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弃妃直播:金主陛下,来翻牌》弃妃直播金主陛下来翻牌百度云陛 免费阅读 弃妃直播:金主陛下,来翻牌虐文

更新时间:2020-03-24 00:09:05

《弃妃直播:金主陛下,来翻牌》弃妃直播金主陛下来翻牌百度云陛 免费阅读  弃妃直播:金主陛下,来翻牌虐文 已完结

《弃妃直播:金主陛下,来翻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九命猫xj分类:婚恋主角:欧阳澈,孙络

主角是欧阳澈,孙络的小说《弃妃直播:金主陛下,来翻牌》此文是九命猫xj原创的婚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恼羞成怒么?”欧阳澈打趣似的问张平。 他怎么说也是看守冷宫的直系长官,关系不能闹僵。 张平脸一红,将脸转向一旁。 他真的很生气...展开

《弃妃直播:金主陛下,来翻牌》免费试读

“恼羞成怒么?”欧阳澈打趣似的问张平。

他怎么说也是看守冷宫的直系长官,关系不能闹僵。

张平脸一红,将脸转向一旁。

他真的很生气啊,相个亲还能带出来这许多后续也是绝了,他突然发现自己跟弃妃们走的太近了,人身大事都让人家知道了个清清楚楚。

不对,应该说凤舞跟他们走得太近了,她自从诈尸醒来,总能找出事来让他们不得不理。

张平突然无比怀念以前的时光,安安静静当差虽然无聊,但很舒心。

欧阳澈还想继续逗张平两句,只听院里一阵刺耳的呼喊:“欧阳澈!”

是赵德容,她本就尖酸刻薄,嚎起来声音也是刺耳的不行,就连碰巧巡逻到此的侍卫们都被镇住了,反应了两秒后,争相恐后的冲入了冷宫内。

观众们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震蒙了头脑,少数则庆幸自己幸亏没带耳机。

突然进来了这许多侍卫,赵芳仪赶忙闭了嘴。入冷宫一年半,她还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阵势。

正蹲在墙边不知在挖什么东西的冉默涵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些人,然后起身,立在墙边。

侍卫们快速打量了一周,最后目光定格在赵芳仪身上,领头的头目孙络问:“刚才是你喊叫的?”

赵德容快速瞥了一眼欧阳澈,小心道:“是……”那语气就跟做了亏心事似的。

“刚才出了什么事,喊什么?”

面对侍卫凶神恶煞的询问,赵德容欺软怕硬的性子瞬间展露无疑,平日里吵起架来气都不喘一下的她此刻磕磕巴巴起来:“我……我……”

略显无助的眼神掠过冉默涵,飘向墙角。

“我想她是被老鼠吓到了。”

侍卫们转身,齐齐看向倚在大门框上看热闹的欧阳澈。这句沉着冷静的回答便是出自她之口。

张平忍不住一哆嗦,又是老鼠……

赵德容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立刻顺下去道:“对,刚才一只好大的老鼠,吓死我了。”

观众们不禁感叹:

“赵芳仪演技不行啊,这么急切很容易让人怀疑的。”

“是啊,表情也太夸张了。”

“刚才到底发生了啥,她居然能跟主播好好配合了。”

“看冉默涵也一脸懵逼。”

“抱走我冉#笑#”

“难道没人发现我沁儿都被吓懵了吗。”

还好巡逻侍卫也没什么城府,更不会把冷宫的事真正放在心上,所以没有察觉赵德容的过分掩饰。

侍卫头头孙络不耐烦的大声恐吓,“以后不准大喊大叫,省的扰了外面人的清净。你们以为自己还是昔日高高在上的娘娘么,下次谁再叫,我就让谁把老鼠活吃下去!”

这些女人搁外面都是正经娘娘,他们平日里巡逻见了老远都要让道的,正面碰上了还要恭恭敬敬的行礼。

而此时她们在这里却要惶恐的听他训斥,想到这里孙络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向着昔日里最受宠的颖妃娘娘凤舞走来。

这位宠冠六宫的娘娘长得还真是极美,若是能沾上一星半点的便宜,也算是享受了一把皇帝般的待遇。

这么一想,孙络心痒痒了,目光中也多了许多猥琐。

同站在门口的张平也看清了孙络不怀好意的模样,但他一个小小的守卫是说不上话的,只能暗自在心底同情了孙络一把。

是的,是同情,张平惊讶的发现,他丝毫不担心凤舞会吃什么亏。

只见孙络昂首挺胸的往前走,突然腿踝一软,脚下一滑,身体失去平衡,不受控制的往前扑去,重重摔到欧阳澈的身前。

是直直摔下去的,隔着屏幕观众们都能感觉到疼。

孙络抬头,映入眼帘的就是欧阳澈的长靴,再往上看就是嫌弃的目光。

他怒气冲冲的起身,岂料腿踝还在软着,根本使不上一点劲,于是又摔了个狗啃泥。

见此手下们不淡定了,忙冲过来架起孙络,两条鼻血从孙络的鼻孔慢慢流出,狼狈又滑稽。

侍卫们立刻一个个呈现出便秘的表情,憋笑憋的很辛苦。

张平暗吸了一口气,别人没看见,离欧阳澈这么近的他可全看见了。

欧阳澈一手置于身前,一手背在腰后,隔开门板与腰肢,再正常不过的样子。

可就在身后的那只手中,一前一后弹出了两颗小球状物,一颗打向孙络的腿踝,一颗令他脚下一滑,才叫他摔的如此完美。

“是谁,是谁敢偷袭我?”孙络这一大叫,鼻子一疼,又流出一股热血。

侍卫们都不明所以,有的还在心底猜测,这大概是孙武位在故意给自己找台阶下。

盯了两秒平静的欧阳澈,孙络甩掉脑海里的念头,目光转而扫向四周。

后宫之中的女子明争暗斗的惯了,处事不惊没什么好稀奇的,反倒武力是她们最为不济的。

除了女人们就只有……,难道,他的手下中有人想看他的笑话?

有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孙络平日里又略微仗势欺人,有人怀恨在心在所难免,所以他才会这样猜忌自己人。

“这里是冷宫,你们还是不要久待的好。”欧阳澈懒懒提醒。

弃妃就算被废了也只能是皇帝的女人,不可以和他人有染,外人更不能随意接触。

明面上的规矩是这样的,尽管私下里大多数人都不会当回事。

但凤舞都这么明明白白的说了,孙络也没有再赖着不走的道理,只好捂着鼻子,干吃了这个哑巴亏,恨恨道:“我们走!”

见这一行来势汹汹的人都走远了,欧阳澈却不急着进去,对张平一笑,道:“谢谢了。”

“谢、谢什么?”

欧阳澈捡起地上的小圆珠,在张平眼前晃了晃。

张平急忙辩解:“我刚才什么都没看见。”

他惧她,但不厌她,所以才没有揭发她。但更多的是,他根本不想蹚这趟浑水。

他一没背景,二没钱财,拼了最大的努力才在宫里某了这么一个上不得台面的职位,谁都不想得罪。

欧阳澈坏笑:“你以为你能撇的干净么?”

“你……”

“放心,只凭我的一面之词算不得什么把柄,这个全当谢礼了。”

欧阳澈说着将珍珠一抛,就进了张平的衣领里,他一时拒绝也拿不出来。

阿房宫里说的好啊,金块珠砾,弃掷逦迤,尤其是宫妃们,最不缺的就是这东西。给沁儿梳妆时,欧阳澈也顺手拿了些做暗器。

这在妃嫔这里不起眼的小珍珠,也能勉强换几个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