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慧心兰质》蕙质兰心啥意思 69文 慧心兰质强攻

更新时间:2019-11-12 12:06:46

《慧心兰质》蕙质兰心啥意思 69文 慧心兰质强攻 已完结

《慧心兰质》

来源:作者:木夜心分类:穿越主角:刘惜梦,刘晨羽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木夜心原创小说《慧心兰质》,主角是刘惜梦,刘晨羽,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到如今,她是真的身不由己呵,若是在向家,任是谁,也不敢大声对她说一句话。就算是出阁了,只要不是这个皇宫,她在夫家,也依然可以享受...展开

《慧心兰质》免费试读

到如今,她是真的身不由己呵,若是在向家,任是谁,也不敢大声对她说一句话。就算是出阁了,只要不是这个皇宫,她在夫家,也依然可以享受到在娘家的待遇。但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这个皇宫,为什么她的男人非要是那个对她冷若冰霜的宋潇呢?

“哗”的一声碎响,一个和田白玉错金花瓶在她裙边碎开,细碎的玉瓷绽在她的裙摆上,明明没有碰及肌肤,她却感到层层针刺一般的疼痛。

“本宫在问你话,你笑什么?你得意什么?你以为本宫不敢治你吗?”

她脚尖轻移,粉白的裙摆泛起淡淡的涟漪,唇角一抹淡雅的笑容,“太子殿下既已认定向秀岚有罪,又有什么好问的?同样,向秀岚如今亦无话可说,只不知太子殿下想如何惩治向秀岚?”

太子眸中寒光乍迸,眼前的女子着实嚣张可恨,他怒视着她,她平淡地回望,好似她并不曾认识他,好似这只是他一人的无理取闹。

“来人!将太子妃带下去,面壁禁足三个月。”

一旁有侍卫上前,向秀岚笑道:“不用麻烦了,太子殿下,禁足三个月就够了吗?向秀岚今次犯下如此滔天大罪,若是不严惩,晨妃醒过来太子殿下如何向美人交代呢?”她眸中水光闪烁,光华流转,“不如将向秀岚打入冷宫,也免得以后太子殿下与晨妃记挂。”

太子气极反笑,他上前几步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地蔑视着她,“你也配?”

向秀岚一怔,忽然有些微狼狈地笑出声来,“抱歉,我又忘了,在这里我是说不上话的。”

她转身,对身后的两个侍卫说:“走吧!”

太子没发话,那两个侍卫亦不敢动。

向秀岚径自往大门处走,抬头挺胸,脊背挺得笔直。

“站住!”太子冷冷道。

向秀岚转身,盈盈一笑,门外万千道阳光光芒璀璨,倒像是她周身都泛着光芒,太子微一恍神,这画面似乎有些似曾相识,但这微小的感觉马上就被愤怒恼恨的情绪所掩盖。

太子脸上浮出一抹冰冷的笑意,“带下去。”

向秀岚一怔,轻轻垂下头。

那两个侍卫走上前,“太子妃,请。”

她再次转身,跨过门槛,身影消失在阳光尽处,只余下一声无奈的叹息。

到如今,她是真的身不由己呵……

回到寝宫之中,刘惜梦立即向向秀岚请罪,她跪在地上,“娘娘,奴婢该死。”

“惜梦,你怎么了?快快起来,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呀?”向秀岚扶着刘惜梦的双手,想要把她拉起来。

“奴婢是您的丫鬟,晨妃这般对您,奴婢竟然都不曾知晓,事后也没有向太子解释,才还得娘娘被太子误会,都是奴婢的错,请娘娘责罚奴婢吧。”

向秀岚叹了口气,道:“不妨事,这不是你的错,晨妃既然有心害我,我自己尚且后知后觉,何况是你呢?再说了,太子的脾气暴躁,那种时候你要是再去解释,说不定还要惩罚与你。我是太子妃,我说的话他都听不见去,别人就更不行了。不是你的错,你快起来吧,不然我倒要内疚了。”

刘惜梦没有想到向秀岚这般善解人意,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于是也想了想,也就起来了。看来,

禁足三个月,也许并不算一件坏事。刘晨羽来过两次,似乎是来请罪的,向秀岚一概不见,撕破脸也好,事已至此,她并不打算和刘晨羽或是和太子宋潇保持哪怕是表面上的和睦。

她资质蠢笨,虽然有时能看透别人的算计,但却不知如何才能像别人一样去算计。

想到这里,向秀岚不免苦笑,她的家族为了让她能做一个称职的皇后,从小便教习她史书后册、琴棋书画。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让她所学的都不过是装点门面的虚物而已,而在一个男人的后宫中,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懂得如何去算计别人、如何去争宠。此时宋潇身边只有一个刘晨羽她便不得招架,若是宋潇继了位,三宫六院,到时的后宫,估计会热闹得多。如若是想要安度一生,最好还是安分守己的好。

心事太重,向秀岚竟然哭笑出来。

“太子妃为何苦笑?”刘惜梦问道。

“惜梦,你知道吗?其实这桩婚事实在是并非我愿呀!”

“啊?”

“我的家族为了让她能做一个称职的皇后,从小便教习我史书后册、琴棋书画。可是他们不知道,他们让我所学的都不过是装点门面的虚物而已,而在一个男人的后宫中,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懂得如何去算计别人、如何去争宠。此时宋潇身边只有一个刘晨羽我便不得招架,若是宋潇继了位,三宫六院,到时的后宫,估计会热闹得多。”不知道为什么,向秀岚把这些话全都说了出来,等她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时,立即用手捂住了嘴巴。

刘惜梦微微一笑,道:“娘娘请放心,奴婢是知道轻重的人,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我在娘娘身边也有一段日子了,娘娘的事情奴婢看得清楚,知道您和宫中其他娘娘不一样,若是娘娘不嫌弃,以后有什么话,就告诉我吧!”

“惜梦,我哪会嫌弃你呢?有你在身边,我已经觉得很好了,至少有人陪我说说话。只是,我现在身在宫中,很多事情太无奈,说了也无用啊!”

“说了总比没说好,至少可以排解心中的苦闷。”

听到刘惜梦这么说,向秀岚眼睛一热,掉出几颗眼泪来,又想起太子身上的蛊毒,她不由得心事更重了。

“你知道吗?当年我的三叔怕皇家反悔,又怕向家的女儿嫁过去后不受宠会被欺负,故在当时还年幼的太子身上下了情蛊。”

“情蛊?那是什么东西?”刘惜梦吃惊地问道。

“情蛊又名合欢蛊。这情蛊原是一对,分雌雄,对人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害处,只一点——受了情蛊的人不易有嗣。雄蛊植于太子体内,雌蛊在我幼时植入我体内。”向秀岚深深地呼吸一口气,“也就是说,这世间除了太子,无人能让我受孕,同样的,除了我,没有人能怀有太子的子嗣。我孕不孕倒是无所谓,可是太子无嗣,却是攸关国体根本的大事。”

她的三叔这蛊下得着实妙,妙不可言啊!向秀岚不由得苦笑出来。

看着向秀岚,刘惜梦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这个女人,虽说从小锦衣玉食,过着众人羡慕的生活,可实际上,也只比是个可怜的女人罢了。即便这样,来到这宫中,还要被刘晨羽算计,未免太不值了。

她并没有被禁足完三个月就离开了引凤阁,因为皇帝的寿辰到了,当晚,太子偕一正一侧两位妃子至宣和殿为皇帝恭贺寿辰。

出门的时候太子坐上刘晨羽的马车,显然他并不介意让天下人都知道他对新立的太子妃并不满意,他还是痴情于他所选择的女子。

车子经过喧闹的夜市,因是天子寿辰,普天同庆,夜市上人流如织,人们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她的心忽然有些痒痒,她自小在四川境内长大,在嫁入太子府之前从未踏及过京都,这一带的繁华自然与她自小看到的有所不同,如果可以,真不想去皇宫参加寿宴啊,如果三哥在的话,三哥一定会带她出来游玩吧!

其实又哪里只有这夜市与她自小看到的不一样,在这里她遇到的人、遇到的事,都和她自小所经历的不一样呵。

整个向家都捧在掌心里呵护的明珠,到了京都,原来只不过是别人脚下的贱泥。

可是自古京都的繁华便不一般,这似乎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琼花玉树,宫灯高悬,穿着宫衣的少女们穿梭于皇孙贵胄之间。

刘惜梦多少有些觉得新鲜,以前只是在电视里面看过,想不到现在竟然能身临其境,果然世事难料。如果此时此刻,王礼在的话那就更好了,他们可以手拉手穿梭在人群当中,吃各种各样的小吃,光是想想都觉得很幸福。

为了这样的幸福,刘惜梦的决心更加坚定了,她一定要让王礼活过来,一定!

刘晨羽跪坐在太子身旁,亲自为太子布菜倒酒,脸上有着小女人的温柔与娇羞。

向秀岚自坐一隅,无视众人暗自打量她的目光,她心里已经大致确定了,在这京都之中,她是格格不入的那一个,大家不是在算计她就是在围观她,她一个江湖女子,没有任何背景和依靠,如何能坐上太子妃之位,将来又如何能母仪天下,大家都在等着看她闹笑话呢!

其实最让她难过的是原本应该被她依靠的男人,却视她如蛇蝎,对她厌恶至极。

她确实灰心了,她的骄傲也不允许她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去做些什么,这京都像一个牢笼,她已深陷其中,不知如何是好。

在没有想到该如何破这个局之前,也许她这一生就会在这个局中度过了吧。她现在唯一能做的,不过是裘书一份淡定的表面,以后会怎样呢?

她并不做太好的设想。

宋潇饮着酒,不知为何,他竟然不自觉地朝向秀岚望去,自从那日罚向秀岚禁足三个月后,他就再也没有去看过这个女人,虽然只是好好地看过她一次,但是,他却感觉对那张脸已经非常熟悉了,尤其是那双眼眸,他不敢看,他在害怕。可是,就算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些什么。

她一个人端坐着,不曾喝一滴酒,也不曾吃任何东西,她如同是这热闹中的局外人,冷眼看着大家。宋潇有些惊住了,那个女人,为什么能如此处变不惊呢?但他更吃惊得是,自己明明对这个女人恨入骨髓,又为何会去关注她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