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乱世长歌》乱世长歌歌词 第十九章 幼女胆魄(二) 乱世长歌虐文

《乱世长歌》乱世长歌歌词 第十九章 幼女胆魄(二) 乱世长歌虐文

发布时间:2020-03-31 08:05:09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贪嗔痴居士 状态:已完结

《乱世长歌》由网络作家贪嗔痴居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彰,秦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刀下婴儿被壮汉一喝,“哇”的一声又哭起来。此时,马车内一声音道:“余校尉,小声呼喝,免得婴儿哭哭啼啼。” 阿彧只觉得那声音苍老飘

乱世长歌

推荐指数:10分

《乱世长歌》在线阅读

《乱世长歌》 免费试读


刀下婴儿被壮汉一喝,“哇”的一声又哭起来。此时,马车内一声音道:“余校尉,小声呼喝,免得婴儿哭哭啼啼。”

阿彧只觉得那声音苍老飘忽,阴晦难测,不禁打了个寒战,

燕兵一路杀伐屠戮,一副铁石心肠,听到马车内人嫌吵,马车旁一颇显文秀的青年使一眼色,余校尉将刀扬起,劈向婴儿。

人群中又是一声惊呼。

阿彧将心一横,斜扑过去抱住余校尉双腿。

余校尉被扑一趔趄,恼怒之下飞起一脚,阿彧借他一踢之势避开刀锋,顺势将婴儿挡在身后。

余校尉见转瞬之间小姑娘再一次逃离自己刀下,有些怔忪。

车内人反呵呵直笑:“这小丫头有点意思,慢慢问,不要吓着她。”

阿彧舔舔嘴角血丝,望望马车旁的文秀青年,又望了一眼黑黢黢的马车,马车外观普普通通,毫无修饰,然而在晨风中阴寒迫人,仿佛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车中人。

她心脏扑扑直跳,担心被看出身怀武功,不敢再躲。

文秀青年前移几步,挥手让众燕兵撤刀,温声道:“小妹妹,你方才说,见过这马?”

阿彧看他虽长相文秀,但目中阴狠,比那铁塔壮汉余校尉要可怕万倍,细声道:“村中无人养马,这,这两匹马不知从何处跑来,我玩耍时正好看到,村中有见识的伯伯说马臀上又烙印,恐怕是军马,我们担心会惹来祸害,遂将它们赶走。谁料它们又奔回来,想来是听到马蹄声,又拐回来的。”

她一番话虚虚实实,不知道燕兵听后能否善罢甘休,只能尽量争取。

文秀青年笑道:“哦?只有两匹?”

阿彧慌忙点头。

“那只见马不见人,想来这人也在附近喽?”

阿彧茫然道:“没见人啊……”

文秀青年笑脸一收,喝道:“杀了!”

燕军长刀劈下,方才刀锋下的数名老幼颈中鲜血狂喷,如稻草般软软倒下。阿彧身后婴儿也未能幸免。

阿彧只觉背后溅了滚烫热血,头脑一蒙,心中直响起一个声音:“这些人都是我们害死的……”握紧手边木棒,一股热血直冲头顶。

变生突然,秦彰、齐南方、公冶也未及反应,见文秀青年如此狠辣,不由抽了口冷气。公冶当即就要跳出,被秦彰与齐南方死死拉住。事态不明,若是贸然出手,激起燕兵残暴之气,反倒会害了全村人。

村民们反而没了惊呼,呆在当场,只有几个女人哀痛之下一口气没上来,扑通昏倒在地。

马车中人咳了一声:“婴儿何辜,陈公子,莫要做的太难看了。”语声中却毫无怜悯,漠不关心。

“陈公子?”齐南方轻声道:“莫不是剑南陈阀的人?”秦彰与他对视一眼,眼中同时迸出火星,剑南陈氏正是雁行屠城凶手。

那陈公子脸色稍变,强笑道:“端木先生说得对”,下巴一挑,几名燕兵又从人群中拖出几个幼童,如阿彧一般年纪。几名女人惨呼着扯住自家孩儿的衣袖,宁死不放,也被拖出。长刀一闪,几名幼童脖颈上同样出现血痕,顿时号哭一片。

陈公子微笑:“方才这小妹妹恐怕没说实话,还有谁替她说说?”

地下一个女人一边号哭一边尖叫道:“没有楚军,只有马!只有马……”她爬到陈公子马下,狠命磕头:“饶了我们孩儿……只有马!”

众村民早已听说过燕军残暴行径,已知如今无法善了,若是被燕兵误认为收留楚兵,更无活路,也是齐声喊道:“只有马,没有人!”

女人额头鲜血溅到陈公子马靴上,陈公子皱眉,手中长刀直劈而下。一只木棒伸出,将长刀隔开。

阿彧手持木棒站起来,浑身发抖。她幼时常听母亲讲战场征伐的故事,母亲故事中的燕军为了统一北方换得太平天下而血染疆场,却从没讲过如此毫无道理的血腥屠戮,她小小心中因血缘而起的对大燕的牵念烟消云散。

文秀青年没料到这小小**深藏不露,更是相信这两匹军马的出现大有蹊跷。刀风一变,向阿彧斜劈下去,他在马上,又值壮年,这一劈气势惊人,阿彧只得避开,马蹄踏下,跪在马下妇人正被踏中,肩背塌陷,悄无声息死去。两侧燕兵又举起屠刀。

只听背后一声炸雷似得声音高喝:“北燕狗,和你们拼了!”孙二哥、罗老六等人手持农具冲出。

齐南方手中石子齐出,燕兵手中长刀纷纷落地。秦彰与公冶从墙头跳下,就地一滚,捡起燕兵的落地长刀。

“阿彧!”公冶见阿彧力小势薄,在陈公子凌厉刀锋下飘忽来去,心中焦急,扔出手中长刀,陈公子只觉得脑后生风,微微一偏脑袋,阿彧已经跳起,将刀接下,一手持刀一手持棍。

原本空旷的场地上一片混乱,远远村外亦响起呼啸声,紫竹林中的青壮看孙二哥罗老六冲出柴垛,知道家人性命难保,奔来助阵。原本在场中引颈就戮的老弱妇孺也被满场血迹激起血勇,或是捡起地上长刀猛砍马腿,或是赤手空拳扑向地上燕兵。

“果然有埋伏!”陈公子哈哈长笑,如此情形,还不足惧。

齐南方隐在墙后,他在暗,燕兵在明,此时天光尚未大亮,他手中石子先往燕兵手腕招呼,不时听到兵器呛啷落地声。燕兵长刀脱手,或是纵马踩踏,或是下马抢刀,一时间空场乱成一团,反倒不显得燕兵势大。

马车内老人呵呵直笑,仿佛觉得颇为有趣。

秦彰、公冶听到笑声,毛骨悚然。

二人对视一眼,齐齐抢上,在燕军马头一踏,飞身只扑马车。

黑色马车车顶突然掀开,一架黑色连珠弩箭出现,暴出一阵箭雨,二人措手不及,挥刀隔开,力竭落下。公冶颊边被箭擦伤,一道血迹蜿蜒流下。

余校尉带着马车周围的燕军立马抢上围攻,两位少年陷入重围。

秦彰喝道:“公冶,抢马!”

阿彧这时正持刀棍在马下与那陈公子周旋,陈公子看只是众村民携农具涌上,不觉一哂,对战况漠不关心,只是觉得马下这小姑娘一脸稚气,大为有趣。微松马缰,步步向阿彧逼去。

乱世长歌

作者:贪嗔痴居士类型:架空状态:连载中

《乱世长歌》由网络作家贪嗔痴居士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秦彰,秦彧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刀下婴儿被壮汉一喝,“哇”的一声又哭起来。此时,马车内一声音道:“余校尉,小声呼喝,免得婴儿哭哭啼啼。” 阿彧只觉得那声音苍老飘

小说详情