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梅管家纪事》梅管家 反攻 梅管家纪事紧缚

更新时间:2020-02-08 12:07:52

《梅管家纪事》梅管家 反攻 梅管家纪事紧缚 连载中

《梅管家纪事》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杏花微影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梅思玉,老张

杏花微影新书《梅管家纪事》由杏花微影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梅思玉,老张,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梅思玉飞快的奔回奴仆营,匆忙洗了把脸,领了两个馒头,自己吃了一个,另一个暗揣在怀中。要立即送去给凝露是来不及了,只能在做工时找时...展开

《梅管家纪事》免费试读

梅思玉飞快的奔回奴仆营,匆忙洗了把脸,领了两个馒头,自己吃了一个,另一个暗揣在怀中。要立即送去给凝露是来不及了,只能在做工时找时间送去。

梅思玉所住的地方是七营,花匠老张住的是三营,也就是第三排房屋,每排房屋前有一大片院子,所以虽然隔了四排房屋,距离也不近,自己是张花匠的学徒,便需提前去等师傅,不能等师傅来叫自己上工,匆忙背了工具篓子,向三营奔去,奴仆营侧旁的主干路上,已有许多和自己一样的学徒在匆忙奔走。

梅思玉正急走着,快到三营时,“哗啦”一声,路边矮树丛中钻出一个人,吓了梅思玉一跳,仔细一看却是曹六,也是一样的背着工具,曹六歉意的笑笑道:“出来得急,解手都顾不上,只好在旁边方便方便了,没吓着你吧?”梅思玉笑笑说声不妨事,继续向前急走,曹六也匆忙向四营方向奔去。

到了三营院子,老张已在整理工具了,见了梅思玉,打量一下笑笑道:“你这娃子晚上没睡觉么?怎么熬个兔子眼。”

梅思玉上前一面帮忙整理一面笑道:“师傅,您老儿眼神厉害,我昨晚上可不算是没睡么,昨晚上去照顾那个凝露了,可折腾了近一宿。”

老张一惊,忙问道:“你自己去的?有没有告诉管事?”

梅思玉笑道:“徒儿可没那那么笨,我找李管事拿了条子去的。”

老张这才回复了常态,点头道:“嗯,你娃儿机灵,倒是知道要拿条子,哦对,那个凝露其实也不必担心有事儿,宫中药师给治过,若是有事儿,他们也要担责的。”

两人一边低声说话,一边收拾了工具向宫内走。

梅思玉道:“师傅,您老儿还说呢,凝露说晚饭都没给他送,发着烧的人,连水都没一口,若是真有事,药师还给偿命不成。”

老张笑道:“这事儿你别信口胡说,昨日我也听得真真的,既然说了有人送饭,绝对是错不了,若是真无人送饭送水,从上到下都要问个罪的。”

梅思玉听了心中疑惑,又想起凝露狡猾多变之态,情知定是自己被凝露耍了,摸摸怀中的馒头,有些无奈地摇摇头。

两人路过金蕊宫,梅思玉向老张说了声,便匆忙进去看一眼,果然,看见凝露正坐在廊下,面前摆着一碗米粥和一碗药汤,因双手筋脉刚断,无法动弹,一名仆役正喂给他吃。凝露见了梅思玉,笑了笑道:“小花匠,又来干什么?晚上再来给我换药吧。”

梅思玉无奈地道声:“好吧,我晚上再来。”便匆忙跑出去寻老张。老张见了梅思玉神色,笑道:“怎么样?是不是正吃着呢,你师傅我说得没错吧?”

梅思玉点点头道:“我晚上再来照顾他吧。”

老张笑道:“你这娃子倒是心善,来便来,只是记得与李管事要条子。”

两人说话间七拐八绕的来到另一处偏殿,建筑样式与方才的金蕊殿相同,应该是对称的两座偏殿,殿上匾额写着:“玉沁冰菡”,玉沁殿一进门左右是两座对称的抄手游廊,游廊中间铺的是白色云石,左边是一座小花厅,配着厅前藤萝架子,右边则是一片荷池,配了亭台小阁。

梅思玉对着这美景正看得感叹,老张道:“这是玉沁殿,咱们今日要做点细活,你要仔细学。”又打量梅思玉一眼道:“衣裳倒还干净,不过这头发毛毛燥燥的,怎么不梳梳。”梅思玉笑道:“师傅,难道花匠还要讲究头发齐整?”

老张笑骂道:“你知道啥,咱们今天是要打理花厅上的名贵花草,要上花厅,仪容也是要讲究的,诺,衣服要干净,鞋还罢了,袜子要干净,头发要梳整齐,手脸俱要干净。”

梅思玉一吐舌,笑道:“徒儿连梳子都没有。”

老张从身上翻出一个小布袋子道:“早给你备好了,算是师傅补送你的见面礼吧。”

梅思玉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柄新木梳,还有一双新布袜子。忙笑着称谢。老张熟练地解开梅思玉用布条随意束起的头发,快速梳整齐仍用布条扎好,道:“好了,记着以后上花厅去一定要打理好仪容。”

老张带着梅思玉来到花厅前,先从背篓中取出一只布包,打开布包,尽是一些精致的修剪工具,泛着乌铁的光泽,已不知用过多久了,检查过工具,用布包好带着,两人在台阶下脱去鞋子,只穿着布袜踏上台阶,花厅里静悄悄的并无人在,老张的声音却仍压得低低的,道:“记得规矩,咱们做奴仆的上花厅必须脱鞋,不能弄脏了地面。”梅思玉有样学样,两人上了花厅台阶,里面铺了淡米色织深红色云纹的地毯,一整套的檀木雕花家具,让梅思玉看得眼直,雕工精美,古朴守拙,当年曾在北京一家酒店的总统套房见过一套广式雕花檀木家具,拍卖要价1500万美金,这一套可比那一套好多了,再看地毯,梅思玉一眼认出这是纯羊毛的,也许还混了真丝,既坚韧又有光泽,自己在酒店陈设方面一向主张天然环保,这么大的手工地毯应该至少价值100万美金,啊呸,什么美金,也不知美金对这里银子的兑换比率是多少,嗯,反正肯定是巨贵。

左顾,博古架上非瓷即玉,右盼,纯手绣的纱帘随风飘拂,梅思玉连连吸气感叹,老张似乎料到梅思玉会这种反应,也不着急,待梅思玉终于把目光收回,方笑道:“你这娃儿这回算开眼界了吧,早哩,这只是个花厅,若是你到了正殿可不该把眼珠子瞪出来。”转身向花厅与玉沁殿相接的露台处走,一边说道:“第一回来这里的没有不看傻了的,咱们这些乡下人,几世也修不来这样的享用,看看也是福气哟。”

那露台与玉沁殿的一个侧门相接,露台上是几个乌木花架,错落有致的摆着五六盆一看便非凡品的花草。

“这是灵鹤兰,花朵似仙鹤起舞,你看,这仙鹤头顶上还有一点红,这就是灵鹤兰中最名贵的丹灵了,这一盆是去年万花谷谷主送给宫主的,宫主甚是喜欢,现下是夏天,到了秋天这兰花要搬到暖房里去。”老张说起花木来如数家珍。梅思玉听得有趣,不时询问些问题,老张连连夸奖梅思玉问得好。

老张取了水缓缓浇了灵鹤兰,又取了一只三齿的小铁叉子松土。屏息静气的小心万分,弄得梅思玉跟着也不敢大声呼气了。

打理完灵鹤兰,便是旁边的一盆菟丝仙萝,纤细如丝的萝蔓顺着一支细竹竿爬到花厅侧的美人靠,若是坐在美人靠上,正好可以观赏围绕在栏杆外侧秀美而浓密的纤细叶子,有几处已开了红色小花,更是雅致脱俗。这菟丝仙萝与花厅环境设计得相得益彰。这盆花的打理却简单,只是简单的松松土。

老张一一讲解道:“这花喜阴喜干爽,不能浇太多水,若有发黄的叶子,要用这个小剪子剪去,有贴在其它叶子上的落叶,不能用手,要用这个小铁镊子夹去。”

接着又打理了几盆,这些名贵花卉打理起来果然费事,老张一边打理一边教授,安怡学得很快,不多时已能从打打下手变为自己动手,老张连连夸奖,道:“你这娃儿可是心灵哩,一个月后的考较这回可放心了。”

梅思玉忙问怎么回事,老张便介绍道,新收的奴仆由师傅带了一个月后,便要由宫里考察干活的情况,例如劈柴的,便是一齐比试相同时间内谁劈得多,种菜的便是考较各类菜的种法,至于花匠,算是粗使杂役里的细活了,比较复杂些,考察各类花的花名、习性、种养方法等。今年分配来当花匠的只有梅思玉一个,倒不存在比试,但宫里也会派出人来考问的。梅思玉心道:“自己从小到大,最不怕的就是考试,这也没什么。”自此更是留心记忆老张讲授的种种花草习性和种法。

虽然只是五六盆花,但却侍弄不快,一个上午很快耗完了,一点也不比打理庭院里的普通花草省时间。两人小心地清理了地上的土迹水迹,退出了花厅,在厅外穿上鞋,打水清洗了工具,收拾停当,老张方吁了口气道:“行了,歇一会儿吧。”

两人便找了一处花荫坐下,太阳正当空,花荫下阳光点点,凉风习习,梅思玉索性躺下,眯着眼从树叶间看那斑斑光点,忽然扑哧一笑道:“师傅,昨天那四个灰衣服的侍卫从我头顶飞过,我还以为是——是——仙鹤”梅思玉话未说完,就看见头顶又是那四个灰衣人象仙鹤一样呼呼的飞过。

两人忙爬起来,老张低声道:“这是宫主的近卫,快!宫主来了!”两人手忙脚乱的整整衣服站好,这当儿只听那四个灰衣人已在游廊上伏地行礼道:“恭迎宫主!”

片刻间,游廊上一行侍女和侍童出现,拥着紫渊和一位身穿粉衣的美少年,紫渊面上带笑,揽着那粉衣少年低语什么。

梅思玉和老张两人照例在游廊下的花丛畔跪下行礼,这回梅思玉已熟悉了,待一众人马过去,便和老张爬起来寻地方站好。

紫渊和那粉衣少年进了玉沁殿,没一会儿,侍从已在张罗备沐浴的热水,又过了一会儿,一名侍女急忙出来,到两人面前道:“宫主有令,要各色鲜花若干,快快准备。”老张忙带着梅思玉在玉沁殿周围采了一大捧十余种鲜花,捧了给那侍女道:“这位姐姐看这些够么?”那侍女点头道够了,又让把月季上的刺全削干净,这才捧在盘上进殿去了,片时又出来,向梅思玉招手道:“这位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