凭借李晴的倔强和聪慧,或许如今还在和北轩祺周旋。

深深地吐了口气,东方幽补充了四个字,“秘密进行!”

就在东方幽这里开始有了行动之时,北轩祺已经将李晴接到了本家。

接连几天的不卑不吭,李晴早就憋得有些难受了,之时北轩祺一直按兵不动,她也无可奈何。

李晴发现,北轩祺有时会用一种奇特的眼光注视着她,叫她坐立难安。就像现在,李晴和北轩祺坐在马车里,北轩祺什么也不做,就只是坐在那里,一边喝茶,视线一直盯在她的身上。

亏得李晴前世深谙伪装之术,硬是撑了下来,否则寻常人遇到这种情况,那不得发疯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