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林黛玉的幸福路》类似林黛玉的幸福路的小说 娘受 林黛玉的幸福路GV

更新时间:2020-03-25 12:07:01

《林黛玉的幸福路》类似林黛玉的幸福路的小说 娘受 林黛玉的幸福路GV 连载中

《林黛玉的幸福路》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干煸宅妹子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贾敏,林如海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干煸宅妹子原创小说《林黛玉的幸福路》,主角是贾敏,林如海,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2012年1月22日8点17分,北漂在外不愿回继母霸天下的家,年关留在冷清清公寓,标准宅·计算机·林西。 “敢偷姐庄园号密码??!姐还你超...展开

《林黛玉的幸福路》免费试读

2012年1月22日8点17分,北漂在外不愿回继母霸天下的家,年关留在冷清清公寓,标准宅·计算机·林西。

“敢偷姐庄园号密码??!姐还你超级小熊猫!”

想象着那可恶的盗号贼来不及备份情况下重装系统电脑上东西一夕清零的痛苦纠结,林西带着报复将成的得意笑容伸出安禄山之爪,按下病毒发送确定键的瞬间,鞭炮声声中竟猛听得一声旱天雷?

电路板冒出火花,幽蓝电光传遍全身,一个念头窜过“我错了,我应该等过了本命年这最后一天再行动的”,林西变焦木,彻底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只觉得无比疲惫,上下眼皮似乎长在了一起似得睁不开,勉强能感知似乎处在一个水环境中,动动右脚,就又疲惫的陷入了沉睡。

此时,贾敏刚喝了安胎药,正躺在床上养神,宝瓶打扇,银瓶带着小丫头在外间轻手轻脚的收拾,Nai嬷赖氏亲自拿着帕子满脸心疼的为贾敏拭汉。

忽觉得肚子被什么碰了一下,就像气泡缓缓冒出,又如羽毛轻轻拂过,直挠到心窝窝里去,贾敏喜极而泣。

“嬷嬷,嬷嬷,他动了,他动了,就刚刚,他动了一下。我就知道,我的孩子会好好的!”

不怨贾敏如此激动,贾敏本就体弱,嫁入林家十多年,早年流掉一个男胎,调养多年,才勉强有了这一胎,不想都五个多月了,胎儿还是没一丝儿动静,大夫纵说无事,面色却不好,也不知实情到底如何,如何与丈夫林如海说的。

丈夫与嬷嬷也都说无事,只让安心养着,可贾敏这心七上八下没着落,为此,请了丈夫Nai嬷张氏亲往扬州大大小小寺庙道观祭拜,更是在天宁寺斋僧,洒下大把香火钱,最后还把两个贴身大丫鬟的名字改为银瓶宝瓶,就为了一个吉利。如今,这孩子总算有了动静,贾敏的心终于落下了一半。至少,这不是个死胎。

晚间,林如海自衙门回来,听闻这个消息,一叠声的喊赏,报讯的小厮得了两个十两的大**不算,满府上下俱赏了一月月钱。

林如海,出身苏州林家,祖上曾袭过列侯,今到如海,业经五世。别的勋旧人家多是降级承袭,或者削爵,但林家不同,代代成材,又极会经营,虽“起初时,只封袭三世,”,却是“因当今隆恩盛德,远迈前代,额外加恩,至如海之父,又袭了一代”。

如海本人,便从科第出身。林家虽系钟鸣鼎食之家,却亦是翰墨诗书之族,即富贵又清贵。这才娶得朝中新贵荣国公贾代善的唯一嫡孙女贾敏为妻。

林如海本人十八娶妻,二十中探花,十多年**得意,如今已是三品兰台寺大夫。可惜天妒英才,人生不可太完满,林如海本身是独子,虽没人来分家财,却也没甚可靠兄弟帮扶,只有两房庶出的叔父及其他堂族,却因早年如海祖母打压庶子太甚,不甚亲近。

林如海又端着长房嫡枝的架子,放不下身段,两房叔父自恃长辈身份,也不肯低头。是以,这么多年来,往来礼数尽有,关系却这么不远不近不尴不尬。

林如海单丝独线,虽有姻亲,仍难免生出独木难支之感,只盼着多生两个儿子,不想成亲十多年,别说儿子,连个闺女都没有。

也曾恼过嫡妻贾敏施了手段,但想想,结发之情犹在,到底不好先有庶长子,又有对当年贾敏滑胎的愧疚,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她去了。

贾氏过门五年,仍无一男半女,母亲唠叨不休,林如海心中也不免起了一丝焦躁,看着贾氏委屈的小脸,只好自我催眠,父亲不也只我这个一个儿子么,子嗣不旺,须怪不得她。

父丧母丧岳父丧丧期满又过了数年,林如海都三十有四了,当年同窗孙子都有了,贾氏肚皮仍没动静,林如海绝望了,专门聘了一房良妾李氏,盘算着孩子一生下来就记在贾氏名下。

不想李氏才进门,嫡妻贾敏就传出了好消息,林如海的狂喜可想而知。只觉得,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叶是绿的,花是红的,胃口香干活更有劲了。连要上折子弹劾的那一众纨绔子弟都没那么讨厌了,只美滋滋的傲娇,哼,我林如海的儿子,一定不会长成这种纨绔。

话说林如海这厮,激动地犹如年轻了二十岁,恨不得把自己系在夫人裙带上,只围着夫人团团转,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也顾不得男主外女主内那一套,把一干丫头嬷嬷指挥的团团转,惹得丫头们转脸嘀嘀咕咕的笑,他也不管,还亲自请了自己早已荣休告退了的Nai嬷嬷张氏回来坐镇。

日常一下衙,林如海就进正房看视,把一干美妾通房统统忘在了脑后,林家后院倒了一大片葡萄架没人扶,回头一眼扫过去,却是人人喜气洋洋拜菩萨,求的啥,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张嬷嬷重入林家,本来稳坐嬷嬷第一把交椅的赖嬷嬷如临大敌,凡事都亲自过问,不留一丝儿尾巴在外。一日日过去,见张嬷嬷并不揽权搅事,除对太太怀胎的养护尽心尽责外,不多行一步多问一事,一幅临时支应事了就走的样儿,才慢慢放下心来。

却不知张嬷嬷见她神经绷的紧紧的样儿,面上纹丝不动,心中早鄙视了一万遍,我要有心留下,又怎么会当年老太太一去就早早告退?

一代天子一朝臣,老太太去了,我自然急流勇退不掣太太的肘碍太太的眼,且留几分体面。

老爷这边,那是我一手带大的Nai儿子,我活着,这情分就在,很不用再留在府里捞苦劳,不然,稍有差错,就易磨损这份情分不是?

再有,我退了,才能不妨碍儿孙前程嘛。果然,大儿子随即就被老爷提拔做了府里二管家,单等接大管家的班上位呢。我呀,只管在家含饴弄孙享清福喽。

张嬷嬷很是瞧不起赖氏的贪心势力眼皮子浅,却因着她是太太心腹,不好多嘴。

要说,张嬷嬷对太太贾氏也是很不满的,太太摸样气质尽有,能和老爷诗书唱和,但由仆看主,凭太太倚重的这些贾家来的奴才的轻狂劲儿,张嬷嬷就不觉得这个太太心中能有多大格局,更不信贾家能有太太及太太带来的配房们夸耀的那般好。

张嬷嬷和仙去的林老夫人一样,不满贾夫人老是抬娘家,这无形中是在贬我们林家么。

你们贾家起于微末,自两国公那代才开始发迹,不过几十年的功夫,满打满算将将三四代人,轻狂个什么劲儿?两国公自是有本事的,却天天在外打仗,治了国却没能齐了家,贾家到底没脱掉这股子暴发户习气。

看我们林家,那是商名相比干后人,历经世事;往近了说,我们海哥儿的高祖封了列侯,四代承爵,诗书传家,不仅有你们贾家的功勋富贵,还有你们贾家没有的书香清贵。就这样,我们林家,上边的老爷低调做人认真做事,下边的奴仆们跟着谨慎本分,这才叫家教呢!

人心都是偏的,张嬷嬷心中把林如海当自己另一个儿子,见林如海多年没个一男半女,自然是百般瞧不上贾敏。啧啧,身娇体弱不好生养,善妒无妇德,自己生不出,还不让旁人生,这是打算让海哥儿绝后么?张嬷嬷急的,天天拜一回送子观音。

人心都是偏的,贾敏作为贾家受宠的长房嫡女,自然觉得自己娘家千好万好。

当初初嫁,远离父母,心中忐忑,难免多念了两遍娘家的好。及至适应了新生活,见林家与庶房不甚亲近,林如海又没个兄弟帮扶,只有两个庶出的小姑远远地发嫁了,朝中多要仰仗自己父亲代善,自然得意自家家世。

人心是很微妙的,贾敏享受着这份清净,十分乐意没个小叔子来分家产,没个妯娌来跟自己呛声,却又在心中偷偷鄙视夫家支庶不旺林老太太善妒专房。自然,言行中就带了那么点高高在上的味儿。

等到贾敏总没能有个孩子时,这头好歹顶住了婆婆白眼儿丈夫的迟疑,可心理压力实在是大,想到只剩娘家能仰仗了,犹如溺水的人抓住唯一的浮木救命的稻草,死不松手,自然就更多的提到娘家,直把娘家夸得天上地下绝无仅有,皇室之下第一家。这番心思,张嬷嬷等林家老人,明白,却不肯体谅。

好在皇天不负苦心人,林贾敏多年寻医求药,礼神拜佛,终于再次怀孕了。不想两个月时,激动稍平的林如海终于注意到了杏林高手回Chun堂刘大夫的欲言又止,再三追问之下得知,夫人身体太弱,有流产之兆,须得加倍小心,同时胎稳之前最好不要遽惊遽喜。

林如海不敢告诉贾敏实情,只夜夜陪着贾敏,于夜间按摩打扇端茶倒水,呵护备至。

张嬷嬷自然是知道内情的。论对这孩子的期待,张嬷嬷仅在林如海夫妻之下,是以时时看顾事事小心,尽让着赖嬷嬷进到贾敏跟前现,自己拾漏补遗,不求表功,只求林家子嗣平安无事。

这样,总算平安过了三个月危险期,胎儿稳定下来。等到胎儿满五个月时,仍不见动静,贾敏的心慌了起来。

刘大夫对着林如海,只说夫人体弱胎儿先天不足,动静晚些也是有的,让再等一个月看看。林如海的心再次提了起来,只得又拜托了张嬷嬷一番。

张嬷嬷只说:“这孩子福大命大,必平安无事的。海哥儿只管放心!”

“那尧舜不就在娘胎里呆了三年吗?还有那哪吒。咱们小哥儿定是个有造化的……”

张嬷嬷说的信誓旦旦,林如海稍稍安慰,听嬷嬷说的离谱,忙打断她。

“嬷嬷慎言,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