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春风不渡奈何桥》春风不渡奈何桥孟孟 腹黑攻 春风不渡奈何桥御姐

更新时间:2020-03-19 16:02:48

《春风不渡奈何桥》春风不渡奈何桥孟孟 腹黑攻 春风不渡奈何桥御姐 连载中

《春风不渡奈何桥》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北城倾雪分类:玄幻言情主角:金福,苏三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春风不渡奈何桥》的小说,是作者北城倾雪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苏三见我发怔,皱着眉毛道:“想什么呢?脑子被雨淋傻了不成?还不快过来!” 我摇着头叹息了两声,我刚刚怎么会觉得苏三其实长得很帅呢...展开

《春风不渡奈何桥》免费试读

苏三见我发怔,皱着眉毛道:“想什么呢?脑子被雨淋傻了不成?还不快过来!”

我摇着头叹息了两声,我刚刚怎么会觉得苏三其实长得很帅呢?他明明就很丑!还是奇丑无比的那种。

我追到苏三身边一把将他手中的纸伞抢了过来,然后就扛着这把能把我全部遮住的伞大摇大摆的往山顶上走。

拿包裹的小厮见状立即将苏三纳于伞底,二人在我身后跟着往山上去。

山顶上,一片开阔,青山依旧,绿水环绕,山间林木中,隐隐露出几角楼阁。绵绵雨幕中,有悠扬的读书声传来。

“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

斜飞的细雨中,有人前来迎接。

“来人可是苏三公子?”

“正是学生。”苏三说着将我往前推了一步,“这便是学生的表弟花几肆,日后就有劳先生照应一二了。”

我抬起头,刚好瞧见苏三正悄悄的往那人手中塞了几个银**。

那人长得一副倒霉催的歪瓜模样,与昨日我到陈府时见到的那个开门的家丁不逞多让。我见他不动声色的将银子拢入袖中,嘴里还在说着:“那是自然,既然是绿湖书院的学生,老夫自然有责任照顾他周全。”

苏三微微一笑,作了一揖道:“有劳先生。”

那人挥了挥手,道:“好了,人留下,尔等请回吧。”

苏三摸了摸我的头,道:“好了表弟,我这就回去了,改日与干娘一起来看你。”

见我点头,苏三便从怀里摸出一包东西塞给我,然后就转身走了。

我将那纸包打开一角,瞧见是我昨日觉得味道很不错的绿豆糕。

来时的小厮已将包裹交给了来接我的人,也跟着走了。

我瞧苏三在山道上的身影越来越远,终于忍不住在心底一叹:其实……苏三这人挺不错的,就是……骚包了一点儿……

来接我的那人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走吧,我先帮你安排住的地方。”

细雨斜飘,丝丝绵绵。

我扛着个伞屁颠屁颠的跟在那人身后,随他来到了一处阁楼。

那人将我安排到二楼一个房间里。带我来的这人说他叫金福,是书院里安排接待新生的。日后有什么难处可以去找他。

他说这话时,一边将我的包袱往桌上放,一边打量着我瞧不见,悄悄的从包袱一角勾出一件玉佩来,不动声色的拢进了袖子。

……这事委实有些愁人。

虽说那块玉是我三两银子淘来的地摊货,没什么好宝贝的,可我却独独见不得有人拿我当冤大头。于是我对着金福把手一指,道:“你把拿我的东西放回去。”

我说这话的时候表情是坦然又从容,语气不急不徐,那叫一个淡定啊!

而且很显然,我的这份淡定也感染了金福。

金福拢着两只袖子,镇定的向我道:“小公子,你方才说什么?”

于是我只好重复一遍:“你偷了我的东西了,给我放回去。”

金福大惊失色:“小公子何处此言?金某人做事一向光明磊落,几时做过此等事来?”

“你方才拿了我的玉佩,就是偷了。”

金福一撩衣摆在桌子前坐下了,摆出一副促膝长谈的架势,他看着我痛心疾首的道:“公子小小年纪何以血口喷人?我是拿了你的玉佩,但又如何能叫偷呢?”

我奇道:“不告而取之,谓之为窃也。你一声不吭的就将我的玉佩揣自己口袋里,不是偷么?”

“不是!”金福一脸严肃的道,“这不叫偷!我有告诉过你,所以这不叫偷。”

我越听越稀奇,道:“你几时告诉过我?”

金福理直气壮的道:“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么?你说我拿了你的玉佩,我说:是,我拿了,这就是告诉你了。只要告诉了,就不叫偷,也不叫窃。”

“那叫什么?”

“那叫借。所以,小公子,你不可以再说我偷了你的东西。”

说的在理。可我脑子里却隐约觉得有地方不对。偏又想不起来。

金福他又道:“所以,现在我只是借了你的东西。不是偷东西。小公子,你明白了吗?”

我不明白。

——你们明白了吗?

“可是,别人借东西都是先和主人打完招呼才借了,但你却是借完东西再打招呼。”

金福啧啧有叹的道:“这自古,借东西都是要和主人打招呼的。可究竟是先打招呼再借东西,还是先借东西再打招呼,却没有一定的规矩。世人太过死板,见别人是先打招呼再借东西,自己也跟着先打招呼再借东西。却不知,不管是先打招呼还是后打招呼,只要打了招呼就叫借。小公子,你明白了吗?”

我明白了。

我点点头,道:“原来如此,原来只要打了招呼就叫借,不管先打招呼还是后打招呼。”

金福摸了摸我的头,表情很是欣慰:“儒子可教也。”

我一脸谦虚:“哪里哪里,是金先生教的好。不知金先生在书院里,是教什么的?”

金福咳了一声,道:“所谓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书院也。真正有智慧的人是不会去做那些个抛头露面,显示自己才华的事的。”

“所以……”

“老夫并非是书院的夫子。乃是此书院负责接待新人,管理新生日常起居的。”

我了悟的点点头,然后将桌子上放着的我的包裹推到一边去,将窗台桌上放着的笔墨纸砚拿过来,铺到金福的面前。

金福持着胡子看我忙活,不解的道:“这是做甚?”

我将纸在金福的面前铺好,往砚台里面加了些水,砚出墨汁,道:“既然我的玉佩已经借与先生了,那就请先生给我写个借条吧!”

金福有些怔忡的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极其复杂,在我再三的催促下,他才一咬牙拿起了笔,道:“好吧!既然小公子不信任老夫,那老夫就写一张借条给你。省得你不放心。”

他话一说完,就提起笔来刷刷的挥下一副大字,然后一推桌子,长叹着离去。

我拿起他的借条一看,不由的暗自砸舌。这有大学问的人果然很是了得。这一手狂草写得……我只能连猜带蒙的瞧出个大概:

今日我金芙(福),借花小公子花几死(肆)龙文(纹)玉佩一只,寺(特)立此居(据),回去(归期)无限。

我又对着这张借条看了又看,自觉万无一失,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珍而重之的将它收起放好。

============

借条的毛病花几肆看不出。

你们看出了么?

另外,求下月的PK票。明天就要上战场PK了啊,紧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