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慈禧是怎样炼成的》慈禧是怎样炼成的txt LOLI控 慈禧是怎样炼成的忠犬攻

更新时间:2020-02-08 08:06:44

《慈禧是怎样炼成的》慈禧是怎样炼成的txt LOLI控 慈禧是怎样炼成的忠犬攻 已完结

《慈禧是怎样炼成的》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杨晓双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楚乔,兰芷

主角叫楚乔,兰芷的小说是《慈禧是怎样炼成的》,它的作者是杨晓双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楚乔回去时候亦是红光满面,只是秀珠的脸色阴沉,楚乔忙敛了神色,轻声试探道:“定是新来那个丫头出去说三道四,大小姐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展开

《慈禧是怎样炼成的》免费试读

楚乔回去时候亦是红光满面,只是秀珠的脸色阴沉,楚乔忙敛了神色,轻声试探道:“定是新来那个丫头出去说三道四,大小姐听到什么风言风语才敢这样过来问罪呢。”

秀珠道:“这几日不上工说是病了我还没有计较,却还敢在外头说这样饶舌的话,明儿过来看我不撕烂了她的嘴巴!小蹄子一个个不老实,杏贞也越来越不放我在眼里了。”

楚乔道:“翠屏平日里不吭声,背后却是那样多事,夫人不满意便不要了她,也省的看着心烦。”

“不要?”秀珠冷哼一声,“这是大夫人给我的丫头,哪能说不要就不要,可不是摆明了和大夫人过不去嘛。人家是大房,是当家的,就连小辈也敢在我面前说三道四。再说,不要了这个贱人岂不是便宜了贱人,看我怎么收拾她!”

楚乔一笑,问道:“那夫人是想…”

秀珠冷道:“我还不想她死,既然大夫人想和我较量较量,那便让她们看看清楚,我察哈尔秀珠可不是好惹的。当初委身下嫁已经是难得,却还是个二房,如今趁着老爷不在,更是挤兑我,既然你们要这样,可别怪我狠心。”

顿了顿,秀珠又问道:“对了,那个柴旺还可靠吗?”

见楚乔点头,秀珠只是一笑。

杏贞回去也暗自责备自己的莽撞,温言在一旁静静陪着不说话,杏贞本想去找了额娘说清楚这事,想了想觉得不妥便往正扬的“少爷苑”走去。

正扬刚回来,见杏贞也过来了,想起之前对她说的话,也是略微有些尴尬,忙道:“大妹,你怎么过来了?我刚才说话直接,你别介意,那是我额娘,虽然她平时有些地方确实不够妥,但终归是我的额娘。我也常被她骂,她虽然这样心里是不坏的。”

杏贞并未放在心上,哥哥的性子不是不知道,虽然拈花惹草但是本性并不坏,心眼也实诚。她只是浅浅一笑,道:“你是为你额娘不平,我是为我额娘叫屈,不过是各自的孝道罢了。只是今日我这样一闹,怕姨娘又要拿新来的那个丫头开刷了,是我不是直直去找了姨娘,让她面子挂不住,所以来求一求哥哥,好歹劝劝姨娘,不要为难了人家。”

正扬问道:“究竟是哪个丫头?我额娘是做了什么?”

杏贞道:“先前青月丫头无缘无故死了之后,三姨娘那里都没个人侍奉,又病着,我额娘便调了兰芷去三姨娘那边,哥哥可是知道?”

正扬点头,又道:“篮子是个聪明的丫头,我喜欢她,我额娘也喜欢她。大夫人此举不要说我额娘不开心,说实话我也不开心的,我就罢了,至少要问问我额娘的意思。”

说话间菜根儿忙端了茶水过来,正扬又道:“你看我这个少爷苑,如今只有菜根和福禄两个跟班儿,确实少了伺候的人。我额娘用丫头挑剔,就楚乔一个还算合心,兜兜转转换了那么多,好容易有个篮子能用着,大夫人还给调走了。”

杏贞道:“二姨娘用人是挑剔,不然丫头哪里没有,多买几个也是无所谓的。只是那时候三姨娘确实病着,身边只有夕月,便将兰芷调开了会,也忙着去寻合心意的丫头。那个丫头就是翠屏,老实本分,不知道哥哥见过没有?”

正扬摇头,又颔首道:“好像听过。”

“二姨娘的性子…是火爆的。翠屏跟了二姨娘后受的委屈不少,哥哥应该会明白。只是前些日子,翠屏膝盖被陶瓷的渣子弄开,弄的血肉模糊,一看便是罚跪在碎陶瓷上的,这样作践人家,好几天也下不来床,实在罪过了。哥哥心善,多帮着劝劝姨娘。我是小辈,自然不敢不敬姨娘,却也看不过去这么丫头这样被糟践。”

正扬听后不说话,颔首道:“我知道了,不过定也是翠屏做事情惹怒了她才如此,否则楚乔篮子伺候的时候我额娘也没有这样做过。”

杏贞道:“翠屏的伤在那里我也不是乱说的。至于究竟是怎样的情形,那丫头性子懦弱,自己委屈也不说出来,我也不敢妄加猜测。哥哥素来也是怜香惜玉的,好好的女孩子也该好好护着。”

正扬被这样说,不好意思一笑:“得得得,别打趣我。这事你还是不要插手了,我会劝劝额娘的。”

杏贞起身告辞,这才舒心一笑,原是自己着急糊涂了,她那样去找秀珠怎可解决事情,唯有她这个宝贝儿子说的话她才肯听几句,否则定是更要坏事了。她是好心,只是她哥哥的性子她不是不了解,一时半会清醒,一时半会没个正形,还是担心他忘了这一茬,苦了翠屏。

菜根送她走的时候,杏贞还是忍不住叮嘱:“若是大少爷忘记了我的嘱托,你肯帮我提醒一句吗?”

菜根道:“恩,大小姐放心,您心地善良,为我们这些下人着想,有您这样的主子是我们的福气。”

杏贞一笑,道:“只是怕这次,我定是要坏事了。只能求一求哥哥了。他劝一劝姨娘,也算是帮了翠屏丫头。”末了她又是一笑,问道:“你以前不是叫福全吗?怎么换了名字?”

菜根不好意思笑笑,挠头道:“大小姐居然记得,嘿嘿。篮子姑娘来的时候,少爷为了把我的名字和她凑个对,便叫我菜根儿了,哈哈,横竖都是个叫唤的名。”

杏贞听后莞尔:“哥哥实在有趣,兰芷这样雅致的名字也会说成篮子,怪不得你要做菜根儿了。”

她说完忙携着温玉笑着走了,菜根望着杏贞的背影好一会,才笑笑转身。虽然亲近,但是可望不可即。他的笑容也慢慢僵硬在嘴边,只是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忙进屋去了。

杏贞的担心是对的,正扬前一秒还在想如何去劝说额娘,下一秒便翻开自己的抽屉,拿起“宝贝书”看了起来,准备迎接今晚楚乔的大驾光临。

夜色四合,整个大宅又陷入一片漆黑之中。

菜根明白正扬意思,早早便离开听雨轩,自个也乐得清闲。只是整夜也是辗转难寐,脑海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挥之不去,那一抹浅浅的笑靥就如春日细雨,丝丝入心。

杏贞还想着明晚去见一见母亲。

兰芷她们屋里头也睡下了,丫头们白天干活累,晚上睡得也香甜。

富察氏这个时辰早就歇下。秀珠心里不痛快,也是放下来帘帐。

绿筠无眠,她总是睡得极其浅,她总是难以深眠,因为叶赫那拉府似乎永远不是属于自己的归宿。

正扬房里的灯还亮着。

楚乔伺候完了二夫人,忙回去全身上下沐浴一番,换了一身衣裳,全身香气袅袅,还特地抹了红的胭脂,这才款款往正扬那走去。正扬等了楚乔许久,见她姗姗来迟,忙抱住道:“让我好等。”

楚乔嘟嘴:“我要伺候完夫人才能脱开身的,还盼望着少爷有一日让我做了主子,这样也好日日夜夜陪伴身侧了。”

正扬早就耐不住,双手不规矩游走,只迷糊道:“好说…好…”

“唔~”

入夜。

--------------------------------------------------------------------------------------------------------------------

好了,亲爱的读者大大,我们也不要YY了,午安。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