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古穿今之国民妖精》古穿今之国民妖精免费下载 娘受 古穿今之国民妖精cp

更新时间:2021-03-14 06:01:18

《古穿今之国民妖精》古穿今之国民妖精免费下载 娘受 古穿今之国民妖精cp 连载中

《古穿今之国民妖精》

来源:作者:海棠花未醒分类:现代言情主角:岑子陌,何尚

主角叫岑子陌,何尚的小说是《古穿今之国民妖精》,它的作者是海棠花未醒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巧的是,岑子陌和何尚也在这里骑马。 岑子陌...展开

《古穿今之国民妖精》免费试读

巧的是,岑子陌和何尚也在这里骑马。

岑子陌自从6年前吸毒事件之后身体就不太好了,表面上只是苍白消瘦了点,但是内里却已脆弱不堪。所以他只是勒住缰绳陪何尚绕圈。于是,他看见林窈策马驰骋,而林窈风风火火打马而过,并没有看见他。

岑子陌看向骑在马背上驰骋的少女,林窈的骑术比他想象中好,不,是比所有人想象的都好,那是甚至可以用“叹为观止”来形容的精湛骑术。那种洒脱与肆意不是装逼的人能做出来的,让他不禁有种穿破千年时光的恍惚感。若是千年前,这个少女应该是个一身红衣,纵马观花的世家贵女,又或者是白衣银铠、意气风发的女将军,或高贵凌厉,或明媚热烈。

远远地,他看见林窈猛地勒住缰绳,骏马高高地抬起前肢像是要直立一般,但是林窈仍旧稳稳当当地坐在马背上,她微微侧头,嘴角隐约带着兴奋的笑意,少女清脆地一声断喝,让健壮的骏马乖乖地俯首,她漫不经心地用鞭子抚摸着鬃毛,风采卓然,见之难忘。

“其实那小姑娘是这里驯马师吧,副业演演戏什么的”当何尚看到林窈放开抓住缰绳的手,人却仍旧轻松的骑在马背上时,喃喃道,“才十九岁的小姑娘马术比我还好,这要我脸放在哪?”

岑子陌收回放在林窈身上的视线,上下打量一番何尚,语气平静道:“我一直以为你早把脸给丢了,原来脸还放着呢。”

何尚:“……”他作势要用马鞭抽岑子陌,但是岑子陌有恃无恐端坐在马背上,何尚比划半天也下不了那个手,最后只能咬牙切齿收回手。

就在这时,岑子陌身下的黑色骏马似乎受了刺激般,变得狂躁不安,晃着身子似乎是想把他从马背上摔下来。

四周的驯马师一见这情况,心中立刻明白,是马出问题了,有几个人急忙冲了下去,剩下的两人急忙掏出麻醉枪,准备对这马进行麻醉,但是由于马的品种珍贵,加之马背上面还有人,而这位还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出现什么问题都是麻烦,他们也不敢随意扫射,场面一时间变得有些混乱。

这种事情在马场里很少出现,因为提供给客人的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怎么会莫名出现这种情况。

在马上的岑子陌没有去听四周的尖叫声,他冷静的判断着现在的局势,拉紧缰绳,极力控制身体的平衡感。

这些年骑马的经验告诉自己,怎么也不能掉下马背,掉下去就是被马踏上或是摔伤的危险,现在只能希望马能安静下来。

“子陌,拉紧缰绳。”

“驯马师在哪?!”

与岑子陌邻近的何尚想靠近,却因为身下的马不肯合作,只能焦急的看着岑子陌,额头上满是冷汗。

“岑先生,千万不要松手。”

“身体往前倾……”

可岑子陌却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力量渐渐流失,胸腔内是大口呼吸后灼烧的痛感,他只能试图去抱住骏马的脖颈,眼前早已混沌不清。

就在一片混沌中,只听一声清喝“松手!”随即一匹枣红色马快速冲了过来,就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原本骑在黑色骏马上的人已经不见了,与此同时众人听见一声清脆的马鞭抽打声,刚好麻醉剂打进马的身体里,黑色的高头大马缓缓的趴到了地上。

谁也没有想到居然有人竟然这么简单的把岑子陌救了下来,还是左手救人、右手持鞭地打马而过,这种场面完全就是二流武侠剧的经典场景,但是这个时候何尚也没有心思去管那堪比武林高手的水平,而是为岑子陌的安全松了一口气。

等他感激地看过去,发现救了岑子陌的人是林窈。

或者说,救了岑子陌的人又是林窈。

岑子陌在那瞬间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林窈救下。现在因为林窈坐在他后面,他看不清林窈的神情,所以当他跳下马,看向还坐在马上的林窈时,只见到少女微微苍白的脸色。

“小妖儿!你没事吧?你跑那么快做什么啊!”林窈回头看到的是她二哥飞奔赶到她的身边,一脸担忧。

这时,两位驯马师身手敏捷地制服了身后持枪的驯马师,周边零散的骑马的人也聚了过来。

他们下马跪倒在岑子陌面前,叽里咕噜说了句外文。

岑子陌背对着林窈,林窈看不清他的表情,却从背影感觉到了高位者的气势,只听见他平静无波地也用同样的语言说了几句,立刻一人出列捡起岑子陌脚边被林窈用马鞭抽中的麻醉针。

何尚面色凝重,眼里是熊熊怒火。

岑子陌安抚地拍拍他的手臂,看向了马背上的林窈。他的气势立刻又压制到导演岑子陌那一档。

林窈把右手的马鞭扔到林穹的怀里,面无表情“岑导,真是人不可貌相,两分钟之前我都以为您挺瘦的呢。”然后转向林穹,依然面无表情,扶着左臂,可眼睛里却多了点委屈:“二哥,我的手好像出问题了。”

妹妹一直是被娇宠的,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这么委屈过?林穹顿时沉下脸来,身上军人独有的杀伐气势全开,他冷冷扫了一眼岑子陌,然后跳下马,伸手把妹妹抱了下来,不是公主抱,而是像抱小孩一样抱着腿弯让林窈坐在手臂上,他低头柔声道:“是我的错,我没照顾好你。你别怕,二哥带你去医院。”

林窈:“……”她不怕,谢谢。

驱车赶到最近的三甲医院,向来不爱用特权的林穹亮出身份一路绿灯,院长忙不迭地带着一个专家组来诊治林家这位嫡小姐,林穹是知道自家妹子比较保守,她不太信任西医,所以经过一系列的摸骨以及摸脉,十几位老中医反复商讨,最终得出一个比较肯定的结论,林小姐用力过度,造成手的韧带拉伤,关节处有些微的脱臼。

脱臼怎么办,那就要把骨头位置纠正好啊。

于是,医院中最好的正骨老中医,向来只服务于国家领导人这个级别的人物,在林大校审视的眼神下颤巍巍的抚上林小姐的手臂,然后手腕一个使力,骨头又待回原来的位置了。

林窈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倒是坐在一旁的林穹吓得脸都白了,就连额头也沁出微微汗意,看的老大夫一头雾水,连跟过来的杜津等人也一头黑线,如果在部队,一个脱臼而已该出任务也还得接着出,再说你林穹无麻醉取子弹也没看你吓成这样啊。

利落的给林窈手臂贴上膏药缠上绷带,大夫见林穹脸色实在白得不行,于是开口道,“林大校,令妹的手并无大碍,养个月余就好了,不过要记得这期间不要拎重物,不然手腕很可能再次脱臼,影响以后手臂的灵活性。”

最后一句话刚说出口,老人家就觉得自己全身一凉,抬头就看到林首长眼神凌厉的看着自己,他心里哼哼现在真是世风日下年轻人都不知道爱老敬老呦,但是嘴上还是安慰道,“令妹的伤并不严重,如果您实在不放心,可以找人天天给林小姐按摩一下筋骨,好的更快一些。”

林穹收回自己的目光,走到林窈身边,“小妖儿,现在感觉怎么样?”

林窈抬头仰视着自己的傻二哥,她想说自己很疼,疼得想哭,但是看二哥都快哭了,她想了想,于是撇撇嘴说:“难看。”

林穹一席没有说出口的担忧与愧疚在这两字下,顿时堵住,半晌才道,“很快就好了,不难看。”

杜澄站在旁边,看着小姑娘嘟起嘴委委屈屈的模样,忍了又忍,终于不顾大哥的目眦欲裂,对小姑娘伸出了罪恶之手——

她摸了摸林窈的头,说:“阿窈妹妹,以后我杜澄罩着你!”她的动作非常轻柔,好像怕把林窈碰碎一样,语气坚定沉着:“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林窈抬头看着她,可能是疼得恍惚了,她仿佛看见冷艳的女军官对自己呲牙露出了一个哈士奇一般的笑容。

林穹:“……”哪来的野女人想抢我妹妹?

杜津:“……”完了,妹妹又犯病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