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宫闱浮尘》宫闱血下册全文免费 无广告 宫闱浮尘古代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20-04-26 00:07:11

《宫闱浮尘》宫闱血下册全文免费 无广告 宫闱浮尘古代言情小说 连载中

《宫闱浮尘》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我爱叉烧饭6分类:古代言情主角:福晋,宛舒

《宫闱浮尘》是我爱叉烧饭6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宫闱浮尘》精彩章节节选: 日子又过了半个月,太后却忽然传了旨意到和亲王府 太后说要见一见福晋和世子。弘昼回宫已有许久,可一直未让福晋正式进宫问安,前些日子...展开

《宫闱浮尘》免费试读

日子又过了半个月,太后却忽然传了旨意到和亲王府

太后说要见一见福晋和世子。弘昼回宫已有许久,可一直未让福晋正式进宫问安,前些日子说是抱病,太后这次亲自召见,无论如何不能再躲了。

和亲王府—

临近除夕,宫中却传来了消息,说是太后要见见福晋及嫡子。弘昼

送走了传旨的奴才,便命人去后院唤来宛舒及孩子

天气越来越冷,弘昼身上的旧伤复发,连门都出不得,他坐在房中,轻轻转着手上的扳指,目光投向窗外朝这走来的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伺候的奴才给那二人打了帘儿进来就退下了,这是和亲王府的规矩,下人极少,弘昼更是知道哪些是宫里头派下来的,素日里都说自己常年在外不喜人多伺候。

只见一妇人携着小孩子进来,俯下身子行礼

“妾身给王爷请安”

弘昼站起身来双手扶起她,妇人眉目柔和,别有一股小家碧玉的美。

弘昼一手拉住那妇人的手,一手抚上孩子的脑袋,那孩子不过六岁,虎头虎脑煞是可爱,眉宇之间像极了宛舒,平日里也很是乖巧可爱。

他挥了挥手让房内伺候的两个人都下去,才放开了妇人的手,弘昼伸手摸了摸那孩子的小脑袋

“麟儿乖,这里一切可还习惯吗?”

那妇人见四下无人,闻言便拉住孩子跪下

“妾身母子三人本是孤儿寡母,夫君死后便无处可去,多谢王爷收留妾身母子,如今以嫡福晋和嫡子身份相称,妾身更是受之有愧”

弘昼见此急忙拉起二人,他亲自躬身抱起来那孩子

“大哥于我有恩,若非因我执意回来,也不会令他……大嫂本就是满族人氏,如今难不成做了我的福晋委屈嫂子了不成?”

宛舒见他还是如此诙谐也跟着笑了

“王爷说的哪里话,只是怕如此一来,有人要误会王爷了,耽误你觅得佳人”

弘昼示意她坐下,亲自为她倒上茶水笑道

“呵,无妨,我这一世都不会再娶亲,若非如此,多少王侯将相将他们的女儿塞给本王,本王还要谢谢嫂嫂呢”

那妇人坐在了弘昼对面,这屋子里格外的暖和,安逸的日子过久了,她都要忘记自己也曾是刀尖上行走的人了,她看向杯中的茶水,滚烫的热水将茶叶冲泡开,自己就像这茶叶一般,在命运的水流来临之时无法反抗,她笑了笑

“王爷既也说了掩人耳目,莫在这样唤妾身了,叫我宛舒便好”

弘昼见她眼中浮起一层雾气蒙蒙,便知道她又想起了旧事,他挠挠头

“是了,太后今日想要你与麟儿觐见,嫂嫂….宛舒你本是满族人氏,有什么便说什么,不必紧张”

清朝入关后,已历经四朝,满汉通婚已是常见。百姓虽是汉族人,往上论几辈,总会和满人挂上点关系。

宛舒的祖父曾做过康熙时期的六品小官,祖上是正经的吴扎库氏,只是后来出外闯荡,跟着夫君,便也改了汉人姓氏称吴

她点了点头

“是”

弘昼一手拉过孩子将他一把抱了起来

“麟儿,从今往后你的名字就叫永璔,我就是你的阿玛”

那孩子不哭不闹乖巧的很,眨了眨大大的眼睛点头道

“永璔明白了”

弘昼为他捻起一块点心,宠溺的看着他吃下,他知道自己这一世怕是没有子女之命,可是大哥临终托付,从今往后,这个孩子就是自己的儿子,如同亲生

“宛舒,你祖上也曾是官宦世家,想必规矩你也懂得些”

宛舒心下了然,回京的这些日子,府中也有嬷嬷教导

“妾身明白”

弘昼看了一圈儿才想起自从进来就没看到小丫头的身影

“诶?安晴呢?”

宛舒笑了笑

“在后房玩闹呢”

这个丫头生性顽劣,还不如弟弟安静

弘昼看了看天色不早,将那孩子从腿上放了下来

“好,那你带着孩子去准备准备吧”

“妾身告退”

宛舒便站起身来行礼告了退,带着小孩子出了暖阁的门

慈宁宫—

清晨一大早,崔嬷嬷就来告诉太后,和亲王福晋觐见来向她问安

宛舒身着一身宝蓝色滚边镶金正冬装旗服,拉着身旁的永璔盈盈跪拜下去。

“臣妾和亲王福晋宛舒携子永璔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万福金安”

太后坐于上方,她摆了摆手笑道

“快平身罢”

宛舒抬起头,一双温婉的眼睛嵌在如玉的面庞上,太后细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子,虽是清秀温婉,姿色也只能算一般,怎么能入了弘昼的眼,不过也好,这样的女子没什么母家地位,也是适合他。

太后换上一副笑脸

“清漪,赐坐”

宛舒便拉着永增站起身来坐到一旁

“谢太后”

太后看了看宛舒身旁的永璔,招招手,永璔也很是懂事聪慧,乖巧的走了过去。

太后卸掉护甲抚上永璔的脑袋

“这孩子倒是懂事,多大了?可让弘昼取了名字”

宛舒恭敬的回道

“回太后的话,六岁,王爷取名永璔”

太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

“弘昼在外这些年,也亏得你在他身边,他在哀家面前便时常夸你温婉大方,只是还不知你是何氏,祖上是做什么的”

宛舒一听果真如弘昼所料

“回太后的话,宛舒祖上,祖父本是京城的都统,因家道中落,宛舒与家人沦落到江南,幸得王爷相救”

太后看向她的脸色,不疾不徐,一点不像囿于深宅内院的妇人。

“噢,如此说来,也是满洲人氏”

宛舒被太后这样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慌,她点头应道

“是”

太后看了看她二人进宫来身边只带了侍女便问起孩子

“哀家听闻你还有一女,怎的不带进宫来”

那女娃还小,眉眼间与去世的丈夫十分相似,性子又顽劣,她怕麻烦便不曾带进来,见太后问起便道

“安晴自幼不曾在京都过冬,入冬后身子不好,怕过了病气给太后,过些日子病愈,臣妾自会带她入宫想太后请安”

太后摸了摸永璔的脸蛋儿笑道

“安晴?倒是个好名字”

她看了看崔嬷嬷,后者便取出一个匣子来,太后接过打开

“这是哀家命人打造的如意锁,也算是给这两个孩子的见面礼,哀家的一番心意,给他们积积福分”

宛舒亲自上前接过叩谢道

“多谢太后赏赐”

太后摸着永璔的小辫子

“无需多礼,快起来吧”

太后话音未落,听得外面太监道

“皇后娘娘驾到”

宛舒虽说不甚了解皇后与弘昼的少年往事,但到底也是有所耳闻的,起码知道弘昼为了她才回来的,如今好奇的想要看看这位被弘昼记挂了多年的女子,究竟是怎样的容颜

皇后只着了明黄色常服,颈边一圈绒毛愈发衬得她肌肤胜雪,姣好的面庞上镶嵌着一对流光溢彩的琥珀。一举一动明**人,由宫女搀扶着缓缓进入内殿

“臣妾给皇额娘请安”

宛舒暗暗惊叹于皇后的美貌,她虽然有孕在身,却并不显胖,听闻皇后已过三十,若在普通人中,早已是人老珠黄半老徐娘。

太后的脸色在看到皇后进来的时候就悄然变化

“快些起来吧,莫要跪坏了哀家的孙儿”

“谢皇额娘”

崔嬷嬷搬来软凳,皇后由玉琈搀着坐下,举动稍显笨拙。

宛舒这才起身行礼

“臣妾和亲王福晋宛舒给皇后娘娘请安”

皇后皱着眉打量着她,悠悠道

“福晋不必多礼”

“谢娘娘”

太后开口道

“皇后今日怎的有空过来了”

皇后恭恭敬敬道

“临近年下,皇额娘与臣妾已将年下之事交由纯贵妃打理,臣妾落得清闲,皇上嘱咐多向皇额娘问安”

太后自从她进来,这才露出了些笑颜

“皇帝有心了”

言罢她似乎想起什么,指向怀里的永璔道

“这便是弘昼的孩子了,皇后你瞧瞧,这模样生的真是好,和弘昼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又懂事乖巧”

皇后看向太后怀里的永璔,那孩子虽然还小,眼珠滴溜溜的转,皇后看了一眼,心内像憋了一口闷气

“是,是很乖巧,臣妾听闻,王爷还有一个女儿,亲自请封了郡主的,此番倒是不曾入宫”

宛舒回道“回娘娘的话,安晴身子虚弱,怕过了太后病气,下次入宫便让她一同问安”

皇后的语气突然有些冷

“儿女双全,福晋真是美满”

宛舒一时不知如何接话

太后看向皇后的肚子

“皇后也要安补身子,争取为皇帝添个聪明健硕的嫡子”

皇后却只低眉不语

太后见皇后如此,心内不耐,她又对宛舒道

“如今你既是和亲王府的嫡福晋,府中主母,一切大小事务都要好好去办,莫要让弘昼在外失了脸面”

“妾身明白”

太后又与宛舒闲话一阵子,多是问些家事,皇后只把玩着手上的甲套,听太后问了一句何时与弘昼相识,也跟着询问

“本宫见福晋不过三十年岁,与王爷是何时成的亲?”

宛舒见皇后的目光射来,后背又是一身冷汗,只胡乱答道

“十数年了,颠沛流离,臣妾也记不得了”

皇后将甲套带回原位

“喔….”

太后和声开口道

“罢了,天色不早了,你们跪安吧”

皇后便也起身

“臣妾告退”

宛舒心内出了一口气,不知为何,这位弘昼口中所说心中所想的女子,让她害怕,让她胆战心惊,每一句话都像是刀锋一样。看了看皇后的背影,在雪地里有些不稳,匆匆上了步撵,目光看向自己

又听她开口道

“福晋若是无事,便来景仁宫坐坐吧。想来福晋还未见过荣嘉公主,那是王爷胞妹,如今也正在本宫宫内住着,一直想见见福晋呢”

宛舒推脱道“妾身府内还有事,便不叨扰娘娘了,娘娘恕罪”

皇后坐在轿撵上笑了笑

“福晋说的哪里话,既然有事本宫也不好强留”

“臣妾告退”

《宫闱浮尘》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