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心事情缘千万劫》心事 天然受 心事情缘千万劫男妃文

更新时间:2020-09-02 20:02:38

《心事情缘千万劫》心事 天然受 心事情缘千万劫男妃文 已完结

《心事情缘千万劫》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张宋春红分类:现代言情主角:秦浩,林爱云

《心事情缘千万劫》由网络作家张宋春红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浩,林爱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众人看着陈院长的车远去,赵总把秦浩宗拉到一边,问:“这个老混蛋!” 秦浩宗拿出烟盒,抽出一根递给赵总,自己嘴里也叼一支,按下打火...展开

《心事情缘千万劫》免费试读

众人看着陈院长的车远去,赵总把秦浩宗拉到一边,问:“这个老混蛋!”

秦浩宗拿出烟盒,抽出一根递给赵总,自己嘴里也叼一支,按下打火机,两个人凑着火苗点着烟,各自吸一口。

秦浩宗说:“大全,今天谢谢你了。”

“谢我什么,差点办砸了。”赵大全说。

“砸不了。”秦浩宗说,“老东西的把柄一抓一大把。他要是给面子大家和气生财,他要是不给面子,我也不是吃素的。”

江暮云和张洁远远站在一边,她看着一边抽烟一边商量对策的两人,心里充塞着复杂的感情,有爱慕,有钦佩,有感动,有崇拜。有人说,女人的爱源自崇拜。像秦浩宗这样充满男人味儿的有几个女人能忍住不爱呢。

车里,江暮云忍不住偷觑秦浩宗的脸色,想对他说声对不起,想表达耽误他谈生意的歉意,只是秦浩宗一直望着窗外,眉头微蹙,让她鼓不起勇气开口。想起下午他带她买衣服时甜蜜的心情,她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

快乐来得太突然以至于她还没仔细品位,等她回过神来想要用心记住时快乐要走了,她急忙伸出的手只来得及抓住留在脑海里的一小截光影。她想着心事,望着秦浩宗的神色怔怔的。

车门关上后秦浩宗就收起了微笑,思绪飞快运转。这个姓陈的占便宜不成已然恼羞成怒,刚才虽然在他威胁之下暂时选择忍气吞声,如今离开饭店脱离他的掌握,必然要在项目上给他下绊子。

只是他秦浩宗既然看中了市中医院的机会哪会因为一个副院长额阻挠而轻易放弃,他要是这么容易打发也不会短短几年就挣下这么大的事业。只不过既然要拿下这个项目以后就免不了继续打交道,真要撕破脸的话也难受,看来要想办法给这位陈院长一点压力,让他知道明白合作的道理才行。

他打定主意,扭头,察觉到江暮云异样的神情,拍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江暮云像只布偶猫似的对他露出讨好的微笑。秦浩宗明显一愣,本打算收回来的手么有收回来,大拇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这个小动作充满了爱抚的气息,江暮云顿时羞红了脸。

秦浩宗刚想说点什么,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进来,他看了眼名字,不得不接通。一个陈院长的事还没摆平,孙耀龙也跟着来凑热闹,提的还是他难以马上决定的要求。秦浩宗路上一直在接打电话,事情过于棘手,他无奈地临时决定回单位开会,让孙海先把自己送回公司后再送江暮云回家。

江暮云趴在车窗上满脸失望地看着秦浩宗下车走远。孙海一直等她收回身体才缓缓发动车子,这是江暮云忽然看见秦浩宗把外套忘在椅子上,立刻让孙海停车,她拿起衣服推开车门追了上去。

“秦总。”

秦浩宗回头,发现江暮云正拿着外套朝自己跑来。他不觉得自己如果不穿这件外套就会冷,但是看着喜欢的女人因为担心自己宁愿踩着高跟鞋也要小跑着把衣服送过来的样子让他感动暖心。只是“秦总”这个称呼什么时候才能换成“浩宗”呢。

他接外套时右手顺势用力将她往怀里一带,低头,下巴在她的头顶上蹭了蹭,放在后背的手安似的拍拍她的后背,好像安慰一个被中途抢走零食的孩子。

两人一个英俊挺拔一个亭亭玉立,在大厦门口相拥而立,进出的行人经过时都忍不住放满脚步多看两眼。沿江民风虽比内地开放但也仅限年轻人,像秦浩宗和江暮云这样的成年人多是保守端庄。大家难得看见这么养眼的两人打破中年人的世俗禁锢,画面太美,有人甚至拿出手机拍照。

路人拍照的行为让秦浩宗警惕起来,他松手放开江暮云。不曾想江暮云突然踮起脚尖吻了上去,不是在额头也不是在脸颊,而是落在他嘴唇上。秦浩宗猝不及防,愣在当地。

江暮云心跳的仿佛擂鼓一般,她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仿佛中了邪一样。周遭的一切因为这个突然兴起的决定而坍塌湮灭,全世界只剩下她和眼前这个男人。她双眼直直地望进他瞳孔深处,集中起全部精神,调动每一个细胞,去揣测感知秦浩宗的情绪波动。如果这个时候秦浩宗能给她一个肯定,她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可惜,手机又响了,秦浩宗越过她的头顶看清来电人后,瞳孔仿佛缩了缩,剑眉又皱了起来。

江暮云好容易鼓起壮士断腕般的勇气才主动献吻,这个吻对她来讲惊天动地,可是对秦浩宗而言却好像往一汪幽潭投入一枚小小的石子,不但没有激起她想要的反应好像还起到了相反的效果。

她失望了,并且迅速开始后悔。

在四周观众期待的目光中,秦浩宗再次拍拍江暮云的后背,对她说:“乖,早点回去休息,不用等我,我忙完了就回来。”

江暮云小心地隐藏失望的心情,微笑着点头应了,站在原地目送秦浩宗步入大厦后才嘟起嘴。

如果女人不小心恋爱了,那她的心情从此就坐上了过山车,随时随地在天堂与地狱之间来回切换,不管她愿意还是不愿意。

目送秦浩宗步入大厦后,江暮云转身往回走。眼角无意间扫过远处站着一个女人,蓬松的卷发、夸张的浓妆、艳俗的五官、凌厉的眼神。

胡慧!

哪怕已经过去三年江暮云仍然一眼就认出她来。

她怎么在这?

此生,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胡慧。一股强烈的不安立刻从心底升起,江暮云迅速低头,逃似的回到车上。直到车子离开广场,她才敢悄悄望出去。胡慧站在原地,阴鸷的视线追随着她的车,嘴角露出一抹阴森森的笑意。

即便江暮云一再劝自己不要把人想得太坏,也许这么多年过去了胡慧能变好了也说不定,却在看见她的眼神和冷笑后彻底打破了奢望。

江暮云觉得自己像是被一条阴狠的狼盯上了,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紧紧攥住双手,不露痕迹地强迫自己深呼吸:孙海就在前面,千万不能让他看出异样。

车子平稳地驶向盛世豪庭,看不见胡慧的江暮云慢慢镇定下来。怎么又遇见了胡慧,在她以为可以从噩梦的阴影里走出来的时候?这个女人仿佛是她命中的魔星,每当她接近幸福时她就出现,上一次抢走了刘洋,让她丢了医生的工作,如今……

有那么一瞬间,她真想把她抓过来,掐住她的脖子问问她到底想干什么,为什么总是阴魂不散的和她过不去,可她最后只能徒然地闭上眼,细长的双眉紧紧地锁在一起,身体缩进椅背,攥紧的双手指甲深深地陷进手心里。

好容易回到家,她还要无视李倩趾高气昂甩过来的白眼,言不由衷地对她表达感谢。等李倩离开后,江暮云带着安安洗澡、给她讲故事,等孩子睡着了已经十点多了。

偌大的别墅因为少了孩子的闹腾忽然陷入寂静,寂静得让人心里空虚害怕,想起胡慧,想起三年前……

江暮云把能开的灯都打开,又觉得刺眼,灯光晃得她要吐出来了,于是又把灯都关了,只留下客厅的台灯和壁灯。灯光照不到的地方,家具隐藏在黑暗中,影影绰绰的,像魔鬼。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房间,她急切地渴望见到秦浩宗,只要他在家里她就不会觉得害怕。她急切地想要确认白天在他身上感受到的温馨,那温馨几乎要让她以为自己是被这个男人宠爱着的。此时此刻,她太需要这种感觉了,唯有来自秦浩宗的温柔,哪怕只是一个微笑,才能驱走那些企图吞噬她的魔鬼。

三年了,她终于又一次感受到心动,又一次找到了一个想要据为己有的男人。她深知自己配不上他,她也曾努力拒绝过很多次,是他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强行把自己拉在身边,是他一次次有意无意地撩拨她,终于,她在今天下午,在看见秦浩宗下车里去的背影时下定决心要接住这次缘分。尽管依然自卑,尽管依然心存畏惧,但她想要放手一搏。

她心潮起伏,思绪纷繁,独自抱着双膝坐在昏暗的客厅里等候夜归人。时钟滴滴答答走向十一点钟,忽然,熟悉的马达声从远处传来——他回来了!

她兴奋地从沙发上跳起来,顾不上穿鞋,光着脚跑去门口。门从外面打开,两个人同时出现在门口,一男一女。

看见林爱云的瞬间,江暮云的笑容僵在脸上。

一同僵住的还有林爱云。她没想到江暮云会站在玄关处,脸上的笑容顿时变成了勉为其难,声音却依然甜美,她说:“姐,你还没睡呀熬夜长皱纹哦。”

江暮云假装没听出来她华丽的讽刺和暗示。视线越过林爱云落在后面的秦浩宗身上。秦浩宗手里拎着个颇为眼熟的包装盒,仔细一看才发现是老家旁边的糖水店,江暮云眼角不由自主地抽搐。

“爱云说你喜欢吃这个牌子的糖水,顺便买了一些回来。”秦浩宗对她说。

“你去阳城了?”江暮云艰难地咽口水,问。

“他们在江城开了家分店,姐,你以后可有口福了。”林爱云笑嘻嘻地插嘴说道。

看着秦浩宗递过来的盒子,江暮云僵硬的伸出双手去接。她半垂下眼帘,双唇紧抿,一个字也不想说。当年她因为母亲去世心情痛苦才猛吃糖水,结果导致体重飙升,作为“肥女”承受了整整一个青春期的鄙视。糖水在她嘴里是苦的,尤其是老家附近的那个糖水店。

她不知道秦浩宗在告诉自己晚上要忙工作的情况下为什么有时间见林爱云,更不喜欢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