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大明情缘:云归梦》大明情缘:云归梦 免费 BL 大明情缘:云归梦NP文

更新时间:2021-01-09 12:03:07

《大明情缘:云归梦》大明情缘:云归梦 免费 BL 大明情缘:云归梦NP文 连载中

《大明情缘:云归梦》

来源:作者:紫苏糖分类:现代言情主角:陈安,云某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紫苏糖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大明情缘:云归梦》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陈安,云某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周掌柜发觉势态不对,忙是拉住南方才子们,陪着笑脸...展开

《大明情缘:云归梦》免费试读

周掌柜发觉势态不对,忙是拉住南方才子们,陪着笑脸:“各位息怒!只是耍耍嘴皮子,没到动手的地步。小店这地方也不方便各位挪开拳脚,还请三思!三思!”

云非凡拉住王恕,拱手道:“此题是在下与陈公子同答,毫无异议。”

陈安阜拱手道:“云兄,我倒是有主意,不如就分了美酒,让在座的每位都尝尝!”

云非凡笑道:“在下正有此意,烦请周掌柜给在座的每位斟上一杯。”周掌柜见危机化解,自然松了口气,多备几个酒杯总比全都赔了的好。

小二给每位斟满了酒,沈明月抿了一口差点呛出来道:“哇,这么烈!”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一股刺烈的热流涌入咽喉,我皱着眉咽下。细嘬两口,酒的醇香开始扩散满口,舌尖带着一股甘甜,“大小姐,这酒虽烈,却格外醇香。”

沈明月用绢帕擦拭嘴角的酒渍,摇摇头:“不喜欢,你喝吧。”我耸耸肩,毫不客气地把酒杯接过。

陈安阜呼道:“各位,你们同我一样,都是为了参加科举相聚于此。大家都有志为大明一展抱负,何不让我们一同举杯,前仇不记!”一番慷慨激昂的话,引起了无数的共鸣,应答声此起彼伏。酒过三巡,大家都把方才的不愉快抛之脑后,把酒言欢。

三月,皇榜在翰林院公布,状元陈安阜、榜眼尹昌隆、探花刘仕谔,三甲进士共五十二人,王恕、焦胜及云非凡并未在列。

沈府近几天算是过完年以来最清静的了,

月上弦,星稀疏。

我坐靠在观花亭里痴痴地望着月亮,口中喃喃念道:“梦觉纱窗晓,残灯掩然空照。因思人事苦萦牵,离愁……”

“离愁别恨,无限何时了。”有人从背后探出头,我惊慌之下起身使出一招擒拿手,将来人单手反扣,狠狠地压靠在红柱上。

“云某唐突!”朦胧的月色下,映出来人的模样,我一眼便认出了他的轮廓。

“云少爷见谅。”我慌忙撤了手。

云非凡揉着右肩,叹道:“你好厉害,力气比男子还大。”

我带着歉意地笑道:“我以为是贼人,是自然反应。夜深了,云少爷不该在此。”

云非凡笑而不语,缓步行至我的旁边坐下,我愣是迟迟不敢动,也不敢离开。

云非凡望着我笑了:“我一人坐着不会觉得很奇怪么?”

我回过神,道:“今晚我守夜。”

云非凡道:“我方才可瞧见你看月亮出神了。”他是在说我疏于值守,我竟无言以对,为了避嫌,只得离他远远地坐下。

沉默了片刻,云非凡仰面叹息一声,开口道:“没想到你一个侍婢读过柳永的词,难得难得。”

我点头回答道:“很奇怪么?阿爹在我幼时教过一些,虽不精通,却也是认得字的。”我总不能说我是去天香坊,从惜芳那里听来的吧,好歹如今的身份是东院掌事,万一传进沈义的耳里我又要倒霉了。

云非凡叹道:“认得已经很好了,世俗可不许女子读书。”

一说到读书,我立即联想到的便是科举。他并未高中,难道因此夜不能眠?

“其实,有些人读书并非为了功名利禄,而是希望可以上报朝廷、下泽百姓,也算是一展抱负。”云非凡回首盯着我,听出了安慰的意思,我被他盯的不好意思,轻咳了一声。

云非凡低笑出声,接道:“此次科举未中,我并不难过。”

我疑惑地看向他:“为什么?”

云非凡仰面舒心道:“云某明白,天将降大任,必先苦心智、劳筋骨,方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我回答他:“正所谓福兮祸之所伏,祸兮福之所倚,这次失利未必不是福?”

云非凡带着笑意,道:“今朝失利,其他人避我不及。”

我哈哈大笑:“狗不理人,难道人还要拿起石头砸回去么?”

云非凡有些哭笑不得:“我还没听过如此……见解。”他闷下思索一番笑了起来,我想想也乐了。这一笑打开了我们的话匣,简单地聊了聊彼此的看法,眼看过了亥时,云非凡起身要回西厢。

“人生苦短,即便不成功,也绝不留给自己遗憾。”走之前,他对我说下此话。我叹口气,感慨此话给我莫名的触动。有些事是该自己主动些,因此我必须要找沈正心谈一谈。

敲过五更,天色还未亮,偶闻几声鸡鸣,我揉着酸痛的肩膀,值夜结束后回屋好好睡一觉,大吃一顿后就去找沈正心。

我哈着气,双手抄在袖口里走进Chun风廊,迎面而来的人让我们彼此怔住。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是他!沈正心!

沈正心低头看着我,眼中情意难辨,我专注地回望着。沈正心眉头紧缩,眼中闪过千丝万缕的感情,他仓促地移开目光,转身就要离开。我心头一阵刺痛,追上去张开双臂拦住他,“不许走!”

沈正心不耐烦道:“你做什么?”

我低首看见他的衣袖有些霜露的寒意,我知道Chun风廊一处的东南角可以望见观花亭,我微笑问道:“你是不是坐了很久?”

沈正心微仰头,嘴角藏着坚毅,“与你何干?”

我双手微微拉着他的衣袖,道:“半年前,你给我的……”

沈正心退后一步避开,冷笑着:“该还的都早在去年交还给了你,我早就说过了,别自作多情。”

我嘴微微一动,道:“那你为何要对我好?”

沈正心道:“我待家仆好,有何不对?”

我反问道:“难道你视我只是家仆?”

“是啊,你该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沈正心满不在乎的样子令我痛心疾首,我的声音发涩:“你说过不在乎我的身份,不在乎教条家规。”

沈正心长叹一口气:“我是说过,不过是随口之言,何必当真?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性。”沈正心迈步就要离去。

“那你给我的承诺呢?”沈正心闻言脚步停滞不前,眉眼低垂,我颤声问道:“你有没有……真心待过我……”

沈正心控制住情绪,沉默了良久,他狠下心一咬牙,一字一句道:“从来没有。”沈正心的步子越走越快,似乎不愿意再多见我一眼。我站在原地,痴痴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我曾想过有一天可以卧在他的怀里,轻声地告诉他,自己有多想阿爹和娘亲,多想柳先生。而他渐行渐远的背影,让我仿佛看见了九年前阿爹远去的样子。

晨霜凝结在衣角上,冷风灌进衣袖和裙裾,我立在晨曦中,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盈满落下。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