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绝世风华邪王漠妃 字母文 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Mary

更新时间:2019-10-20 00:03:32

《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绝世风华邪王漠妃 字母文 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Mary 已完结

《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

来源:成都书韵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作者:橙小秋分类:穿越主角:凤慕涟,凤益承

主角是凤慕涟,凤益承的小说《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此文是橙小秋原创的穿越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因为凤慕涟看的出来,这掌柜的看她的眼神十分傲慢。明明看不起她却做出一副谦卑恭顺的样子,姿态做的令她作呕。不过,话虽如此,她对这个人...展开

《绝世风华:邪妃惹贤帝》免费试读

因为凤慕涟看的出来,这掌柜的看她的眼神十分傲慢。

明明看不起她却做出一副谦卑恭顺的样子,姿态做的令她作呕。

不过,话虽如此,她对这个人口中说的那个人还是有了一点兴趣,因为她的心里还有些异样,像是有人在她心里一揪一揪,让她有一种想哭却哭不出来的感觉。

凤慕涟很清楚这些并不是她的真实感受,被人这样对待她只会生气,怎么还会有这种酸楚的感觉,唯一的解释就是这是原身留下的情绪……

这样的情绪对于凤慕涟来说实在陌生的紧,所以她想自己必须去弄明白这情绪的来源,以及解决办法。

凤慕涟再度看了一眼这个掌柜,眼底神情莫测。

这个掌柜,表面上是他们家的人,可是却处处为那个人说话。这让凤慕涟很有一种撑开他狗眼,让他好好看看清楚,你到底是谁的人的想法。

凤慕涟嘴角一掀,冷笑道:“是吗?看来是我有所误会。”

这突然变化的情绪让掌柜精神为之一震,抬起头的一瞬间掌柜还以为自己脖子上横了一把刀子,让掌柜的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掌柜,你可是我凤家的人,拿的是我凤家的工钱,你这一口一个那位,倒是忠心耿耿,甚至比对我这个主家都要敬重,你是把我凤家当成什么了?你又把我凤慕涟当成什么了?”

掌柜这下子才感觉到什么叫汗如雨下,一下子竟然慌了张。

他对凤慕涟如此说话已经习惯了,对方一直都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反而还对他毕恭毕敬,哄得他都忘了自己的身份。

而如今,对方怕是对自己上次遇难却没有人搭救的事情生了怨气,这事搁谁身上多少都会有脾气,他今儿个算是撞枪尖上了,这会子他只能暗骂自己嘴贱。

看着情势不对的样子,掌柜连忙匍匐一下跪在了地上,“您……您这话说的,小的惶恐……惶恐。”

凤慕涟嗤笑一声道:“罢了,起来吧,我今日心情好暂不与你计较。”

见她这么说了,掌柜的才抹了一把汗,抖着腿弯着腰恭恭敬敬的把信递了来,头都没敢抬一下:“这是那位给您的信。”

凤慕涟接过信件一看,信封倒是完好,只是信上没写署名,不知道是谁写的,她想直接打开看看,却被掌柜的一把按住了手。

掌柜紧张兮兮的左顾右盼的看,然后对她说道:“哎,您也不能这么着急,等找个没人的地方再打开也不迟啊!”

凤慕涟这才收回了想要拆封的手,缓声说道:“知道了。”

说完凤慕涟就把信收到了自己的怀里,掌柜这才满意的一笑:“既然信送到了,那小的就先走了”。他说完就转身走了,还真就当自己是一个送信的。

人走后凤慕涟就把信拿了出来,毫不客气的撕开的信封,里面轻飘飘的掉出来了一封信。

信上只有一句话:三日后大公主府见。

八个字看的凤慕涟都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她有说过三天后她要去参加那劳什子宴会吗?还说的这么简明意赅,好似掐准了她一定会去一样。

捏着信件的凤慕涟一声冷笑:“有点意思。”

而在掌柜走后,跟在凤慕涟身后的丫鬟良宵一副受惊的样子还没缓过来,见凤慕涟看过来,嘴里打了个结,磕巴道:“小……小姐,奴婢刚刚是不是说错话了?”

凤慕涟看着良宵吓得脖子都缩进去,一副受惊乌龟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我还当你是什么胆子,原来也就这样。”

良宵脸红了红:“小姐,奴婢胆小……”

这怂巴巴的小可怜样子让凤慕涟都有些好笑,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我没有要吓唬你的意思,我就是想告诉你,既然你都觉得他有问题,那他就是真的有问题了。”

凤慕涟说完这话就继续往前厅走去,留下良宵站在原地一脸懵逼的挠了下下巴,她怎么有点听不懂小姐说的是什么意思呢?

良宵对凤慕涟很忠诚,这种忠诚的来源仅仅是因为凤慕涟买下了她,让她的父母没有把她的妹妹卖去青楼。这种方式得到的忠诚,这在以前凤慕涟是不会相信的,而在古代五两银子不仅可以救一个人的命,还可以挽救一个岌岌可危的家庭。

一路来到前厅,听管家说凤益承下了早朝就去了书房,凤慕涟又走进了书房里。

书房里面凤益承端着一杯茶站在窗台下面面色凝重,见到凤慕涟走进来,之前的阴郁就一扫而空,笑的可慈祥。

那一闪而过的凝重,让凤慕涟差一点以为自己刚刚是因为逆光没看清。

凤益承放下茶杯问道:“涟儿你怎么来了。”

凤慕涟背着手脚步颠颠的走到凤益承身边,眼珠咕噜一转透出几分狡黠,道:“自然是来给父亲请安的啊,早上父亲早朝走得急。怎么,父亲看涟儿看烦了?”

凤益承听到凤慕涟的话哈哈一笑:“涟儿特意来请安着实少见,为父一时惊讶罢了,况且涟儿来了为父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嫌弃!”

凤慕涟也知道自己是凤益承的掌上明珠,那真是捧在手里怕碎了,含进嘴里怕化了,这种话自然只是开开玩笑,于是她笑了笑,眉眼弯弯的像是弦月:“我就知道父亲最好了。”

凤益承拿这个宝贝女儿也没有办法,她眉眼一弯,他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凤慕涟凑到凤益承身边,歪着头看着他,试探地问道:“那父亲可是有什么事情不开心?”

虽然凤益承的表情只是一眨眼,但是凤慕涟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凤益承的不高兴,只是在她这个女儿面前,这些情绪向来掩饰的很好罢了。

今日上朝几个平时没什么来往的同僚都来找他说话,话语间尽是讨好之意。仿佛他们凤家出了这么一个女儿一下子就真的成了凤凰了一样。

但是这些污糟事情凤益承也不打算告诉凤慕涟,毕竟这也不是什么让人高兴的事情。

凤益承伸手摸了摸凤慕涟的头,语气放柔和了几分:“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些朝中的事情,爹爹都会解决的。”

凤益承不说,作为一个乖巧的女儿也不会多问,凤慕涟思量了一下道:“既然这样,那父亲就高兴点,女儿还有好些事情要跟父亲说呢!”

凤益承眉毛一挑,笑道“是看上什么首饰了,还是想要出去走一走?”

凤慕涟摇了摇头表示都不是:“上次女儿和父亲说过了,说想把母亲的嫁妆要回来学着打理,只是等了许久,夫人都没有把东西交给女儿,所以说了句。”

对于这件事情凤益承确实是没有想到的,他原先还以为凤慕涟说这件事情只是为了气一气苏惜月,甚至连苏惜月本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涟儿,你可想好了,打理家事处理产业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说起来这个,凤益承还真不是怕凤慕涟把自己家产败没了,他也没有凤慕涟是在胡闹的想法,他只是怕凤慕涟到时候会觉得累。

凤慕涟拉着凤益承的手,晃了晃说道:“父亲,这些事情女儿本在两年前就该学了的,只是一直拖到现在罢了,女儿不怕辛苦。”

凤慕涟的话也不无道理,她将来要嫁的人家不是普通的人家,若是不会处理家事遭人蒙蔽受了欺负都不知道。

他凤家手就是再长也伸不到太子的后院里去,将来不管发生什么都只能靠她自己,想到这里凤益承在心里有了一个盘算。

他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对,你年纪也不小了,是应该学着处理家事了。”

凤慕涟嘻嘻一笑,眼神里透出几分狡黠:“只是女儿头一回打理家业,没经验,万一亏了父亲可会心疼?”

凤益承捏了一下她的鼻尖,宠溺地笑道:“事情还没做就开始给自己找后路了?胆子这么小可不像是我凤家的女儿,你且放心大胆去做就是了,你爹我还不至于计较这点得失。”

凤慕涟拉着她爹的手晃了好几晃,口吻亲昵道:“父亲最好了,涟儿最喜欢父亲了。”

被女儿哄得红光满面的凤益承朝着外面拍了拍手,门外进来了两个丫鬟:“去把夫人请来,就说有事相商。”

被请的苏惜月此时此刻正在自己的账房先生那里清点账目,看着哗啦啦的账目她心里痒痒的紧,清点着有哪些好东西能悄无声息地过账到自己私人名下,以便给自己的女儿收集嫁妆。

她正点到一个漂亮的宝盒,宝盒长四寸宽三寸二分,是纯金打造的,盒子外边嵌入一圈圆润的珍珠,中间还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牡丹花,中间花蕊的部分是用一颗颗小小的宝石装饰的。旁边两只相依偎的翩翩蝴蝶,看的她心情大好,看的爱不释手,眼珠子都围着它转了好几圈。

这也算是她不多的爱好之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