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农家福妻:陛下别宠我》农女福妻陛下别宠我 章节列表 农家福妻:陛下别宠我免费下载

更新时间:2021-02-04 00:02:43

《农家福妻:陛下别宠我》农女福妻陛下别宠我 章节列表 农家福妻:陛下别宠我免费下载 连载中

《农家福妻:陛下别宠我》

来源:作者:水临然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庄母,程清风

独家完整版小说《农家福妻:陛下别宠我》是水临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庄母,程清风,书中主要讲述了: 许成天听后先是看了看庄千落用来装桃水的碗,再看看...展开

《农家福妻:陛下别宠我》免费试读

许成天听后先是看了看庄千落用来装桃水的碗,再看看那两个坛子,毫无亲自动手这种经验的人,皱眉想了想。

“量你个小小村姑也没胆子骗本公子,二百文就二百文,本公子全包了!”说完,就伸手摸到钱袋,之后开始数钱。

见许成天确实买下全部的桃水,庄千落就只好把之前收的四个铜板退回到老爷爷和另一个客人的手里。

说了抱歉和感谢的话,遣散来围观的人。

回手接过许成天的二百文,细细数了数确实一文钱都不差,对他命令道:“这二百文可不包括坛子钱,你赶紧喝,喝完我要带我的坛子回家。”

许成天则是看白痴一样的瞥了她一眼,之后潇洒的翻身上了马,嘴角勾着讽笑道:“你以为本公子看得上你这种女人做的东西?愚蠢。”

说完,直接扬长而去。

庄千落气得跺跺脚,早知道他不要,就不要让其他人走了嘛!

重新喊来人,重新介绍,两个多时辰之后,才全部卖光了。

数了数手里的铜板,除了坑许成天的二百文,今天卖了一百一十文,加在一起就有三百一十文了。

哈哈哈!今天收获不错嘛!

提着两个坛子刚要迈步回村,庄千落才想起来,村里人是不肯卖给自己粮食的。

脚步微微一转,庄千落就朝着另一个村子走去。

这个季节农民手里还是有些粮食的,经过讨价还价,庄千落用一百五十文买了一百斤的苞米面。

卖家见她一个女子还挑着两个坛子不容易,还好心的用驴子帮她送回了家。

庄千落准备给程清风还碗的时候才发现,他虽然没给她好脸色,可是苞米面却还是多给了她的。

那两个碗足足可以装下一斤多!

这个程清风啊!还真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典型。

摸透了程清风的脾气,再见面庄千落倒是先笑了。

“谢谢你!”庄千落把碗还给他的时候说了一句,可是话里的意思很显然并不是因为这两个碗。

程清风麦色的俊颜一怔,随后别扭的撇开脸,若不是他肤色较深,只怕此时肯定是个大红脸了。

“不用你谢!”程清风硬梆梆丢下这句话,瞬即就把自家院门合上了。

若不是庄千落手疾眼快,只怕这一下就会磕到她的鼻尖。

算了!

就自己现在这名声,和谁在一起都是败坏人家,程清风躲开她也是正常的。

拐弯去了张大夫家,又是先给了一百文,张大夫才肯去看病。

号脉,开方,抓药,过程和昨天一模一样,药价也是九十文。

只不过今天的药,庄千落准备饭后再喂银衣男子喝。

家里粮食多了起来,庄千落也不吝啬,去外面摘了点榆树钱做了贴饼子,之后又熬了一点糊糊。

把贴饼子和一碗糊糊送到里屋给庄母吃,她自己匆匆吃完,锅里熬上药就端着放凉的糊糊进来喂银衣男子。

最近她天天忙,每次来喂他的时候天都黑了,她家又没灯,一切的照明就都只能依靠月光。

好在今天是十五,天上的月亮十分的明亮。

庄千落手脚麻利的抱起男子的头,然后舀了一勺糊糊就送到他的嘴边。

他还像昨天一样省事儿,无论她喂什么,他都好好的咽下去,也就留给她许多发呆的空档。

淡淡的月光下,只见一个粗布麻衣满身补丁的少女,认真的抱着一个昏迷不醒的男子。

男子丰神俊朗,一张白皙的俊颜即使满是病态,仍旧掩饰不住他的贵气与高冷。

偶尔一滴糊糊从男子淡粉色的唇瓣儿溢出,女子手疾眼快却又温柔的帮他擦去,任谁看去她们都不是陌生人,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以上这些,就是半靠在里屋床榻上庄母的所见。

只是这样美好和谐的一幕,无论她怎么看,都是忍不住将眉头越皱越紧。

直到庄千落将银衣男子放回去后,她的眉头才渐渐松开。

熬好了药,庄千落又喂他喝下去。

放下药碗之后,她的手轻轻覆盖在他的额头上,确定他没有再发烧,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之后打水伺候庄母洗簌,自己折腾一番才轻手轻脚的上、床睡觉。

“落儿!”庄母突然出声。

庄千落的动作微微一顿,之后躺在自己的被窝,轻声的问道:“娘,我把你吵醒了?”

“没,就是没睡着,想和你说说话。”庄母慢慢转头,借着月光看向躺在外头的庄千落。

“好啊!女儿听着。”庄千落含笑应声,虽然有些累了,却还是睁开眼睛等着庄母说话。

庄母犹豫了一下,用最温和的语气问道:“女儿啊!你想过救活了他的下一步吗?”

“下一步?下一步就是他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呗!还能有什么下一步啊?”没想到庄母居然会说道银衣男子哪里去,庄千落不是很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庄母叹了一口气:“女儿啊!娘知道我说什么,你都会觉得我啰嗦。可是你是我女儿,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娘怎么能不疼你?能不担心你呢?”

庄千落只是稍微一合计,就明白庄母指的是什么。

慢慢坐起身,庄千落对上庄母的眼睛,含笑用同样温和的话回答:“娘,我知道你担心我的闺誉,不过这东西对我来说真的不重要。”

是啊!无论是以前的那个,敢于大胆追求男子,被这个世代的人不能接受的庄千落,还是现在的她,都不在乎这种莫须有的东西。

然后不等庄母再说什么,庄千落继续说道:“娘,我知道,一个男人住在咱家,我以后想嫁人都不可能了。可这不是我可以见死不救的原因啊!我做事问心无愧就好,不求别人能理解我。”

庄母垂了垂眼皮,低声说出自己的想法:“落儿啊!你的什么心思,为娘怎么能不懂呢?既然、……既然你喜欢他,那不如趁着他还昏迷着,就把这件事坐实了吧!”

“坐实?娘,你在说什么啊?”没想到庄母犹犹豫豫的,居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庄千落瞬间大惊失色。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