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栖凤台》漯河栖凤台门票 全文阅读 栖凤台同人志

更新时间:2020-04-19 12:11:40

《栖凤台》漯河栖凤台门票 全文阅读 栖凤台同人志 连载中

《栖凤台》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韩小瓦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静明,俞思远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韩小瓦原创小说《栖凤台》,主角是静明,俞思远,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当生为上位者,手中握有生杀大权的时候,人命有时候真的不算什么。尤其是当你看其他人时,只需要采用一种俯视的方式,那么人和蝼蚁并无区...展开

《栖凤台》免费试读

当生为上位者,手中握有生杀大权的时候,人命有时候真的不算什么。尤其是当你看其他人时,只需要采用一种俯视的方式,那么人和蝼蚁并无区别。

也许从某个角度上来讲,昭瑜也是蝼蚁。但对于静明师太这样的人,碾死她用不着费昭瑜一根小指头。

平日闲来无事,花几两银子买个清净,对昭瑜来说只是小事一桩。但当静明触及到了她的底限,为了自保,她不会手软,也无需手软。

静明是个聪明人,昭瑜话里的弦外之音她听得明明白白,因为明白,所以她怕了,后悔了。她甚至不想再在茉园待下去,恨不得今日根本就没来过国公府才好。

昭瑜好整以暇的摇着团扇,这是前几天顾承绰送来给她们姐妹的新扇子。两柄团扇一模一样,上头都绣了猫扑蝴蝶的花样,只不过昭瑜这个是月季花,顾昭慧的是牡丹花。静明不敢再随意说话,屏声静气的在心里斟酌着要怎样挽回今天的失误。她暗自庆幸,昭瑜到底还是个闺阁姑娘,那一番话也不过是敲打她而已。也幸亏今天敲醒了她,否则她日后万一在哪位夫人的面前捅了这样的篓子,那就不仅仅是敲打几句就可以解决的事了。

昭瑜给她留了退路。

廊下的黄鹂鸟叫得欢快,有小丫头逗鸟的嬉闹声传来,夹杂着婆子们跟着凑趣的笑声。屋子里静悄悄的,半晌,静明终于缓匀了气,咽了口吐沫,用略显干涩的声音道:“国公爷和姑娘都是心善之人......”只一句便没了下文。

湘妃竹帘子被人掀了起来,望月从集玉堂回来了。静明师太像是看见了救星,忙着站起来道:“不知太夫人可有空闲了?”

“太夫人还在和夫人说话呢!”望月笑道,一面有些诧异的看着静明师太。不知她怎么一副迫不及待想走的模样,这老东西什么时候有过这种表情。

静明师太听了不仅没有失望,反而松了口气一般的对昭瑜道:“看来今日贫尼来的不巧了,既然太夫人不得闲,贫尼改日再来。”是非之地不可久留,至少今天是不能再待下去了。

“如此也好,望月,送静明师父出去。”昭瑜没有留她,今天已经把她吓得够呛了。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大可不必把她逼到死角。逼急了,兔子还咬人呢!何况,看静明的样子,大概也是一时太过飘飘然,有点摆不正自己的位置了。

静明师太忙朝昭瑜合十行了个礼,快步走了出去。望月探究的看了静明两眼,跟在她身后送了出去。不多时,望月回来讶异的对昭瑜道:“今日倒是奇了!精明师父竟不等太夫人得空,连三房也不去,从咱们这儿走了就直接奔二门去了。”

她得回去喝口定惊茶,怕是一刻也不想多待呢!昭瑜笑着指了望月骂道:“什么精明?是静明!你小心这话让人听了去,到时说你不尊重。”

望月也不怕,还是一脸笑嘻嘻的:“本来就是精明嘛!那算盘打得,比咱们家的账房还响!眼珠子里都透着算计。每回她过来,我瞧着她看姑娘的眼神,就跟看见了银子似的。上回来的时候,还哄了蔻儿五钱银子的香油钱呢!呸!我看她是六根只净了五根,还剩一根贪念未除呢!”

可不就是六根不净么!要不然怎么天天往红尘里钻呢!

静明倒还好说,吓吓她也就行了。只是俞思远......昭瑜盯着团扇上绣的两只淡黄色的小猫发起了呆。他是什么意思?喜欢她么?不会吧,他和她虽然见过几次面,可大多都是小时候的事了。那个时候昭瑜每餐饭都吃到自然撑,还天天点心零嘴不断口,长得像个包子似的,他喜欢她?好吧,就算她的魅力大到让俞思远从那个时候就惦记上了,可她从来没想过和俞思远有任何的可能性。那个人小时候是块木头,长大了是个愣头。昭瑜想找的是一个像她家老爹那么帅的男人呢!俞思远差的远了,虽然他长得也还挺斯文的。

而且,看看他那做派!真让人看不上眼。他作为事主之一,关心一下她的伤势无可厚非。若是真想知道她的伤好了没有,直接上门问顾承绰不就行了。长公主再招人不待见,和俞思远也没什么关系。难道他还担心顾承绰让人把他打出去?咱们家可是讲理的好吧。他这样偷偷摸摸的,还自作聪明的找了静明做传声筒,别人知道了怎么看?没事也变成有事了!

想来想去,昭瑜发觉自己好像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沾上了一个麻烦。而且,这麻烦还不是她能轻易甩开的。毕竟她控制不了俞思远的想法,要是顾昭宁在就好了,由他出马去找俞思远说清楚,省得日后再生出什么事端。

越想越烦,干脆先不想了。昭瑜扔了扇子,招呼望月过来帮她分线:“又去和翡翠聊天了?”

“太夫人发脾气呢!谁敢聊天。”望月皱了皱鼻子,“我去的时候,院子里连个人影都没有。翡翠姐姐远远的站在茶房里头探出个头来朝我招手,还一边杀鸡抹脖子的使眼色。吓得我还以为出什么事了,一问才知道太夫人正生夫人的气呢!”

果然......昭瑜往鞋面上插了一针,使了使劲没扎进去。燕来这丫头,鞋底纳的还真实在,足有一个指节那么厚,不费些力针都穿不过去。

“不知道赵姨娘怎么样了。”昭瑜嘴上问着,语气却没有多么关心。不知怎么回事,不像对陈姨娘和郑姨娘,她始终觉得赵姨娘不是这个家里的人,而是一个从府外搬进来的暂住的外人。

望月摇摇头:“早上姑娘走了以后,吃过早饭,姚妈妈就去庆颐堂打听了,这会儿都还没回来。”

“舒云呢?”昭瑜回来还没看见她。

“去找李婆子打听倚柳的情形了。”在得知倚柳定亲之后,望月再提起她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当初那样的沮丧,换而之的是欢喜,“听说那家人好像已经准备好了,只等过了中秋就来下定。”

“真的!”昭瑜也觉得心情明快起来,把俞思远带来的不快丢到了一边,“等定了日子告诉我,我给她添妆。到时候她出嫁,放你们半日,都去给她送嫁。”

望月雀跃不已,开始跟昭瑜讨论给倚柳添些什么好。两个人兴冲冲的,倒像是明天倚柳就要出门子似的。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