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庆长歌》天青唱歌 cp 天庆长歌小说目录

更新时间:2020-04-26 00:03:55

《天庆长歌》天青唱歌 cp 天庆长歌小说目录 连载中

《天庆长歌》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凡华岁分类:玄幻言情主角:常庆,东渊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天庆长歌》的小说,是作者凡华岁创作的玄幻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夜幽城同月行空跟着那位桃红婢女进府后才看清长歌府内的环境。 比起外头的简素,好在长歌府里头还是有些堂堂公主府的气质的。 雕楼小亭...展开

《天庆长歌》免费试读

夜幽城同月行空跟着那位桃红婢女进府后才看清长歌府内的环境。

比起外头的简素,好在长歌府里头还是有些堂堂公主府的气质的。

雕楼小亭,曲径幽深,府内花开娇艳又有湘竹雅致,不失有一番清闲风雅,那青石板地面上飘浮着薄薄的雾气,更是使得这府阁中有了抹仙风道骨的味道。

夜幽城看着这不同于太子的盛安府那尽是华贵气场的公主府心中多少有些另眼相看,一时有些好奇那传闻如此奇妙的公主究竟是何模样,又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月行空像是看出了夜幽城的心思,在他身旁低声道:“听说公主自小聪慧灵巧,于天道修行天生地独具慧眼,五岁起便在万象宫修行参道,沈星楼便是公主的入门师父。”

夜幽城了然点点头,显然这事他也知道一些。

那位国师沈星楼的名气九州闻名,别说是他带出来的弟子,便是能入得了这东渊国首屈一指的道府的人都不是普通级别能概之的。

常庆公主却是皇室多少子弟中唯一一位以金贵之身拜入万象宫首座之下修行的人,传闻公主的道行悟性与其师沈星楼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叫夜幽城十分好奇她的术法到底有多神奇,而这也是他此次特意回京,才第二日便来拜访长歌府的原因之一。

心里想着,带路的婢女却已经在一处停下,夜幽城抬头看了一下,缭绕阁三个字映入眼睑。

婢女向屋内通传了一声,得了同意后这才请了夜幽城和月行空进阁。

廊前四面窗门大开,一眼便能看到外头雅致景色,薄薄的雾气尤如仙云缥缈,淡色轻纱微拂而动珠帘发出玲珑巧响,夜幽城走过房阁正中绘着锦绣花城的屏风,这才看到了左侧正站在书案前一白一黄的两人。

紫檀木书架上放满了古籍书画,案上纸笔繁多却安放整洁,书桌旁还置着一个白瓷花瓶,里头寥寥插着五六朵花瓣剔透的白莲花,显得静雅灵动,而正执笔绘动的常庆一身玉白色轻纱素裙,裙沿衔着细致金线,裙身只绘同淡金色古朴暗纹若隐若现,一头青丝如泼墨,发髻上别一支玉瓷素簪,还有一支垂有一根细链琉璃珠子的金铜古簪,肤若凝脂眉目轻淡,素到了极致却也美到了极致。

眼前的女子无需任何华丽的服饰装着,却自带一股不同一般的高贵凡华,就如是她天生如此与众不同,绝世倾城。

她身后侍立着本也算是貌若佳人身着鹅黄色宫服的女子同她相较,更是瞬间毫无可比之说。

月行空就暗赞一声:“谪仙临世,大概也就是如此吧。”

想着再看一眼夜幽城,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又想到一词:绝代双骄。

就是夜幽城这般天之骄子的人,看了常庆这一眼都忍不住眸光一动,只是他向来高冷,因此表面上仍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

同样被惊艳到的,还有侍立常庆身后的笑梦,她眼眯微勾,红唇娇翘,眸光是赤裸裸的惊喜,玲珑心思妙赞未曾想自家公主不愿意主动出击,这夜北王倒是自己先找上门来了,实在是好极,好极呀。

常庆此时见人进来这才放下手中绘笔,比起笑梦她们的讶然她却显得平静许多,她不动声色地将桌上已经绘好的画揭过折起,然后转身从案前走出,轻笑道:“王爷前来,常庆有失远迎了。”

她说着,又吩咐了一旁笑梦还不快奉茶,笑梦听了命笑吟吟地下去煮茶了,却是故意留下阁中几人单独相处。

常庆虽然从未见过夜幽城,但也不影响她知道来的两人中哪个是夜北王,至于另一个……面若颜玉的公子,常庆思索片刻,笑问道:“不知这位先生是?”

月行空讶然,他今日特意穿了一身朴素的常服,常庆却能一眼便以“先生”称呼他,要知道在东渊向来能称“先生”的非夫子则是术师了,再看眼前年轻的公主显然将他看得明白,月行空不免心生敬佩,赶紧行礼道:“鄙人月行空,参见公主殿下。”

常庆暗地里重复了一遍“月行空”三字,不知为何总觉得在何处听过,她道:“月先生不必多礼。”

眼神若无其事地看了夜幽城一眼,意料之中,只听夜幽城道:“冒昧打扰,不知公主可会在意?”

常庆道:“自然不会。”

她引着夜幽城和月行空在缭绕阁内落坐,笑梦同秀意这时上来奉茶,后又行礼下去。

夜幽城很是客气接着道:“实不相瞒,今日前来乃是有一要事想请公主。”

常庆心中掐算,暗想:真直接,竟然一上来就直入主题。

她却故意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道:“若我能帮上忙,自然乐意相助夜北王。”

夜幽城冷傲的神色难得有一丝别的意味,他道:“说来奇怪,本王所求这事已然困扰本王许久,可本王相信,今日请公主相助,定能解开这困惑。”

常庆心中一个咯噔,面上却平静笑道:“哦?”

夜幽城眸光别有深意地望了一眼方才常庆站的书案,娓娓道:“十年前,天罗异妖一战,夜北大军死伤惨重,战局危险,想必此事公主该是有所耳闻的。”

常庆点头:“天庆二十年以来,此乃空前绝后一战,自是知道的。”

“嗯。”夜幽城目光幽远,似是望向了过往,他轻叹道:“本王当时尚且还只是个少年郎,父王也还尚在。”

他顿了顿,神色才恢复先前清冷,看着常庆道:“本王想请公主告知……家父究竟去了何处?”

常庆微微一怔,道:“王爷自知,何必又问?”

她声似缥缈无相:“死去之人,自是去的冥府轮回道。”

夜幽城眸光一暗,他冷声道:“可父王的尸首,本王寻至今日都未曾找到,公主当真觉得,他……是死了吗?”

常庆没有答话,看着眼前盯着她目光如炬的夜北王,她忽然想起一件事,十年前的夜幽城,她与他虽未曾见过面,但她知道东渊出了一位叫夜幽城的公子却是差不多在那个时候。

那一年常庆十岁,入万象宫修行却已经五年了,同宫中的孩童一样,除了多了个修者的身份,她也不过半大而已。

大概是在那年的冬天,朝廷接连收到夜北战败的军情。

夜北军自东渊立朝以来便历代镇守于夜北,除了因为夜北乃边境重地之外,更主要的,是镇那于夜北对立的无妄雪山上,那一个叫天罗的小国。

天罗建都于无妄山之上,无妄山险如天城,一年四季都是漫天飞雪,故而又叫雪哭山,天罗国人口甚少不过万余人,可他们却有一个令人致命的强处,每一个天罗国民皆是天生灵体,善操异术的不凡之人。

相较于其他外族的侵略,对于夜北军甚至整个东渊国来说,天生异能的天罗才是真正令人忌惮的一国。

而十年前冬季的那一场大战,天罗出了一位不出世的妖师,竟操控妖界魔物编制为军队同夜北大军展开大战。

妖物本非人,本不该轻易被人操控,更不可能会出现在人界,那位妖师却不知用了何诡术,仅他一人却可以操控万千妖兽与凡人对峙。

而妖本命强过于人,夜北军就算在九州众人眼中是如何的所向披靡,那一刻却是真正叫人明白了人命脆弱这一事实。

整整三十万大军,却不过一朝之间,尽数成为血肉枯骨的场景,不管过了多久夜幽城依旧历历在目。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