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皇命难违》皇命难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目录 皇命难违娘受

更新时间:2019-11-12 12:09:27

《皇命难违》皇命难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目录 皇命难违娘受 已完结

《皇命难违》

来源:作者:翾雯分类:穿越主角:霍去病,真玉

新书《皇命难违》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翾雯,主角霍去病,真玉,是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真玉在得知眼前这吊儿郎当的青年就是大名鼎鼎的霍去病之后,只觉自己这些年的崇拜简直太盲目了。不知道那个大司马大将军卫青会不会也这德...展开

《皇命难违》免费试读

真玉在得知眼前这吊儿郎当的青年就是大名鼎鼎的霍去病之后,只觉自己这些年的崇拜简直太盲目了。不知道那个大司马大将军卫青会不会也这德行,要是也这模样,她干脆一头碰死算了!

霍去病一脸的哭笑不得,有心发作吧,奈何皇上已经笑了。若是一言不发吧,显然堕了他霍大少的威名。左思右想之下只好狠狠地瞪了真玉一眼,心说:这小子,嘴巴真刻薄。

真玉好笑之余也看出了另外一个问题,霍去病好像对这个刘安杰很恭敬啊。思索了一下,能叫如此放浪形骸的霍去病恭敬的人会是谁?卫青?据说卫青很古板的,怎么着也不会跟着外甥来歌舞坊消遣,还有谁呢?

“秦真,你在堂邑侯府做什么呢?”刘彻突然问道。

“护卫。”

“哦……”刘彻沉吟了一下道:“秦公子既然有如此的身手,可曾想过要报效国家?”

真玉闻言一怔,报效国家?怎么报效?她又不是赖在汉朝永远不走了,何苦要拿自己的小命去折腾?“秦真这性子怕是受不得军队的约束,这太主侍卫也只是权宜之计。在下千辛万苦回到汉朝是要寻找失散的亲人,暂时还不想考虑别的。”

刘彻点头道:“既然这样,你可有亲人的线索?”

这回,真玉留了个心眼儿,没敢把玉珏的事说出来。可以看出,这个刘安杰绝非等闲之辈,因为霍去病几乎就没说过什么话,全是这位在叨唠。若是贸然说出玉珏,万一这玉珏在哪位达官贵人的身上,这寻亲一说可就靠不住了。当下就轻叹了一声说:“没什么线索,只能海底捞针了。”

霍去病皱皱眉,感觉她似乎言不由衷,可也没有追问,只是曼声道:“秦兄,若是刚才没人拦着,你会打那个家伙吗?”

真玉微微一笑,“会!”

“你就不怕……”刘彻忍不住问了一句。

真玉看了他一眼,忽然邪佞的一笑道:“但不会在这里。”

“哦?”武帝往前欠了欠身子,这小子倒是有意思。

“我会找个没人的地方,给他套上个麻袋……”

……

“哈哈哈哈,妙,实在是妙啊!”刘彻不禁抚掌大笑起来。这和他的想法倒是如出一辙。

霍去病却问道:“可是,眼前的事你要如何收场?手都举起来了,难道还自己放下不成?”

“没准儿……要看那家伙识不识趣了。若是他不识趣,那就只好打了再说。反正我就是不打,那家伙也不会放过我。既然怎么都是死,我干嘛不先爽一下?”真玉拈起一粒葡萄塞进嘴里。

清浅的一笑,倒是把刘彻笑的有点儿心痒痒的感觉。这个秦真才貌双全,倒是和韩鄢不大一样。霍去病没有错过武帝眼中一闪而逝的兴味,心底不觉大皱其眉:这位皇帝姨夫还真是……再去看那秦真,得,那位完全是一无所知,依旧盯着舞台上的舞姬。不过,这一看,倒叫他发现一个问题——这个秦真长的很阴柔啊……

看了几眼歌舞,忽然察觉那二位都不言语了,惊疑之下便皱眉看了看两人,“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刘彻温和的一笑,“没有,只是觉得……幸亏你没有真的打下去,那人倒真是太尉的侄儿。若是你当真动手打了他,只怕这田妢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是吗?”真玉玩味地瞟了一眼霍去病,“听说霍少前几日就打过他一回。”

“去病没事是因为有皇上给他撑腰。”刘彻好笑地端起杯子抿了一口,“你就不同了,你只是个侍卫,太主未必会为你跟田妢翻脸。除非她觉得你的确值得她那样做……好像除了她的女儿以外就只有董偃会让她甘冒风险了。”言下之意,你要是跟董偃一般是她的恋人倒还差不多。

真玉怎么会听不出来,联想起前几日刘嫖对自己的轻薄,满脸黑线地说:“我怎么能跟董君比?”

霍去病嘿嘿一笑,忽觉秦真这人倒也不见得是韩鄢、董偃之流了。因为她眼中那突然滑过的厌恶和轻蔑绝对不是装出来的。看来,这位窦太主还没有得手。刘彻心底也暗暗松了口气,若他真是姑母的人……

攀谈了一阵,三人倒是都很高兴。真玉是难得碰上比较正常的男人;霍去病是觉得秦真比较对他胃口;刘彻则是对秦真充满了兴趣。总之,三人说说笑笑一直到了下午才散。出了歌舞坊的大门,三人分别上了马。刘彻爽朗地一笑道:“天色不早,改日再与秦兄相会吧。”真玉抱拳道:“刘兄不要客气,小弟年龄甚小,不敢当刘兄这样称呼,直接叫我名字即可。”刘彻坦然一笑道:“好,不过,这名字叫起来也太生疏了,不知你可有表字没有?”表字?真玉心说:还真拿我当男人啊,这姓名有了不算,还得起个字。

“没有。”

“既然这样,愚兄送你一个可好?”刘彻胸有成竹地笑说道。

真玉不好推辞,又不想接受,就看了旁边的霍去病一眼。霍去病却假装没看见一般扭头看向了前边。无奈之下,她只好强笑道:“如此就多谢刘兄了。”

刘彻点点头,“呵呵,不必客气。据我看,秦兄弟丰神俊朗,如珠如玉……不如就叫如玉吧。”

“……”真玉闻言险些从马上栽了下来。如玉?这家伙倒是一下子就扣住了她的名字。不过,此刻她是男人。给个男人起名叫如玉?真玉不仅嘴角在抽,连眼球都跟着抽起来了。

霍去病见她神色可笑,再想想刘彻起的那个字,就忍不住大笑起来。把真玉笑的脸上青白一片,刘彻的脸上也不禁有些涩然。着恼地瞪了霍去病一眼,不高兴地说:“去病,我起的这个字不好么?”

霍去病闻言挑了挑眉毛,睨着真玉咂嘴道:“好,好,妙极啊妙极。”刘彻这才转嗔为喜,转向真玉说:“就这样说定了,以后就叫你如玉了!”

真玉忍不住抽搐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地说:“刘兄是有意讽刺小弟像个娘儿们呢吧?”

“呵呵,你多虑了。”刘彻失笑道:“这如玉二字除了你只怕再没人配的上了。”

真玉却依然固执地说:“小弟实在是不喜欢这两个字,既然刘兄嫌直呼其名太过生疏,就叫我阿真吧。”要是让他叫自己如玉,恐怕她早晚得吐血而死。肉麻啊,肉麻到家了!

刘彻咬了咬唇,“好吧,既然你坚持就叫你阿真吧。”

“阿真啊,愚兄要先走一步了,改日再聚吧。”刘彻笑了笑,目光中毫不掩饰对秦真玉的欣赏和兴趣。

真玉忙拱拱手说:“好,刘兄请。”又看向霍去病道:“再会了霍少。”

霍去病依然是面无表情,只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淡淡地应了一声拨转马头尾随刘彻匆匆而去。真玉忍不住摇了摇头,这霍去病的性子怎么会如此的古怪呢?还有,这个刘安杰究竟是何人?此人绝非等闲人物,会是谁呢?只是,她想了半天也没想到刘彻的头上去。实在是她没法想象汉武帝那样的人会跟着自己老婆的外甥到歌舞坊来胡混!

回到堂邑侯府已经是晚上了,见过刘嫖之后,真玉就回房去休息了。才一进门就看见床上放着几套华丽的衣衫。呆了一下就明白这定是刘嫖的手笔了,翻看了一下,倒真是华丽的不得了。这位太主大人还真下本儿啊,可惜,自己还真是不习惯打扮成孔雀。将衣裳划拉到一旁,真玉仰面倒在了榻上。闭起眼睛回想着今天发生的每一件事……

“真弟在吗?”董偃温和的声音自门外传了进来,真玉一骨碌就爬了起来,整了整头发和衣裳道:“是董兄啊,快请进吧。”让她叫董偃做偃哥,她会恶心死的。

董偃推开门进来笑道:“真弟可是累了么?”真玉连忙将他让到外间,董偃却似没有察觉一般直接走向她的床榻,伸手抚过那些衣物,“真弟,这些衣服可好?”

“好,很好。”真玉不知道他想干嘛,但这‘好’字是一定要说的。毕竟是太主赐下的,说不好会倒霉的。董偃斜睨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说:“太主对真弟很好啊。”

嗯?这是话里有话啊。真玉谨慎地回答,“是啊,这是太主殿下仁慈,体恤我这个下人。”

董偃扑哧一笑道:“太主未必当你是下人呢。”

“哦?”真玉假作狐疑,心说:难道那老妖婆当我和你一样?

“真弟啊,有些话本不该我说。可我一向拿你当亲兄弟……”董偃意味深长看她一眼转身走向外间,“太主是不会随便对一个人好的,尤其是我们这样的人——你明白吗?”

明白,但是明白也得说的不明白喽!真玉假装惶惑地说道:“董兄的意思我明白了。”

“那就好。”董偃的心里忽然泛起了一阵酸水儿,很不是滋味儿地扭过头假意欣赏角落里那盆漂亮的海棠花。

秦真认真地说:“董兄的意思就是太主如此看重我,我就该更加努力的工作,好好保护这堂邑侯府的安全……”

“不……”董偃怔了一下。

真玉打断他说:“董兄不必说了,我明白的。您放心吧,我一定将太主的安危时刻放在心上,就是董兄您也是秦真的主子……”

“我……”

“是啊,董兄啊,小弟十分感激您对我的照顾。今后,只要您一句话,秦真就是上刀山下油锅也绝不皱眉……”

“你……”

“董兄啊,天色不早了,想必董兄还有要是要做,小弟就不耽误您了,你慢走,不送啊。”

“……”董偃彻底无语了,莫名其妙地被真玉请出了房门,傻呆呆地看着关的严严实实的门,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