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贵女红妆》贵女多娇别折腰 小白文 贵女红妆NP文

更新时间:2020-07-03 00:04:13

《贵女红妆》贵女多娇别折腰 小白文 贵女红妆NP文 连载中

《贵女红妆》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浅郁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刘梦,梦虹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贵女红妆》的小说,是作者浅郁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梦茴感受到了一种浓烈的真挚的姐妹情深的深情,与庶妹自小的情谊慢慢浮现在梦茴心中,暂且将欢之和石杏放在一旁,与梦虹挽手交谈,听闻梦...展开

《贵女红妆》免费试读

梦茴感受到了一种浓烈的真挚的姐妹情深的深情,与庶妹自小的情谊慢慢浮现在梦茴心中,暂且将欢之和石杏放在一旁,与梦虹挽手交谈,听闻梦虹说她在父亲的安排下嫁得一个好夫君时候,心里却多了几分酸涩,然而还是为着妹妹高兴。

“父亲十分想念姐姐,一定会为姐姐寻一个更好的夫婿,姐姐这样年轻美貌,一点也看不出是嫁过的,一定会和未来的姐夫和和美美的。”梦虹一脸真诚的说道。

梦茴笑着点头,对梦虹的话深信不疑,父亲一定不会亏待自己。

忽然外面的嘈杂声都静止了,一片刻意营造出的安静到诡异的气氛,梦茴一愣,随即一喜,迎了出去一面道:“是父亲吧,一定是父亲来了。”

梦虹冷眼瞧着梦茴上前的背影,嘴边的笑意渐渐敛去。

门口现出一个高大的人影,果然是左都御史刘阶。

府里安静下去,都不敢造次,唯有那老太太只是停顿了一下,随即对刘阶破口大骂,因着安静她的声音无比清晰,“两面三刀的畜生,当初在我儿面前低三下四,没想到包藏祸心,我早看出来你女儿就是个妖孽,是个祸蹄子……”

刘阶却并不理会,直接迈进了梦茴的房门。

只是却并未露出如梦茴期望的那样的激动神情,反而是抿着嘴,一脸严肃,推开迎向自己的女儿梦茴,对梦茴身后的梦虹皱了皱眉头,“你怎么也来了?出去!”

梦虹乖乖的行了礼出去,顺手带上了门,将里面与外面彻底隔绝起来。

“父亲。”梦茴按捺住兴奋,依礼请安。

刘阶走进来,却并不答话,只是站在那里,深深凝望着梦茴,目光里有梦茴并不能够懂的深沉。许久,才缓缓开口:“绾绾,你为了为父受了这么多苦,真是为难你了,为父真心实意的感谢你。”

绾绾是梦茴的小字,听到父亲这要说话,梦茴忙道:“女儿不苦,就算苦,女儿只要一想到父亲母亲,想到会有苦尽甘来的一日,就十分欢喜。”

梦茴说着,偷偷抬眼看向父亲,父亲似乎是想做一个微笑的表情,却不知为何面部表情僵硬着,神色甚至有一瞬凄苦和决然。

没由来的,梦茴忽然想到了石杏方才对自己说的话,不由得心中一凛,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刘梦茴从不是一个愚蠢的人,否则也不会能够避开颜府这么多精明人的耳目,替父亲搜集到能置颜家于死地的证据。

她察觉到了父亲态度的古怪,并且多半是与自己将要来临的命运有关,可是梦茴还是不能够想象自己的庶妹和父亲会伤害欺骗自己。

“父亲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不如说出来。”梦茴开始设身处地的为父亲着想,“若是觉得像以前说的那般,风光接回女儿有些不妥,那女儿也并不介意,只要像当初的一顶轿子,接女儿回家就可以了。”

这是梦茴能想象到的对父亲最大的让步。

父亲忽然沉重的叹了一口气,“你是一个懂事善解人意的孩子,若不是因为这样,我大可让梦虹来替代你。”说完停顿一下,才又道:“如今不论说什么,也是迟了。”

梦茴的心忽然揪起来,她感到父亲将要说出口的话对自己很不利,因为今天是个好日子,父亲不该为自己过去的命运感叹,这样的沉重和忧伤,为的似乎只会是将来。

刘梦茴猛然恢复了理智,下意识的望了一眼后窗窗户,从那里可以毫不费力的跃出去,刘梦茴在曾经的日子里尝试过无数次这个动作,为了去替父亲搜集颜家的证据。

“父亲的意思,女儿听不明白,如今所幸一切都过去了,女儿只想回家,想见母亲,能够尽孝在双亲膝下,是女儿这些年来最大的愿望。”梦茴说的半真半假,眼框红了一圈,落下泪来,多年的扮演经历,她的情十分逼真。

父亲无语,沉默半晌,忽然拍了拍巴掌,房门又一次打开,进来一个侍从,梦茴并不认得,却见那侍从手里端着酒盘。

侍从放下盘子就出去了,吱呀一声门被关上,整个世界又只剩下了梦茴和父亲。

出身自大家,又在颜府了这么多年,梦茴知道这幅场景的含义,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场景,一脸震惊的连退三步,见父亲注视着自己,努力撑起一个笑容,“父亲,这是什么意思,可是绾绾做错什么了?“

父亲又是一叹,转过身去负手而立不去看她,缓缓道:“绾绾,你是聪明人。你没有做错什么,为父说了,十分感谢你,只是为父必须这样做。一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让人不会怀疑父亲让你嫁入颜家的目的;二来也是为了成全你的名节,嫁夫从夫,你从出嫁那日,就没有娘家可以回了啊。”

梦茴见父亲转身,已经无空追究父亲的狠心和背信,下意识的转身要逃向窗边,父亲的声音又传来,“外面都是为父的人,你哪里有路逃,为父在你的帮助下,扳倒了颜家,马上就要取代颜颂被圣上加封为太师,成下一任的内阁首辅,权倾朝野,可是愈是位高权重,愈是害怕行差就错,落了人口舌把柄,绾绾还不明白么?”

梦茴心头巨震,百般念头交织权衡,终于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软软倒下,放弃了逃跑的念想,父亲一句话压来,她怕是连出城都不能够就被押回来,那样自己会更加难看。

父亲听见梦茴没有了响动,才转过来,亲自拿了酒盏,为梦茴斟上一杯,双上捧到梦茴面前,一双仿佛含着深厚感情又仿佛无情的眸子看向梦茴,“时间不早了,为父亲自送你上路,你大可恨着父亲,为父欠你的何其多,若有来世,你便向为父索回吧。“

刘梦茴万念俱灰,知道已无退路,逃无可逃,父亲的手段,梦茴是知道的,一旦决定下来便无可改悔。

颤抖的接过父亲递到自己唇边的酒,梦茴忽然带着泪笑了:“女儿及笄之年,便嫁入颜府做妾,母亲本来不愿,却是女儿替父亲考量,愿意替父亲分担,那时颜家欺父亲实在太甚,为此,女儿也成了京城所有人口中的笑柄,颜家人也都为父亲的软弱而更加盛气和得意,颜时焕待我如同婢子,多年来从未碰过我的身,他对父亲警惕,视女儿为妖孽,而女儿也从未有过尊严,每每有宴席,颜颂他还都逼着女儿毁谤女儿心里最崇拜的父亲,女儿心如刀割。“

梦茴一口气说完这些,泪,已经布满了脸庞,”女儿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以为否极泰来,以为人生可以重新开始,父亲你却……“梦茴哽咽再说不下去,罢了,罢了!此生休矣。

一饮而尽,一杯酒,辛辣入喉,所有美梦都成了幻影。

“若有来世,我定向你讨回,若有……来世的话。”酒才入胃,五脏六腑就剧痛起来,刘梦茴用最后的力气向父亲喊出最后的话,脑海里浮现出母亲的面容,母亲,母亲,都怪我,错信了庶妹,错怪了石杏。

想起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笑话,梦茴闭眼陷入了永夜。

若有来生……又怎样呢?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