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战神魔妃》战神魔妃冥河决战 小说 全文章节 战神魔妃激H

更新时间:2020-04-25 16:05:14

《战神魔妃》战神魔妃冥河决战 小说 全文章节 战神魔妃激H 连载中

《战神魔妃》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敏懿分类:仙侠奇缘主角:梦里,都随

《战神魔妃》作者:敏懿,仙侠奇缘类型小说,主角:梦里,都随,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看到她的一刹那他疯了。他上前抱住她,震断了她手上的镣铐。抱着她飞上岸边,轻轻地将她放在草地上,他吐出自己的内丹导在她胸前。 他燃...展开

《战神魔妃》免费试读

看到她的一刹那他疯了。他上前抱住她,震断了她手上的镣铐。抱着她飞上岸边,轻轻地将她放在草地上,他吐出自己的内丹导在她胸前。

他燃烧自己的生命,将所有的灵力全部导出,他一遍遍输送他的灵力给她,她没有反应。

他不甘心,他一遍遍尝试,他一遍遍用禁术搜刮自己的每一寸经络,榨取每一分灵力。

只要她能活,他就算把自己的生命给她也无所谓。可惜!他失败了,无论他试了多少种方式,无论他用了多少灵力。

就算他愿意用生命来换她,可是老天不会给他这样的机会了。

他一遍遍呼喊她,她没有回答,她的手腕不再流血。她的嘴唇不再干裂,她的全身都是冰冷的。

因为她已经死了,被他害死的,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他对自己说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上天怜他千年孤独,给了他第二次机会,让她回到了他身边,可是他做了什么?

他一次次推开她,假装不认识她,他伤害她,羞辱她,百般虐待她。她落水之前就快死了,她受了这么多的苦。

终于,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带走了她,带走了他所有的希望,不可以,他仰天大吼“不……”

老天爷,你不可以这样残忍,你不能带走她。她是自己仅有的了,没有了她,自己怎么独活?

怎么再扛过下一个千年?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泪流满面,他一遍遍地吻着她的手,吻着她的唇。

告诉她他有多想念她,他有多渴望她,可惜太晚了,她永远听不到了。

天黑了,不知什么时候,十三狼围在他跟前,他们默默站立,集体默哀。

他们感受到他的痛,他的悲,孤狼猜对了:他才是那个最痛的人,他才是那个最伤的人,他给自己挖了个坑,亲手埋葬了自己的最爱的人。

帝释天说对了,失去梵月比杀了他更让他难受,梵月果然是他的弱点。他此生最重要的人,他紧紧抱着梵月,全身都在颤抖,他压抑不住内心的悲痛。

孤狼犹豫半天,不希望梵月带着暗夜的误会死去。

终于跪下,对暗夜说:“陛下,月姑娘已经去了,请陛下珍重自己。属下有一事向陛下禀明,月姑娘绝不是滥杀无辜之人。

据洛水之战回来的兄弟回报,在洛水之战中,战神在最后关头放过了所有的魔族人和妖帝。

我想这也是妖帝要救月姑娘的原因。或许,月姑娘从来都没有背叛过你。”

本已经麻木的暗夜突然暴起,他抓住孤狼的胸襟,“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她没有伤害魔族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这和自己千年前看到的不一样。

孤狼吓坏了,赶紧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暗夜觉得自己的头都要炸了,他郁结于心,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他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候像现在一样恨自己。他恨自己的冷酷,他恨自己的愚蠢,仇恨让他蒙蔽了自己的眼睛。

他只选择看到自己愿意看到的一切,他选择伤害她,虐待她,他对她受到的伤害和虐待视而不见。

他如此冷酷,只因为梵月抛弃了他。只因为千年前她没有解释清楚的事,他根本没有去过问她千年之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甚至因为仇恨忽略了梵月身上如此之多的疑点。孤狼的话提醒了他,他抱着梵月,像抱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他怎么这么蠢?怎么会这么丧失理智?千年前的她一定是有苦衷的。

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不相信她。

千年后的她哪怕忘记了他,还是会在梦里记起他。她是不是也如他一样想念着他?

他记起那天在温泉谷她有多急切想知道自己是谁,得到他的答案后她又有多失望。

为什么自己那个时候要那样狠心,让她带着遗憾离去。她的月儿是如此善良,哪怕在洛水占尽优势,决胜关头都没有伤害魔族。

所以她受伤妖帝会照顾她,呵护她。

他一定是知道些什么。可是自己居然这么蠢,对所有的一切都选择视而不见,最终害死了她,让所有的秘密都随她埋葬,自己永远没有机会知道真相,永远不会再拥有她了。

“哈哈哈,”

他仰天大笑:“魔弦,原来你才是天下最蠢的人。你才是真正杀死她的凶手。

月儿,你回来吧!你回到我身边,我可以不要自尊,不管伤害,只要你回来,你回来让我怎么样都可以。

我不会再假装不认识你,不会再伤害你,我只要你回来。

月儿,我怎么可能不认识你,你是我的妻子,我魔弦此生最爱的女人。

我已经为你流放了自己千年,我已经等待了你千年。我求求你!不要再离开我。”魔弦,暗夜真正的名字,魔族唯一的主人。

可惜梵月听不到了,她累了,她睡得这么香,这么甜。在死亡中,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

而神族的玄光镜在这一天突然失去了梵月所有的踪迹,血脉之力再也找不到她。

天音看到玄光镜再无反应,他突然恐惧莫名。

他问一旁黯然站立的天罗,失声道:“爷爷,怎么回事,为什么玄光镜上会没有了月儿的踪迹?您不是说澈儿的血脉之力一定会找到她吗?我们已经失去了澈儿,不能再失去月儿了。”

天罗沉痛地看着天音,对他说:“天音,你要挺住,玄光镜没有了月儿的踪迹。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她已经死了。”

“死了?”天音脸色刷白,他有些眩晕,不可能,不可能!

月儿才离开他十来天,就死了,“啊!”

他仰天发出一声怒吼,为什么?为什么他做了这么多,付出这么多,连自己的妻子都保不住。

他的眼神中充满了怨毒,什么神族,什么天帝,都是狗屁。自己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成为天帝,自己从头到尾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她。

可是自己太懦弱了,在她受伤之际没有挺身而出保护她,任由神族伤害她。让她落到了魔族手中,身死魂消,连尸体都找不回了。

他恨,他恨自己这个天帝有什么用,他就是一个傀儡,任由别人宰割自己的妻子。

他恨哪怕自己当初勇敢一点,选择和她并肩战斗反抗神族,就算是当时死了。也可以和她死在一起,这也是一种幸福,就算是死她也是属于他的。

可是自己退缩了,他的懦弱害死了她,让自己追悔莫及。自己永远都看不到她,她死了,带着对自己的恨。”

天罗看他悲痛莫名,上前握住他的肩膀。

安慰他:“天音,爷爷明白,你和月儿伉俪情深,只是现在她已经身归冥府,我们无能为力了,你放下吧。”

“什么?你说什么?”天音脑海里翁地一声,“身归冥府,无能为力?”

他眼前一亮,似乎想到点什么,他垂下眼帘,没有去看天罗。

他恨:“不,你不明白,天罗,你有这么多的子孙。我只不过是你选中控制月儿的傀儡,你怎么会明白我对她的感情?

我只有她,我只要她。你们不会去替她做的,我会,让神族,大业都见鬼去吧!

从今后,我只为她而活,哪怕为了她,去和鬼族交易。哪怕为了她,我被打入地狱,也在所不惜。

只要,只要她能回到我身边,所有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想法,沉声道:“你说得对,爷爷,我会放下。现在,我有些累了,我想回去休息了。”

说完他转身离开,天黑了。

雪刃峰下,河谷旁,一天一夜,暗夜守着梵月已经过去一天一夜。

他抱着梵月,脸庞紧紧地贴着梵月苍白,冰冷的脸颊,维持这样的姿势已经一天一夜了。

他动也不动,就像一尊石雕,十三狼剩下的九人围绕在他身边,一样站了一天一夜。

下雨了,倾盆大雨淋透了他的身体。从他的脸上倾斜而下,已经分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暗夜的泪水。

他身上被血雾灼伤的地方被大雨冲开,开始流血,染透了他的衣衫。

他眼神暗淡,浑然不觉,还是一动不动。在大雨中尽情宣泄他的痛苦和哀伤。

终于,孤狼忍不住了,这样下去暗夜会彻底垮掉。

他走上前去,轻声安慰:“陛下,你放月姑娘走吧,入土为安。

她已经走了,你让她这样在大雨里淋着,对她也不好。再说,你还受着伤,也要为了魔族保重自己。至少也要包扎一下自己的伤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