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斧》神斧天工 BL 神斧圣水

更新时间:2019-12-08 16:02:46

《神斧》神斧天工 BL 神斧圣水 连载中

《神斧》

来源:作者:天魔圣分类:玄幻主角:韩风,舒伯

《神斧》由网络作家天魔圣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韩风,舒伯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韩风也不解释,笑道:“小梅妹妹,我现在还没吃饭呢,你能不能先去给我弄碗吃的来?” 小梅一怔,接着摇了摇头,像个大姐姐似地道:“那...展开

《神斧》免费试读

韩风也不解释,笑道:“小梅妹妹,我现在还没吃饭呢,你能不能先去给我弄碗吃的来?”

小梅一怔,接着摇了摇头,像个大姐姐似地道:“那你等着,我去厨房给你拿些好吃的。”说完,转身去了。

很快,小梅端来了饭菜,刚把饭菜放在桌子上,韩风便拿起盛满米饭的大碗,一阵狼吐虎咽,饭菜一扫而光。

“还要不要?”小梅笑问道。

韩风摸摸肚子,道:“够了。谢谢你,小梅妹妹。”

小梅轻轻的白了他一眼,道:“这里又没有第三个人,你跟我客气什么?快去帮忙去吧,我好像已经听到十三姨在叫你了。”说完,抿嘴一笑。

韩风也笑了,走出屋子,开始忙活起来。这一晚同许多晚一样,热闹归热闹,但并没有发生任何摩擦。

韩风忙到半夜,小梅又给他送来了暖人心房的水,喝了一杯带着“爱意”的水后,韩风心里美滋滋地自回后院。

一进后院,韩风便知道舒伯回来了,因为正屋里的灯正亮着。他脚下走得飞快,推开正门而入。

“舒伯,你老……哎呀,你老怎么受了伤?要不要紧?”韩风说着,一下子来到了长髯老者身前,脸上写满了着急和关心。

舒伯望了缠在手臂上的绷带一眼,淡淡一笑,道:“没事儿,舒伯健壮得很,这点小伤,还难不倒我。”

“舒伯,你老手臂上的伤是怎么弄的?如果是人弄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他。”韩风大声道。

舒伯眼见韩风蹲在椅子边上,望着他手臂上的伤,脸上一片愤怒,不由笑了,伸出另一只手摸摸韩风的头,道:“傻孩子,舒伯在山中遇到了猛兽,一不小心,被它咬了一口气,但它也被我打死了。”

韩风一听,笑道:“舒伯是天下最厉害的高手,那猛兽遇到了你老,是它倒霉。”正要问对方去办了什么事,那长髯老者已然说道:“风儿,你休息去吧,我想静静的坐一会。”

长髯老者的话,韩风当然听从。拜过长髯老者,韩风出了正屋,到偏屋略作盥洗,回到自己的小屋。他往床上一躺,想起日间的事,眼前不禁浮现出夜行人那张美若天仙的脸来。

想着想着,他心里突然一惊,暗道:“是了,那老头不是说会加倍付账吗?怎么今晚不见他的踪影?难道他当真是骗吃骗喝的?”

那老头若是知道他这么想,一定把他骂个狗血淋头不可。以老头的身份,无论去哪儿喝酒,都可说是给了极大的面子,也只有韩风,才会如此设想老头。

“春姨也不在院里,待她回来,我再跟她说这件事。那些酒菜钱,大不了从我的工钱里扣除,这样一来,我与舒伯还能在桃花镇多住一些日子。真要离开这里,我哪里会舍得呢。”

想到这,四肢摊开,依照大肥猫所传授的法诀,暗中修炼起来。修炼完后,他便美美的睡了,仿佛今天所发生的事,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

一夜过去,次日天一亮,韩风便早早起来,见长髯老者的房屋关着,知道他还没有醒,便弄了一些早点,放在灶间,留了一张纸条。

那张纸条里,无非是说自己去酒楼帮忙,要舒伯好好的养伤。灶间有早点,午饭和晚饭,不必动手,去酒楼吃也可以,去“迎春院”的中院吃也可以。

未几,韩风从后门出了后院,在巷子里走了一会,来到大街,径往酒楼而去。当他来到酒楼的时候,酒楼尚未开张,但这丝毫影响不到他,只见他绕着酒楼走了一会,来到酒楼的后墙外,学着猫儿,三长两短的叫起来。

很快,后门打开,那叫做“小芸”的小姑娘出现在门内,笑道:“小风哥,你为什么一定要学猫叫呢,你这样的叫法,会叫人误会的。”

“我最喜欢猫了,它们的叫声,听得人心痒痒。”韩风口中说着,心里却想着那只雪白的大肥猫。

“小芸”也不知道他的理论是怎么来的,也懒得多问,说道:“你昨日没进山砍柴么?”

韩风道:“没呢。”进了门,完全不把自己当成外人,道:“我还没吃早饭呢,小芸妹妹,你给我弄点吃的,好吗?”

“小芸”掩嘴一笑,道:“你呀你,街上那么多卖早点的,你不去吃,偏要吃我做的。”

韩风嘻皮笑脸的道:“谁叫你做的东西好吃?我就爱吃你的做的东西,你做多少,我就吃多少。”

“那你岂不是变成了老母猪?”

“老母猪有什么不好,白白胖胖的,好生养。”

“小芸”啐了一声,一溜烟似地跑了。不一会,韩风走进一间屋里,见桌上有茶,便自个儿倒了一杯。

“你这小子又来白吃白喝了?”一个声音说道。“小芸”的祖父,也就是那七十余岁的老者,背着双手,走进了屋里。

韩风把他话当做耳旁风,为他倒了一杯茶水,递上去道:“丁爷爷,您喝茶。”

老者伸手接过,喝了一小口,忽然问道:“小风,听说前晚你们‘迎春院’来了两个怪人,一个是老头,一个是老道,是不是有这回事?”

“是有这么一回事。”

“那老头衣着破烂,穿着一双木屐,五尺八九的身材,是不是?”

“是啊,你老认识他?”

“我不认识他,但我听说过他。”

“他究竟是什么人?”

老者笑了一笑,双眼猛地一瞪,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

“为什么不能问?”

这话不是韩风说的,而是端着早点走进屋里的“小芸”说的。老者知道自己说不过这个董事而又宝贝的孙女,赶紧开溜。

“爷爷,我做了您的早点,您到哪儿去?”

“我不吃了,我出去转转。我的那一份,你让小风吃吧,反正他饭量大,吃得下,不会浪费。”

“小芸”追出去时,却哪里还能看见的老者的影儿。“小芸”一边回屋,一边说道:“这老头儿,怎么说他他都不听,十天半月,才吃一次早点,这样下去,身子可不行。”

韩风已经在吃早点,闻言,抬头笑道:“小芸妹妹,你爷爷已经习惯了这样,就让他去吧。”

“小芸”摇了摇头,在韩风对面坐下,与他一块儿吃起早点来。

“小芸”名叫丁雁芸,是八年前随同祖父来到桃花镇的。刚来的时候,她还是小妞儿一个,梳着着两条冲天辫子,十分可爱。韩风一日到街上玩耍,与她相遇,两人便从此打得火热。韩风喜欢叫她“小芸妹妹”,而她则是叫韩风“小风哥”。

丁雁芸祖籍何处,韩风不知道,他只知道这个“小芸妹妹”三岁的时候,就没了爹娘,这些年来,一直与祖父相依为命。韩风也没有爹娘,同样的身世,让他们彼此关怀,情同兄妹。

两人吃完早点之后,换了衣衫,到酒楼里帮忙。此时,酒楼早已开张,而且已经有了客人,是几个赶早路,不想吃路边摊和小饭馆的人。

由于客人就几个,韩风与丁雁芸无事可做,便坐下来聊天。店里的伙计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加上年纪都比他们大七八岁,不好与他们闲聊。

过了一会,只见三个尼姑走了进来。这三个尼姑一老二少,老尼一身缁衣,手里拿着一柄拂尘,步伐轻灵,与普通的老人完全不一样。那两个年轻的尼姑二十多岁,一个身材中等,一个身材颇为高挑。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