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作精小地主的致富路》作精小地主的致富路txt 强攻 作精小地主的致富路娘受

更新时间:2021-01-08 00:04:09

《作精小地主的致富路》作精小地主的致富路txt 强攻 作精小地主的致富路娘受 连载中

《作精小地主的致富路》

来源:作者:壹木之南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莫怪,怀运

主角是莫怪,怀运的小说《作精小地主的致富路》此文是壹木之南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宁弯弯把饭菜端过去的时候余九斤在洗手。 很...展开

《作精小地主的致富路》免费试读

宁弯弯把饭菜端过去的时候余九斤在洗手。

很认真,就像他干活时一样认真。

哪怕是泥土弄脏了衣服,他也把自己整理的整整齐齐,衣角裤腿掖的规规矩矩。

等他洗了手坐下,那脊背挺的跟钉了块钢板似得。

双手放在膝上,微垂着头,目不斜视。

宁弯弯瞧他那样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应应景。

就屁颠屁颠的跑去门口,站直了身体,清了清嗓子,捏着喉咙朝外喊:“传膳~”

余九斤那做派,可不就像个等着用膳的皇帝嘛!

喊完宁弯弯又屁颠屁颠的跑回来,拿了筷子双手举过头顶递给他。

“您用膳!”

她想喊万岁爷来着,但是没敢,这称呼可不能乱叫,会惹祸。

余九斤漠然的看着她,半晌,才接过筷子。

“有病!”

“哎!”宁弯弯答应的特别爽快,乐的眼都眯成了一条缝。

“谢您赏!”

一旁的石匠看的一愣一愣的。

跟马大富说道:“你们家开饭这规矩挺新奇的!”

“咳咳……”马大富被自己口水呛了一下。

尴尬的解释:“小孩子顽皮,莫怪,莫怪!”

白氏的口味重,所以这顿饭也都是重口的。

芥末、茱萸、葱、姜、蒜个顶个都是重口味调料。

余九斤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又没开口,整顿饭就夹了面前那一盘的雪里红炒鸡蛋。

石匠一边飞快的夹着那些肉菜,一边跟马大富闲聊。

“都说你们宁家村穷,我瞧着宁四老爷家这条件可以的呀!这搁我们村刘老爷家这席面也得逢年过节才舍得。”

“你这是赶巧了,这两天这动静你也瞧着了,也瞒不住你,我们老太太才来,四老爷肯定得尽尽孝心啊!这席面搁我们家逢年过节也没这么丰盛的。”

马大富喝了口小酒摇头说着。

宁怀运已经发话了,以后管白氏就叫老太太。

白氏自己要求的,他自己也有些私心,就算是在怎么子不嫌母丑,谁也不愿意自己娘是个妾。

都分出来了给个正经称呼也没什么。

石匠笑笑,才不信,突然想起一事。

“听说这四老爷就一个正室,也没个小?正巧,这我们村呀有一家人正托人打听要把闺女给人家做小呢!”

“那家人呀可穷了,穷的那真是谁出门谁才有衣裳穿,但就是闺女多,尤其他们家老三,哎呦呦,长的那叫一个俊呦!天仙儿似得,真真十里八村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石匠边喝着小酒边咋舌。

也不注意别人的表情,自然也没注意余九斤突然抬起头看着他。

石匠继续道:“这不,到处托人打听,要把这老三给人做小,想着找个体面人家,多要点银钱,这一家子也好过点!”

余九斤知道这个石匠是隔壁靠山屯的,看了他一会就低头继续吃饭了。

饭后找了个空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又记下一笔。

“靠山屯,某户,女儿多。”

写完,发了一会呆,突然觉得索然无味,又划掉了。

宁怀运自然是不会讨小老婆,马大富左耳朵听右耳朵就出去了。

而那会宁弯弯早就跑了。

她奶跟她二姑饭桌上指不定又搞什么幺蛾子呢,她得紧赶着去看戏。

果不其然,她蹬蹬蹬的跑进门的时候白氏正训她娘呢。

“就不说原来府里的规矩,就咱平头百姓家里吃饭,那也都是媳妇立一边伺候着,等一家老小吃完了剩下些残羹剩饭垫吧垫吧就成了,你那后娘就没教过你这些吗?你那屁股也坐得下!”

确实,好多人家媳妇就是这样过日子的,残羹剩饭都得躲灶房里胡乱扒两口。

马大娘忙正上菜,见常氏尴尬的站起来就忙讨好的冲白氏道:“老太太想吃什么我来伺候,咱做了一辈子下人了伺候起老太太来保准周到!”

她这个咱指的是她自己。

谁知道白氏敏感,一下就炸毛了。

“咱?谁跟你是咱?你个天生的下贱只能配门房世世代代奴籍的货,活该你做一辈子下人,别胡乱攀扯!”

常氏回忆了下在府里的时候大太太都是怎么样服侍老太太的,忙拿碗给白氏盛了碗鸡汤,把话题岔开。

“娘,您先喝碗鸡汤暖暖胃。”

“咳咳……”

宁二姑趾高气扬的假咳了两声,刷了下存在感。

就像是侄子可以在自己姑姑灵前棒打不孝子一样,大姑姐对媳妇不孝公婆也有着理所当然的质问权。

那些爱参合事的更是对自己娘家的家事都要横插一脚。

白氏一来无形中宁二姑在宁家的地位都提升了。

常氏忙赔着笑脸也给她盛了一碗鸡汤。

“二姐是客,别愣着,快动筷子。”

宁二姑端着架子教训。

“这以前呀咱娘不在,你们爱咋过咋过,我也管不着,可现如今咱娘来了,你们两口子可不能怠慢,咱娘也是苦了一辈子的人,如今年岁大了正是儿女绕膝,享清福的时候,你们要好好侍奉,若不然我不能行你们!”

“哼……”

小清晨坐在自己的凳子上双脚都是悬空的。

他拉着脸嘟着嘴不满的哼哼,使劲拿筷子戳自己面前的桌子。

他不喜欢这个姑姑,也不喜欢这个奶奶。

但他是好孩子,娘说要乖,要忍。

忍是什么他不知道,娘说就是不要管大人的事专心吃饭,专心读书就好。

等他长大了有出息了就不用忍了。

有出息是什么他也不知道,他想大概就是哥哥那样吧?

宁匪月中午不回来,因为镇上离宁家村有十几里的距离,平时赶个集偶尔去一趟到也没什么。

他上私塾一天几趟的跑就吃不消了,来来回回也耽误时间。

只有农闲的时候骡子没活干,有骡子骑中午才会回来吃饭,省些饭钱。

所以自然就得宁弯弯挺身而出。

她过去一屁股坐到了宁二姑的对面。

笑眯眯的道:“二姑你少从我们家抠搜些东西我们才有余力孝敬我奶奶呀!”

宁二姑就炸毛了。

“让你们管教这孩子,你们两口子就是心疼,下不去手,瞧这孩子都是怎么说话的,回头要是把咱娘气出个好歹来可怎么得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