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乱世长歌》三国之乱世长歌破解版 第十八章 幼女胆魄(一) 乱世长歌by贪嗔痴居士

《乱世长歌》三国之乱世长歌破解版 第十八章 幼女胆魄(一) 乱世长歌by贪嗔痴居士

发布时间:2020-03-31 08:04:43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贪嗔痴居士 状态:已完结

《乱世长歌》由网络作家贪嗔痴居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彰,秦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公冶手劲极大,阿彧挣不开,扭头道:“刚才孙二哥说了,这里的燕兵不动妇孺,我去告诉他们,这马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不是村子里的。”

乱世长歌

推荐指数:10分

《乱世长歌》在线阅读

《乱世长歌》 免费试读


公冶手劲极大,阿彧挣不开,扭头道:“刚才孙二哥说了,这里的燕兵不动妇孺,我去告诉他们,这马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不是村子里的。”

“燕兵没那么容易相信。”

“我们总得试试。”阿彧静静道,她个子小小,语气坚决,手持烧火木棒,微风拂动破烂的衣衫。

公冶不由自主蹲下来,摸摸小姑娘的脑袋。这段日子以来,秦彰与妹妹一直不冷不热,齐南方也仿佛有所疏离,反而是他与阿彧一同射兔摘果情同兄妹,他虽然有些憨直,却并不傻,知道二人是顾忌阿彧半楚半燕的身份到军中无法容身。此时见阿彧容色平静,不由又是钦佩又是心疼,道:“我和你一同去,我悄悄跟着。”

齐南方望了望秦彰脸色,看他双眉紧皱不置可否,悄悄踢了他一脚。

秦彰将手中锄头一丢:“罢了!我们三人悄悄摸回去,暗中护着,阿彧,你要小心。”

阿彧眼睛一亮,用力点点头,公冶仍是忧心,阿彧道:“若是燕兵不信,公冶哥哥救我。”

阿彧小小身影向村口奔去。秦彰与齐南方将身上衣衫束紧,以免行动不便,公冶索性将身上的破烂袍子丢掉,上身赤Luo,冲二人咧嘴一笑。

众村民焦急望着披头散发的小姑娘拖着木棒沿大路跑入村中,紧随其后的三位少年在村口房屋的墙头一闪,踪影不见。

等到四人都消失到视野内,众村民方回过神来,忧心忡忡。罗老六道:“孙二哥,我们怎么办?”

孙二哥狠狠瞪他一眼。

一青壮道:“我们不如也悄悄摸回去,若是燕狗动手,咱们拼死干一场,说不定老幼还有个活路。”

另一个道:“悄悄摸回去,你有方才他们三个那功夫么?”

孙二哥摸出放在腰后的烟杆,抖着手吧嗒吧嗒抽了几口。

又有一青壮道:“听说前天秦家村因村名姓秦,犯了北燕皇帝的忌讳,整个村子没一个活下来,可见,可见燕狗也不是不杀老幼。”

“是是,听说金陵城屠城十日燕狗才封刀。”

众人隐在竹林中,却是越说越怕。这时,只听村中隐隐传来一声惨叫,数声哭喊,相隔甚远,分辨不清是谁家家人。众青壮更是忧心,又怕贸然冲回反害了家人性命。

孙二哥将烟杆狠狠折断,向地下啐了一口,伸手一指:“你们几个腿脚灵便的,随我到村后探听动静。我们就伏在罗老六屋后,他屋后几垛草垛可以藏人,此处也看得到,若是无事,我们就在草垛内不动,若是有事,哥几个自然就冲进去和燕狗拼命,到时你们看到,也Cao家伙回来,左右是个死,莫让燕狗小瞧了咱湘水汉子的硬骨头。”

燕兵一行二十余人,却非村民预料的征粮小队,一色的黑色骏马,顾盼神飞,马队中一辆黑篷高辕马车。他们此时入村,本只是经过,想为马匹寻觅些粮草,故将老幼呼喝着扯到村中空地,不料两匹惊马嘶声奔入,烙着烙印的马臀上鲜血淋漓,不禁疑心此处有楚军埋伏,登时全队大哗。将几位老幼揪出,狠狠抽了几鞭,喝问马从何来。

秦彰等人昨晚天黑方才入村,那时众村民除了孙二哥等警醒青壮,都已关门闭户,受鞭打的老弱如何能得知马的来处,只知哀嚎。

领头鞭打的仿佛是这支队伍的头目,黝黑肤色,状似铁塔,听到哀嚎大为不耐,扬手挥刀,一溜血线扬起,马前老人白发苍苍的人头落地。

村民惊怖,一霎间反而静下来。

一片死寂中,只听到一声稚嫩的声音惨呼:“爷爷!”

众人回头看去,只见一个衣衫破烂的小姑娘踉跄奔来,一只木棒拖在地上,头发掩住脸蛋,看不清容颜。

小姑娘奔到近处,推开被鞭打的村民,扑到老人尸身上,大放悲声。

那铁塔壮汉大为不耐,将长刀向前一挑,众村民一声惊呼,以为眨眼间这小姑娘也会成为刀下冤魂。那小姑娘却仿佛正好看到爷爷的无头尸身可怖,惊叫一声,向旁边躲去。长刀未刺中她心口,正好撩开脸上乱发。铁塔壮汉一刺不中,不由一怔,眼前小姑娘脸蛋清秀,被长刀吓得忘了啜泣,泪水却依旧从亮晶晶的大眼睛中溢出来,仿佛两汪清泉,一只小手捂在心口,簌簌发抖。

这小姑娘正是阿彧,她伤势并未好全,徒步疾奔进村后,只觉胸口隐隐发闷,拖着木棒的右肩也有些酸痛。望见燕军杀人,索性装作被杀老人孙女,顺势将众村民推到刀锋之外。她刚才那一下躲得极巧极险,此时手脚发软,一手捂在心口要害,另一只手撑在地下,一边带着身子慢慢后移,一边悄悄的在身后寻摸方才丢下的木棒。

铁塔壮汉见这小姑娘缩在地下不断后退,以为她内心惧怕,上前一步,手中长刀微垂,放在阿彧颈中,其余燕军也上前一步,如法炮制,将长刀直指方才被鞭打的村民脖颈。铁塔壮汉喝道:“再不说出军马来路,便一刀一个,全都杀了。”

刀锋下尚有燕军从母亲怀中抢下的婴儿,人群中登时有妇女惨呼。

阿彧心中一跳,举起小手:“大人,我,我昨晚,见过这马。”

铁塔壮汉森森道:“你在哪里见过?”

阿彧吞了一口口水,她疾奔而来便望见惨剧,根本未来得及想好对策,一时间哪里能想起万无一失的言辞,索性先装作惧怕的样子,又向后缩了缩身子:“我,我……”

铁塔壮汉不耐,将雪亮的刀锋一偏,**柔嫩的脖子上立马渗出血丝,沿着白皙脖颈蜿蜒而下。

众村民都没见过这小姑娘,看她甫一奔来便扑在孙老汉身上哭泣,虽是纳闷,惊恐之下却都来不及细想,眼看小姑娘也要成为刀下冤魂,不由又是一阵低呼。

藏在暗处的公冶见阿彧处境危急,正要跃出,秦彰一把按住他,朝齐南方处使了个颜色,齐南方冲他扬一扬手。

公冶见齐南方扣了满手石子儿,知道他暗器厉害,如此距离定然百发百中,心中稍安。

铁塔壮汉喝道:“我什么?快说!”

乱世长歌

作者:贪嗔痴居士类型:架空状态:连载中

《乱世长歌》由网络作家贪嗔痴居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彰,秦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公冶手劲极大,阿彧挣不开,扭头道:“刚才孙二哥说了,这里的燕兵不动妇孺,我去告诉他们,这马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不是村子里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