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淡荷纵情逍遥》荷香淡淡醉逍遥 紧缚 淡荷纵情逍遥GV

更新时间:2020-04-06 00:09:28

《淡荷纵情逍遥》荷香淡淡醉逍遥 紧缚 淡荷纵情逍遥GV 连载中

《淡荷纵情逍遥》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覃未央分类:仙侠主角:孟舸,萧伯纳

《淡荷纵情逍遥》作者:覃未央,仙侠类型小说,主角:孟舸,萧伯纳,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在眉州有很多的外族人,比如安息人、栗特人、西夷人、戈基人、嘉良夷人、白狗羌人、楼兰人、大宛人、龟兹人、勾鹄人、玄月人、摆夷人,这...展开

《淡荷纵情逍遥》免费试读

在眉州有很多的外族人,比如安息人、栗特人、西夷人、戈基人、嘉良夷人、白狗羌人、楼兰人、大宛人、龟兹人、勾鹄人、玄月人、摆夷人,这些外族人互相通婚,和中原人一起生活,久而久之眉州人的相貌异于中原人了,更多的是一种别样的风情。

更有奇特的是高祖皇帝也就是当今的皇帝萧伯纳最宠爱的曹皇贵妃就是栗特人,他常唤曹皇贵妃为‘阿野那’,而‘野那’在栗特语中是‘最喜欢的人’的意思。曹皇贵妃本是眉州人,她自幼能歌善舞,生得也是美丽动人的,因为美丽聪明被前眉州的州牧献给了当时正值青年的萧伯纳,她一出现跳起胡旋舞立即得到了萧伯纳的青睐,曾有诗人诗曰:弦鼓一声双袖举,回雪飘飘转蓬舞。可见她的舞姿多美了。

而这个曹皇贵妃二十几年长宠不衰,先后为萧伯纳诞下两子一女,分别是六皇子萧陨华、八皇子萧夷华、五公主萧丽华。

萧伯纳爱屋及乌的宠爱着这三个儿女,而两个皇子也是聪明伶俐惹人喜爱,萧伯纳曾经想把太子之位传给六皇子,可是大臣们要的是正统储君,废太子之事也就不了了之,可是他既然起了这个念头,那么**里的那群女人就得防着。

而五公主萧丽华是个刁蛮任性的少女,虽然长得国色天香,号称皇族第一美人,但就因为这个刁蛮的性子为他人所恶,但是淡荷觉得这个五公主是真性情的,本质没有宫里头的那些笑面虎恶毒,但是后来为了两个兄长的政权,背弃了大凉的子民,引狼入室,大凉的百姓无一不唾弃她,后来摆夷被灭,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眉州是个拥有异域风情的地方,进入眉州城就看见身穿着本民族服装的摊贩使劲地吆喝着,有胡饼Nai酪、哈密瓜、晶莹剔透的葡萄,又大又甜的蜜桃、苹果、红枣、雪梨;有中原人摆卖的荔枝、香蕉、龙眼、柑橘。还有摆夷人卖的香料、杂耍。平时来眉州的商人都是冲这个香料而来的。

几人辗转的拐了几个弯子,终于到了孟府的大门门口的两边各放着一头狮子,一头正在耍玩着绣球,另一头正在目视前方,双目凌厉,令人胆寒。府门前顶着两根上了红漆的大柱子,门口并排着两个家丁。府门上方挂着一块牌匾,题曰:孟府。

这时有一位穿着蓝色粗布的老人快步走了出来:“郎主回来了!”他睁大老眼看向孟舸身侧的淡荷,惊为天人,道:“这就是六女郎吧!”

“陶老!”淡荷轻轻地叫出久别多年的名字,心里一片酸涩。

苍天,她回来了!

陶老道:“当初女郎离开家时刚到老奴的膝盖那般高,现在都和老奴一样高了,主母见到女郎一定高兴极了。”

孟舸笑道:“我平日里办案回来也没见陶伯你这么开心,看来我在你的心里还不如款儿呀!”

淡荷柔柔地一笑道:“父亲何故起了这般无所谓的醋意?女儿自幼常跑到陶老哪儿催要他讲故事,被我烦透了,而女儿突然离开多年,难以习惯便才生了深切的想念。”她说着扶着陶老的手臂撒娇道:“款儿可是记得您还没有将纯敏皇后的故事讲完呢,所以陶老,您要继续给款儿讲哦!”

孟舸摇头无奈地笑道:“原道你是个长大懂事的了,没想到还这般的娇气。”

陶老在一旁乐呵呵地道:“老奴欢喜得紧,倒没想到女郎会记得那么久,女郎想听的时候就找老奴,老奴随时可以把故事讲给女郎听。不过现在女郎要去见见主母和几位郎君,他们昨天听到女郎往家里赶回来,早早地在家里等着女郎了。对了前天府里来了几位客人,有一个小姑娘和女郎一样小时候一样的调皮,叫粉蝶来着。”

“他们几个到了就好。”淡荷的话刚刚落下迎面而来的是一声娇呼:“主人——”

多日未见的粉蝶飞快地冲了过来,脸上尽是欣喜的笑容,还是像个孩子那样的雀跃,她的身后跟着出来的是妖娆中带着点仙气的万仁深和鱼妖夫妇,三妖纷纷叫了声主人。

孟舸道:“好了,款儿莫要让你母亲等急了,她盼你可是盼了十一年了。”

淡荷嗯了一声看向陶老道:“款儿有空了一定找您给款儿讲故事,到时候您可不能一天只讲那么一点哦!”

“不会的。”

和陶老别后,就和孟舸等人一同进入厅堂了。淡荷含泪看着正坐在右边的椅子上的美貌妇人,疾步走上前几步就地跪了下来唤道:“母亲.”

美貌妇人正是淡荷的母亲姜氏,姜氏的目光早在淡荷进入府门时就一直在仔仔细细地看着她,淡荷越走越近,她的心跳就越发跳得厉害,直到她来到自己的跟前,她的眼泪才失控的掉了下来,伸手扶起爱女道:“款儿,让母亲好好看清楚你长大的模样。”

淡荷又一次哭了出来直呼:“母亲。”姜氏仔细地看着爱女的容貌,又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当下侍立之人,无不掩面涕泣,淡荷更是哭个不住。一时众人慢慢解劝住了。

姜氏用帕子拭擦脸上的泪痕,一一指着坐在她的右侧的几位妇人道:“这是你翁姨娘;这是你郭姨娘;这是你伊姨娘;这是你赵姨娘;这是你艳红姨娘。”淡荷一一拜见过了。她的目光掠过艳红姨娘时,闪过一抹冷色。

姜氏又指着一旁的几个男女道:“这是你大哥哥;这是你二哥哥;这是你三哥哥;这是你四哥哥;这是你五姐姐;这是你七妹妹;这是你小弟弟;这是你大哥哥的师弟陆君遥,他是路过眉州与你大哥哥遇见的。”

大哥哥的师弟?

淡荷看了一眼过去,在孟鸠的旁边果然端坐着一个绝美的白衣少年,那少年的身上有一种气质,那种气质是那种书香世家才有的。

少年微微一笑,如同晨间的盛开的杜鹃花那样美丽。

淡荷忙举步走去与他们见礼,互相厮认过,大家都归了坐,丫鬟们斟上茶来。孟鸠对着淡荷发呆,而年纪最小的孟鹞则是两眼放光,圆骨碌的眼珠子在转动着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年纪稍大的蓝衣少女以手抵住下巴,两眼还在愣愣地看着淡荷,至于另一个小的橙衣少女,看起来怯怯的,可是那双眼睛里尽是妒忌。淡荷的目光冷了些。

众人喝了一口茶后,姜氏问道:“款儿,这些年跟老道长过的好吗?”

淡荷连忙回道:“师父他待女儿很好,在谷里,四季如Chun更不会受冻受冷。练功的时候要爬到最高的山上去,每一次上山女儿都携了几天甚至几个月的干粮上山,还有师兄他看起来不喜欢别人看着他的脸,但是他待女儿很好。”

姜氏抱着她在怀里笑道:“那就好,母亲唯恐你这十一年来过得不好,见你谈论你的师兄,你是不是对他起了念头?”

淡荷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听见她取笑,淡荷道:“母亲又取笑女儿。”姜氏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笑道:“人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款儿例外了不成?”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淡荷心里却不然,她和这个师兄相处的时间也不过几日,哪有什么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

但是她不敢说出来,若是让母亲知道了师兄的身份她一定后悔方才拿来取笑她的话,也不想她因为自己的生活而心疼。

孟舸喝了一口茶后,就搁下茶杯看着姜氏道:“也有例外的时候,款儿刚刚回来你可别吓着她了。”

姜氏笑道:“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说着又问淡荷道:“你身后的几个小子和丫头也是从谷里带出来的吧?”她看着粉蝶道:“这个粉蝶与你小时候很像。”淡荷含笑不语,看着一旁的万仁深和鱼起,二妖抽搐的眼角令她的心情好了许多,她没敢将他们几个的年纪告知她的母亲,若告知了,母亲一定睡不着觉,所以还是不要告诉她的好。

“是的。”

“下个月初二你就十五岁了,真快,母亲记得你小时候还扯着母亲的裙子Nai声Nai气地叫着母亲,如今,你大了。”姜氏的声音又低落了下去,说着眼角瞥见了呆滞的孟鸠,不由得出声笑骂道:“你做甚么?”

孟鸠回道:“六妹妹好生美貌,令孩儿无地自容。”

“噗嗤——”坐在他旁边的孟鹤喷出一口茶,身后的婢女连忙拿出一条帕子给孟鹤拭擦,所有的人都捂着嘴笑着。

孟舸叹气的摇头道:“你以后不要再乱用成语。”

孟鸠显得无辜极了,看着旁边的师弟道:“难道不是用无地自容比喻吗?六妹妹本来就生得好看,赛过天仙,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知比不上妹妹,采此成语何错之有?”

孟鹞道:“父亲孩儿觉得大哥哥此言不错。”

孟鸠当即给孟鹞一个眼色。

孟舸为此感到无奈。

姜氏抿嘴笑了笑道:“莫要再与他们纠缠在这个话题上面了,相公如今款儿已经回来了,想必饿了,款儿可饿否?”

淡荷道:“岂不无饥饿之感?”姜氏看向身后的一个中年妇人问:“午饭可传好了?”

“已好,就等着郎主和主母郎女郎君姨娘们一齐往后堂用午饭。”

姜氏看着丈夫道:“相公。”示意他做主安排一下。

孟舸对着陆君遥道:“陆家阿郎一齐吧。”

陆君遥到没有拒绝,毕竟淡荷回来是意见喜事,谁也不想坏了气氛,当即道:“伯父客气了,小侄正是仰慕令爱,能与令爱共进午餐实为荣幸。”

蓝衣少女也就是淡荷的五姐姐孟袅儿道:“这便是《诗经》上所说的关雎?陆家阿郎,要想娶得我这个比天仙美上千倍万倍的妹妹可不是一首《关雎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