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贵商》贵商村镇银行 小说目录 贵商天然受

更新时间:2019-11-08 04:03:41

《贵商》贵商村镇银行 小说目录 贵商天然受 已完结

《贵商》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温羡分类:古代言情主角:于西岩,周小姐

温羡新书《贵商》由温羡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于西岩,周小姐,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邀月楼,是元珙县最大的青楼,幕后老板正是丁金川。 战栗醒来的时候正是在邀月楼,手脚被捆,被扔在一张绣床上,扑面而来的是浓厚的胭脂...展开

《贵商》免费试读

邀月楼,是元珙县最大的青楼,幕后老板正是丁金川。

战栗醒来的时候正是在邀月楼,手脚被捆,被扔在一张绣床上,扑面而来的是浓厚的胭脂水粉的味道,呛的她微微咳嗽。

听着房间外喧闹的声音,莺歌燕燕的招揽客人的yin词浪调,再联想到昏迷之前那陌生路人的那句‘邀月楼’,顿时就明白自己是被绑架到邀月楼,摇摇头,只叹一句人心不古。

后来又转念一想,这就是古代,根本就是人心败坏,何来的人心不古。要说自己在现代的时候,也从来没吃过这样的暗亏,大街上问个道,也能被人暗算,简直衰到家了。

或许,这种情况不能用衰来解释,水土不服?或者就是能力不足,才能让人频频得手?

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曾经那么优秀的特工,怎么到了古代就活的这么悲催?

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还多了一个老公,简直就是人间悲剧啊。

战栗望着花帐顶上,好一顿惆怅,好在她不是个颓废消极的人,一阵叹息之后,就恢复斗志。虽然手脚被捆,但好歹她也是精英特工,自有一套解开绳索的手法,随意摆弄几下,就让自己摆脱束缚。

随后,战栗从绣床上起来,环顾四周,发现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并没有看守的守卫。轻轻推开房门,向外望去,莺莺燕燕的姑娘正在楼里走来走去,不时的伸手招揽刚刚入店的客人。

离开邀月楼对她来说不是难事,但困难的是,如何解决玲珑阁被砸的事情。

战栗慢慢掩上房门,在屋内走来走去,思考着解决问题的办法。

此时,在邀月楼的另一间房内,两位并不年轻的妇人正在讨价还价。

一位身穿锦缎,涂了满脸的脂粉,半年徐娘风韵犹存。

另一位,粗布长裙,素面朝天,裂开嘴一颗金灿灿的金牙,正眯着眼睛,竖着手指,“二百两,不能少了。徐妈妈,大家都是老熟人了,我们也做了不少生意,都知根知底。这回送来的可是个好货色,满县也找不出第二个。”

要价的妇人是刘婆子,是周无双的的丫鬟翠凝的母亲,是个人牙子,干的是伤天害理的差事。没事就打着给大户人家招买丫鬟的借口买人,得手之后,最后再把人卖到青楼狠赚一笔。

那些被欺骗的贫穷百姓,想着去县衙告状。可是刘婆子仗着女儿在给县令千金做贴身丫鬟,打着县令的旗号,施的是狐假虎威,加上白纸黑字的卖身契,混到今天倒也相安无事。

“二百两太高了,五十两,不能再多了。”

还价的是邀月楼的徐妈妈,早年间是邀月楼的姑娘,攀的是丁举人老爷的关系,年老色衰之后,在这里谋了差事,掌管邀月楼。

自她接手之后,邀月楼被经营的有声有色,生意火爆,流水增多,就连丁府的管家尤三图见了她,也得恭敬的称呼省徐姐姐。

送来的栗子姑娘,她倒是瞧了,长相确实不错,可惜是个嫁了人的。若是个黄花大闺女,倒是勉强可以让个一百两的价。

这未**的处和嫁人的二手妇人,那可是两个价。

“不行,不行,徐妈妈,你这价让的也太低了。”刘婆子摆手,说道,“这回的买卖可不是我自己要做的,我是领着差事来办的。你给我这价,我回去没法交差啊。”

翠凝转达周小姐的命令,卖了栗子的钱可是要用来抵玲珑阁的损失。她寻思着,玲珑阁的损失,管大管小给个一百两就足够了。别说多少,这总归是个意思。哪怕一文不给,玲珑阁的于西岩也不敢找上县衙去要钱去。

既然自己办了这差事,劳心劳累的,也该拿个一百两的辛苦费,于是栗子的身价就被她喊到二百两。

可如今徐妈妈只肯给五十两,自己预估的辛苦费挣不上,更别说给于西岩的赔偿。

刘婆子对这个价钱并不满意。

“领着差事?”徐妈妈握着绣帕掩唇一笑,“刘婆子,我们也做了这么久的生意,你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卖个人还成了领的差事。那你倒是说说,这是领的谁的差事?”

刘婆子贼精,溜圆的眼睛瞪了徐妈妈身边的两个奉茶丫鬟,徐妈妈心领神会,挥一挥手帕让她们下去。

待她们离开,带好房门之后,刘婆子这才凑到徐妈妈身板,神神秘秘的说道,“领的是周千金的命令……”

随后,刘婆子将这其中的来龙去脉都跟徐妈妈说了一遍,徐妈妈点点头,倒也是个知趣的人,立刻又将价格提到了一百两。

刘婆子还是不满意,一百两已经是她卖过的姑娘里面最高的价了。普通人家的姑娘,也就十两、二十两的价,姿色好点的三十两已经是顶天的价了。

如今被加到一百两,其中多半的原因还是有周小姐的身份在,也正因为如此,才想着赶上大好的买卖,更要狠赚上一笔。

“一百两,我回去没法交差啊。”刘婆子为难。

到底还是挣得太少。

“刘婆子,你我都是认识这么多年的人了,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徐妈妈说道,“既然是领的周千金的命令,那就好好把差事办了,别想着从周千金身上捞油水。你家姑娘可在人手底下当差,挣银子的时候,也得替姑娘想想。”

要说,元珙县的人都心知肚明,这县令大人周志成是个贪得无厌的人,这县令夫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恨不得将县衙的库银都直接搬回家私藏。在他俩的教养之下,这周千金自然也不会是多大方的人。

敢打着她的旗号挣钱,那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徐妈妈这是在提醒刘婆子,别被银子蒙蔽双眼,再自讨苦吃。

刘婆子思来想去,倒也是这个理,于是拍板决定,“一百两就一百两吧。”

徐妈妈笑着,“那好,我把银子给你,你再把那丫头的卖身契给我,咱们银货两讫。”

“这……”说道卖身契,刘婆子倒是哑巴了,实在是这丫头不是自己买的,还没签卖身契呢。再看到徐妈妈投来的狐疑的眼光之后,刘婆子立刻转声,“成,没问题,一会就去找那丫头,让她把卖身契签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