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替罪情人:我曾爱你比恨深》替罪情人 娘受 替罪情人:我曾爱你比恨深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07 12:07:14

《替罪情人:我曾爱你比恨深》替罪情人 娘受 替罪情人:我曾爱你比恨深免费阅读 已完结

《替罪情人:我曾爱你比恨深》

来源:作者:四季逗分类:婚恋主角:苏澈,李瑞哲

四季逗新书《替罪情人:我曾爱你比恨深》由四季逗所编写的婚恋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澈,李瑞哲,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因为老师直接出面通知家长,这一回她的姑姑总算出现了。但是姑姑来了之后只是将愤恨的老师拉到角落,几句话一说,老师望着她的眼神就变了...展开

《替罪情人:我曾爱你比恨深》免费试读

因为老师直接出面通知家长,这一回她的姑姑总算出现了。但是姑姑来了之后只是将愤恨的老师拉到角落,几句话一说,老师望着她的眼神就变了。毕竟是父母双失的孤儿,老师也没再难为她。

苏澈就这样被姑姑领着回了家,一路上姑姑走在前方一言不发,苏澈跟在后面紧张的瞄着她的背影,想象着一会之后她会怎样的怒火滔天,怎样的责罚。

结果,那些雷霆万钧只存在于想象中,她的姑姑并未就她的行为表现出任何不满的情绪,平和淡然的就像刚刚那一幕没有发生过。

反倒是姑父,似乎想说什么的样子被姑姑制止了。吃完晚饭,妹妹拖着苏澈下楼去玩,陪着妹妹在楼下大花坛磨蹭了一会苏澈心烦决定回来喝杯水。虽然姑姑没说什么但刚经历过下午被叫家长的事,苏澈心里不免有些怵,遂小心翼翼的开了门,蹑手蹑脚的想进厨房,却意外听到旁侧姑姑姑父紧闭的房门内有交谈声传来。

隐隐听到了自己的名字,苏澈停下了脚步,猫腰贴在门边上偷听,逐渐听清了姑姑的话:“……那女人提了离婚啥都不要就要那丫头,我恐怕我哥也怀疑那丫头不是我们苏家的种,所以才走了绝路了。今天这事我也看出来了,她不是省心的。如果不是怕我哥的那些钱白瞎了那女人娘家,我也不会把那个丫头带回来。”

接着是姑父的声音,“那总之孩子是带回来了,你也得管管吧。”

“我不管,我哥都毁在她妈手里了,我实在对她亲不起来。再说我哥火化那会,那女人娘家都在场我自然要表示下,不然怎么能把孩子给带回来。”姑姑貌似很生气,声音一下子高了起来。

“那你这是引狼入室你懂不懂?她那个样子,女儿会被带坏的……”

听到这里苏澈没再耽搁下去,闪身出门。妹妹正在楼下等她,看着她自楼道间出来的脸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姐姐,你怎么哭了?”

哭了吗?她抬手抹了一把腮边的水意,摇了摇头,“没有,姐姐再不哭了。”

这世上再没人会呵护她,她要为了自己坚强争气。至此,苏澈学会了所做的任何事都不再期望得到别人的回应。

与此同时,她悲凄的身世也因为姑姑告诉了老师而被校园里的每个人知悉。旁人看她的目光内除了同情还有闪避,因为她的父亲杀了她的母亲,她,是杀人犯的女儿。

十四五岁的少年,并不会很好的掌控自己的情绪。少年的残忍有时候比成人更甚,平素厌恶苏澈好学生名头的女同学开始坐不住了,在她身后指指点点。老师对于孩子之间的这种行为能做的不多,所以这样的指点随着时日的推移成了光明正大的排挤。每每到了放学的时候,校园林荫小道上,三三两两的学生结伴回家。只有苏澈一个人突兀的游离于人群之外,迎着天际的万顷霞色,满身寂寥的回家。

接连的变故之下,苏澈整个人变得沉郁,再没有昔日的活跃神采。不论在哪里,她都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大半年的时间弹指即过,第二年的清明前夕,苏澈抛开姑姑,独自踏上了前往市郊墓园的公车。

因为那桩命案,年老的外婆失去了唯一的女儿,悲愤之下坚决不让父亲和母亲同穴,甚至连安葬的墓园都不是同一处。

站在母亲墓碑前,苏澈不知道自己心里是恨谁多一点,有些事总归不是一个人的错。

逝去的人总该是解脱了,留下她独自一个。没有父母,没有家,没有朋友,也没有所谓的该与不该。

失去了人生的方向和动力,年少的她开始厌学。从上课睡觉发展到最后的逃学,老师不忍心管她,姑姑不愿意管她。本该是上学的光景,苏澈却背着书包远离学校,去了那片她心中的乐园。

基督教堂背后的废弃小楼,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看着天上云卷云舒,感受微风拂面的静谧。

“喂。”只是很可惜,这样的静谧被一个陌生的男声打破了。

苏澈没有动弹,甚至连眼睛都没眨动一下。

“唉,小心啊!”伴着少年突然拔高的惊呼,苏澈觉得自己被一股力量扑倒了。倒地的同时,亲眼目睹刚刚她坐着的地方被上方坠楼的半截腐朽木板倾覆。

如果不是这个人的帮助,那么,在木板下方的是不是就是她了?

这样的结果是不是另一种解脱?心跳骤然加快,苏澈的脸庞因此微微泛红,是气恼发怒的前兆。

“谁要你多管闲事的?”苏澈充满敌意的反问是救人者始料未及的,他也不过是16、7岁的样子,穿着附近学校的运动校服,一脸受伤的神情。

苏澈心下一动,突然有些懊悔自己的尖锐,但却并未开口解释,径自往外走去。身后的男生怔怔站在原地,也没有跟上来的意思。

直到回家之后苏澈才发现,书包忘在了那里。虽然对于上学本身这件事并不重视,但对于忘了书包这件事她还是相当在意的,没吃晚饭,苏澈独自出了家门。

站在废弃的小楼房入口处她刚刚坐着的地方,看见半截木板还在书包却消失得无影无踪。苏程抿了抿唇,想起了那个陌生的男生。

她记得他的样子,还有校服上附近职中的标识。

第二天,苏澈出现在了职中校门口。身边经过的男女大多顶着红红绿绿的头发,大声的说着一些在她那个年纪还算是露骨的笑话,更有抽着烟的不良少年,会对着她站的方向喷烟,看着她被呛得秀眉微颦而恶质大笑。

对苏澈而言,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未知的,但此时的她并没有任何惧怕的心思。在又一波人群簇拥中看到了熟悉的脸庞。

想都没想,她脱口叫住他,“喂,那个大个子你站住。”

因为她这嗓子四周有瞬间的静默,犹似海啸前的平静,下一秒喧嚣的浪涛淹没了整个大地。

“啧啧啧,小妹妹你叫哪个啊?我们这里个子都不小哦。”

“小美女火气不小啊嗨。”

“哪个得罪你了,告诉哥哥?”

在众人的调笑声中,苏澈并没有退却,在她的眼神瞪视下,那人终于迟疑道:“……你叫我?”

这一次,周围陷入了彻底的无声,旁人纷纷四散开来,主动在苏澈面前让出了一条道。她毫无惧色的走入人墙内,径直来到李瑞哲面前,自唇角吐出不大却足够清晰的声音:“我的书包呢?”

“……噗哧”有个离苏澈很近的小个子男生闻言忍不住笑了,遭到身后人当头一掌立时憋住了没敢再发声。

苏澈此时已然老僧入定,所有注意力都在面前的李瑞哲身上,未曾在意旁人复杂的视线。对视许久,李瑞哲终是破功笑出来。

“你挺有意思的啊。”

“我的书包呢?”

“你……”见苏澈对老大不敬,旁侧有手下想窜上去,被他一个眼神制止了。17岁的少年比15岁的少女高了足足一个头,他微微俯身的动作给苏澈带来了莫大的心理压力。

“书包啊?!”他状似沉思的神态让苏澈心下涌起希望,下一句却把她打入了地狱,“我以为你不要了。”

所以你扔掉了。

她很自然想到了这个结局,却什么都没说,转身自往人群外走去。背后似乎有人叫她,苏澈却没有回头的欲望,只一步步往前走。

沿途伴随的,只有自己孤寂的影子。大概是因为在那个地方遇上过外人,苏澈今天并没有去小花园。没了书包就更没理由去学校了,在外闲逛了一天,却在晚间回家的路上意外遇到了骑着单车的李瑞哲。

夕阳下,他望着她的神色温和,她坚硬的心防由此破开了一道口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