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倾国色:撩宠权相》倾国宠妖漫画 T吧 倾国色:撩宠权相女体化

更新时间:2021-02-17 18:00:37

《倾国色:撩宠权相》倾国宠妖漫画 T吧 倾国色:撩宠权相女体化 连载中

《倾国色:撩宠权相》

来源:作者:红尘浮生分类:现代言情主角:沈君澜,方掌

《倾国色:撩宠权相》由网络作家红尘浮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沈君澜,方掌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从后院到前院要经过九曲八弯的回廊,假山流水,景致...展开

《倾国色:撩宠权相》免费试读

从后院到前院要经过九曲八弯的回廊,假山流水,景致可谓美轮美奂,平日里经过,桃倾都得好好欣赏一番,但是今日,她心里不详的预感非常之强烈。

她缠着那来传话的名唤新月丫鬟不停地问,“公子找我什么事啊?”

新月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平静道,“待过去了你便知道了。”

“可是我没有安全感啊。”桃倾抱着她的手臂摇晃,“你就告诉我是好事还是坏事,行不?”

新月抿了抿唇,似在深思。

桃倾满脸殷切地望着她。

半晌后,新月只给了她一句六字真言,“做好心理准备。”

桃倾莫名觉得脚底发凉。

这不详的强烈预感一直持续到她们停在了目的地外。

桃倾抬头看了眼所在的地方,脑门儿顿时就落下了一滴冷汗。

她所在的地方距离相府大门只有一个中庭的距离,两边摆满了蔷薇花架,一簇一簇的开得甚是娇艳。

桃倾看着面前大开,雕刻着大朵海棠的漏花窗门,下意识后退一步。

前面的新月已经走进正堂的堂屋,朝着主位上的人福身,“公子,桃倾来了。”然后便侧身,退到了门口当起隐形人。

桃倾咽了口唾沫,颤抖着两条腿以龟速前进。

这是正堂啊,一般都是用来待客或者处理大事的地方!不会是公子想不开自个儿睡了他的床,后悔放了她,然后又要抓她来问罪吧!

桃倾垂首走进屋,光速扫了屋子里的人一眼,往地上跪去,敞着嗓子道,“奴婢见过公子。”

这个时候可一定要把诚意十足十地献上去,万不能因为旁的事再掉链子。

沈君澜坐在主位上,目光淡淡从桃倾的后脑勺扫过,“起来吧。”

声音听起来不像是要发怒的样子,桃倾下意识松了口气,颤巍巍地站起身,脑袋埋得低低的,做足了恭敬的样子。

青岚站在公子的左后方,瞧见桃倾这副乖巧的样子,撇了撇嘴,真会装!

沈君澜收回落在桃倾身上的视线,朝站在右下方的辛姑姑扫了一眼。

后者微福了福身,将身后敞椅上的东西端起来,走到桃倾面前,“桃倾,可认得此物?”

被点到名,桃倾微微抬起头,扫了面前托盘上的东西一眼,点了点头,恭敬道,“认得,这是公子的衣物,奴婢早间才送到琴什姐姐那里。”

辛姑姑伸手将衣物理了理,指着袖口处道,“那这上面的裂缝是怎么回事?”

桃倾‘啊’了一声,抬眼去看,顿时张大了眼。

玉白的衣袖上金丝银线勾勒处精致的云纹,一看便矜贵非常,可是上面却生生多了一条巴掌长的口子,破坏了原本的美感。

“让你负责整个洗衣房的事,可是公子的衣袍上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疏漏?”辛姑姑的声音已经冷了几分。

她是前后院的总管,专门负责管理府上的生活琐事,身份和管家相当,年近四十,又是府上的老人,早就练就一身精明果断的压迫力,她稍一沉声,便能让丫鬟们都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桃倾虽然对此没多大的感觉,但是她很清楚自己此刻的身份,当即做足了样子,诚惶诚恐道,“辛姑姑,所有送到前院的衣物奴婢都是提前检查之后才送过去的,公子的东西奴婢尤其慎重,所以奴婢可以保证,这衣物送到琴什姐姐那里之前绝对是完好无损的。”

“那你这意思是,衣裳是我弄破的?!”琴什拔高的声音在一旁响起。

她走上前,指着那处破口道,“今早你把衣裳送过来之后,我第一时间检查便发现了这处破损,你敢说,不是你手下的人粗心大意弄坏的?”

桃倾抬起头,面色如常地看着她,“绝对不是,衣裳我再三检查过才送过去的,那个时候没有任何问题。”

琴什看着她这副镇定自若的样子愣了愣,这丫头一个月前突然变得毛毛躁躁的,她收拾了她一顿板子算是乖觉了,便给了自己她就是个神经大条的蠢货的错觉。

如今这幅样子,倒是让她想起了,这人原本的模样,高高在上,冷冷冰冰的,仿佛什么事都不会让她害怕的模样。

琴什暗暗掐了自己一把,满脸怒色地盯着桃倾,“那依你的意思,这衣裳你拿着的时候没有问题,到了我的手上就有问题了?难道还是我故意弄坏了陷害你的不成?!”

桃倾弯了弯眼,眼睫下的卧蚕成半弧状,格外的迷人,“琴什姐姐,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原本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你这么说了,我还真得往这个方向怀疑了,你说好端端的衣裳,怎么在我手里的时候没问题,你一拿过去就有问题了呢?”

她眉眼弯弯,语气上扬,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琴什心里顿时郁结起一口气,恨不得把眼前这张脸打烂,从前一副冰清玉洁的玉女样,现在又变成这么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可真会装!

辛姑姑精敏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扫过,沉沉道,“到底是谁弄坏的?!”

琴什脸色变了两变,朝着沈君澜的方向就跪了下去,哽咽着哭诉,“公子,辛姑姑,琴什绝对没有弄坏公子的衣裳,桃倾这是冤枉。”

辛姑姑看向上方,见沈君澜端着一杯茶徐徐吹着,不发一言。

接收讯息失败,辛姑姑沉思了片刻。

琴什一见他们这副样子,便知在怀疑自己。

她朝着公子左下手方一名身着青色襦裙的掌事姑姑道,“方掌事,这后院的事都是你在管理,你的手下如此血口喷人,难道方掌事就是这么教导底下人的吗?!”

被称作方掌事的仆妇约莫四十来岁,一张略微尖细的脸上端满了谨小慎微,听了琴什的话,她赶忙道,“琴什姑娘莫急,此事自有辛姑姑和公子做主,自会还你一个清白。”

都是从沈府出来的老人,伺候了人一辈子才爬到掌事的位置,方掌事自然知道如何避重就轻。

琴什转脸朝辛姑姑哭诉道,“辛姑姑,琴什真的是无辜的。”

辛姑姑不应声,转而看向站在一旁的桃倾,“你还有何话辩解?”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