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医品狂徒》医品驸马 弱受 医品狂徒同人女

更新时间:2019-12-08 12:03:34

《医品狂徒》医品驸马 弱受 医品狂徒同人女 已完结

《医品狂徒》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牛8分类:都市主角:陈然,云曦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医品狂徒》的小说,是作者牛8创作的都市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陈然这话一出口,不仅仅是那几名保镖,就连前面拿着防爆盾的警卫人员,一个个都是表情狰狞,他们都是经过特训,而且是云氏集团花了大价钱...展开

《医品狂徒》免费试读

陈然这话一出口,不仅仅是那几名保镖,就连前面拿着防爆盾的警卫人员,一个个都是表情狰狞,他们都是经过特训,而且是云氏集团花了大价钱请来的。

但是这大价钱和日薪十万差的有点多,别人还嗤之以鼻,现在又被人瞧不起,顿时是怒不可遏。

“小子,找死!”四名保镖都是对视一眼,似乎是想要在自己老板面前证明自己,一个个越过前面的警卫人员跳了过来。

但是身形刚落地,其中一名保镖就看见了一双43码的大鞋底。

“嗷…”

陈然丝毫不客气的一脚闷在这家伙的脸上,直接将其踢飞了出去,这家伙倒霉不要紧,后面拿着防爆盾的警卫人员也跟着倒了大霉。

他这一脚力道很大,以至于保镖倒飞,顺路还撞翻了三四名警卫人员。

一脚过后,陈然站在地上,身形一矮,躲过了一名保镖的侧踹,但是胳膊肘猛地后击,正中侧踹过来那名保镖的小腹,随后这只手又是向前挥出。

“你们的速度太慢了。”话音落下,仅剩下的两名保镖都是闷哼一声,一个被一拳打中了脸,另一个则是被陈然顺势一脚,扫飞了出去。

“给我上!”安总见自己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保镖就这样被解决,不由的怒喝道。

那些重新站好的警卫人员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倒在地上起不来的保镖,萎缩的不敢上前。

他们可不傻,刚才陈然解决保镖的这几招看上去很简单很轻松写意,但是不论是力量,还是反应能力,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比拟的,上去,纯属找刺激。

“给我上啊!打中一棍子赏金一千块!”安总见自己的人这么怂,在后面跳脚大叫。

安保队长,咬了咬牙,橡皮棍敲在盾牌上:“兄弟们,大家一起上,咱们这么多人。”

有人带头,这十多名安保,很有节奏的敲着盾牌,一小步一小步的向前走,一个个将脑袋缩在盾牌后面,显然生怕陈然那双43码的大脚印落在自己的脸上。

“人多有用吗?”。

“砰!”

一声闷响,陈然一脚踹在一面防爆盾上。

防爆盾,以及后面的警卫人员,如同弹弓里的弹珠一样,倒飞了出去,这家伙还好,有盾牌保护,但是他后面的安总可就到了大霉,不仅仅被撞到,那沉重的盾牌还砸在了他的脸上。

“我去,这尼玛要多大的力气。”那几名医生快速退到墙角,心中腹诽,因为刚才被陈然踢中的那枚盾牌,上面是密密麻麻的裂痕,这要是踢在人的身上,非得断几根骨头不可。

要知道这玩意可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抗住板砖一点问题都没有,竟然被他一脚踢出了裂痕。

踹飞一人,陈然身形一侧,躲过两根砸来的橡皮棍,手臂探出,两名安保人员竟然保持着挥舞橡皮棍的动作,僵立在原地,如同两尊雕塑一般。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安保队长爆喝一声,冲了上来。

陈然嘴角上翘,手臂甩动,几人只听得耳边传来一阵风声,随后这些安保人员,都保持着现在的动作,好似被陈然使了定身术一样。

“哎呦,愣着做什么,还不扶我起来,快打电话报警啊。”安总脸上被盾牌砸出一道长长的淤青,挣扎了几次,也没有从地上爬起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紧闭着的玻璃门突然打开,只见一个上身穿着宽松白色T恤,下身一条紧身牛仔裤,将自己修长身段完美展现出来的女人轻盈的走了出来。

“速度倒是挺快,不过这首富的办公室就是不一样,医务室里还有洗澡间!”陈然调侃一声,这出来的人,正是云曦,不过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头发还湿漉漉的,显然刚刚洗完澡。

除了陈然以外,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安总和医疗人员惊讶是因为,他们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了。

“安叔,这是怎么回事?”云曦一双亮而大的眼睛,扫视了一圈,用疑问的口气问道,但是当她看到陈然的时候,俏脸浮现一抹红晕。

醒过来看见自己大小便失禁,那个小护士正在给她处理污物,不过良好的心里素质,倒是没有让她尖叫出来。

随后问清楚了治病的经过,尤其是知道自己不仅仅被陈然治病弄得满身污物不说,还被针灸看了她的玉女峰。

安总终于回过神来,迅速从地上爬起来,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说不清是喜还是忧:“曦儿,你没事了?”

云曦点点头:“在鬼门关逛了一圈,要多谢陈然的妙手回春。不过这么多人都保持不动是什么回事?”

“他…他……”安总指着陈然,但又不知道怎么说,说阻拦医疗队给云曦治病,可是真让这些医疗队来治的话,估计这云大小姐早就去见马克思了,说他在这里打架斗殴,但这事确是因为他阻拦陈然治病。

陈然笑眯眯的道:“银针定身,要是真出手,这些家伙说不得要在床上躺上十天半个月。”说话的功夫,他在这些安保人的耳后拔出一根根的银针。

随着银针拔出,这些如同石雕的家伙,终于恢复活动能力,原本脸上的凶狠,此时已经变成了惧怕与佩服。

云曦看着恢复活动能力的安保人员,美眸尽是震惊,不过良好的心理素质还是让她说道:“好了,安叔叔,你让这些人都下去吧,还有你的脸破了,下去找人包扎下吧。”

屋子里的人离开后,办公室只剩下陈然和云曦。

“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

“古老神仙之前给我通过电话,这一次倒是要谢谢你了。”云曦说着便指了指沙发,示意陈然坐下来。

陈然自然是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端起还没有喝完的酒道:“古老神仙?就那个老流氓?”

云曦一双好看的眼睛睁的老大,这古老神仙是陈然的师父,她以前并不知道这号人物,但是她听她父亲说过,古老神仙可是了不起的神奇人物,敢称呼其老流氓的,估计也只有陈然了。

“咳咳…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云曦指着脖子上还插着的软管问道

“你是被人下了毒,这种毒叫海蚺之毒,是一种海蛇体内提炼出来的,中毒之人会喉咙缩紧,无法呼吸,心脏骤停,看上去和心脏病差不多。”

“毒?”

“没错,这种毒是一种慢性毒,沉积到一定的毒素之后就会发作,根据我的推测,应该有人通过食物向你投毒。”

“饭菜都是特殊定制的,能长时间接触到的人只有安叔和我的秘书。”

“那应该是你的秘书搞的鬼。至于安总,他应该是你的亲叔叔吧。”

云曦若是死了,直接受益人应该就是安总,但是下毒之人的目的应该是引出云曦的父亲,而且安总对于云曦的死亡,还是很担心的,要不然也不会派这么多的医疗人员抢救。

“应该是小梅下的手,安叔的确是我的亲叔叔他本名云安,在公司里任职市场部总裁,因为以前公司员工叫我父亲云总,所以为了区分,就叫他安总,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然神秘一笑走到云曦以身边,鼻子抽了抽:“沐浴液不错。”

在云曦没想到陈然突然说出这话,不由的一愣,但在她愣神的功夫,陈然双手探出,双指夹住她白嫩脖颈之上的软管,用力一旋,将其给拽了出来,顺手扔到了垃圾筐之中。

云曦捂着自己的脖子:“要拔你怎么不提前说一声。”

“提前说了,你会很紧张的,不过脖子给切了一刀,虽然没有出血,但愈合不好的话会留疤。”陈然一边说,一边欣赏着云曦粉嫩的玉颈。

女孩子爱美之心,云曦听到可能要留疤紧张的捂着脖子:“那怎么办?”

陈然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拿出一个精致的玉瓶来:“有我是个神医在,疤是不会留下来的,站住别动。”

说着陈然拔掉了瓶塞,从里面倒出来一滴晶莹剔透泛着淡蓝色的胶状液体滴在指尖,然后轻柔的按在云曦粉嫩的脖颈上,轻轻涂擦。

陈然是一本正经,但云曦的脸却红到了耳朵根,她想后退一步,但又怕留疤,但这样的动作,她还是平生第一次遇到,不由的想起小护士和她说陈然为其医治的经过。

“臭流氓。”云曦小声嘀咕了一声,声音虽然很小,但陈然却听得很清楚。

“要不要试试更流氓的。”陈然身体猛地前倾,脸贴到了云曦的耳边,对其耳朵吹着风说道。

“无赖!”云曦挥动粉拳砸在陈然的胸口。

“恩,小拳拳砸胸口,这是不是有点太亲昵了?不过敢再说我无赖,小心打你屁股!”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